Pages

Thursday, April 24, 2014

辣椒酱会放屁



近来都在办公室待到凌晨.
一整日把头埋在荧幕前把手指头锁在键盘上真的不好受. 虽然爱八卦的安娣们都说这样的工作真好. 待在冷气房玩电脑不必晒太阳劳力就有钱进口袋真好.
事实上,  我们的力气都用来扛着肩膀的沉重. 那是无形的, 是肉眼看不见的, 压力.
所以当同事们把麦当劳放到我的桌上提醒我记得吃饭, 我说了声谢谢后还是继续埋头苦干, 直到事情告一段落, 开始交由其它部门检查时, 我才肯打开包装纸, 想吃饭了.
因为我实在不想连宝贵的吃饭时间都充满压力, 吃得匆忙.
抬头发现对面加班时常一起吃晚饭的小女生桌上的麦当劳也是原封不动. 我走向她, 本来想提醒她别忘了吃饭, 怎知她见我走来, 只问了一句:"要在这里吃还是休息室吃?"
原来她是在等我呀.
后来我们俩决定暂时逃离"战场", 把麦当劳提到休息室, 坐下喘气, 才慢条斯理的啃汉堡.
也许才刚从一阵混乱中逃出来, 所以气氛还算严肃.
小女生撕开辣椒酱的包装纸, 正想挤出一些酱,  突然:
 "噗!"
包装纸发出这和放屁一样的怪声.
"噗!"
我也憋不住笑出和放屁一样的怪笑声.
小女生不好意思脸红红的边笑边骂我: "这么好笑吗? 每次挤辣椒酱都会有这样的声音的啊!"
啊是吗? 我就没有听过, 所以觉得好笑, 哈哈哈笑不停.
气氛终于不再严肃, 松开了.
吃饭就该这样, 轻轻松松, 嘻嘻哈哈的.


-完-

Tuesday, April 22, 2014

那个暴躁鬼咧?



某个回马六甲度过周末的闷热午后, 我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弟弟盯着手机专注破战斗机游戏关卡.
我无所事事, 又不想就这样睡着, 突然想惹弟弟生气. (什么怪念头? )
我悄悄拿起躺在桌上的兔子布偶, 蹑手蹑脚走到弟弟面前, 趁他打到紧张关头, 飞快伸手把兔布偶贴到他的鼻头, 完全遮住他看手机屏幕的视线.
“碰!" 弟弟手机传来战斗机被飞弹炸碎的声音.
我以为弟弟会脸黑发脾气的. 我以为. 所以心底一阵得意. (什么怪姐姐?)
"哈! 哈哈! 哈哈哈!"
我傻眼.
弟弟不怒反笑, 边轻轻拍我的手背, 边把兔子布偶抢走藏在他的身后, 再笑眯眯的低头从零开始破关.
我愣了. 心底的得意感消失无踪, 应该说, 被内疚取代了.
那个此刻应该指着我破口大骂的他哪儿去了?
嗯, 我家弟弟长大了. 竟然少了暴躁, 多了份温柔.
嗯, 我该反省了.  因为觉得自己很幼稚, 完全败给弟弟了. :D


-完-

Monday, April 21, 2014

雨啊. 下吧.



四月.
这强烈对比的画面不时出现. 外头下着倾盆大雨, 室内浴室里扭开花洒水龙头的我, 无助望着一滴水都滴不下来的喷头叹气.
虽然天空不时飘下大雨, 吉隆坡的水库依然无法摆脱困境, 水位始终达不了安全水平. 每两日制水两日的计划只好持续进行. 这次受影响的范围扩大, 也包括我居住的地方. 上篇才提到或许住所靠近医院, 所以不受牵连, 结果本月医院也无可避免的遭殃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真是乌鸦嘴.)
听说这制水计划可能会延续到九月份. 哎.
现下只能加油储水吧, 还有, 谨慎用水.


雨啊. 下吧. 虽然那日凌晨加班完毕工作无法顺利完成肩膀还是很重的回家路上遇上大雨然后被浇成了落汤鸡, 心情一下跌到谷底, 半夜躲进被窝里听着雨声小哭了一下, 我还是不曾讨厌雨, 还是希望雨能继续下.
所以雨啊, 下吧. 为了让这情况有所好转, 恢复正常, 下吧.


-完-

Tuesday, March 11, 2014

2014.03.10 - 不是理所当然的一切

近来常边嚼冰边想着何时能听见下雨的声音.


随着元宵节的结束, 除了象征 2013 年的结束, 在我而言, 也是雨季的结束.
自那天起, 太阳毫不客气日日热辣辣的照耀着大地.
我把晾干微烫的长袖毛衣厚外套通通收进衣橱最深处, 改穿短袖上衣凉薄外套.
雨下得少了, 晚上不盖被风扇往上调大一号就能入睡. 再怎么不喜欢流汗的感觉, 增加洗澡次数就好了. 日子一如既往, 只是吃冰沙的次数增多了一些.
后来, 烟雾加入行列. 在二月尾声某个用沙哑低音道 "早安" 的早晨.
身边渐渐多了咳嗽的人, 包括我自己.
灰茫茫的天空, 没有下雨的迹象. 呼吸着含烧焦味的空气,  喉咙干痒难耐. 望着安静, 无风让叶子起舞的街道, 的确叫人难以静心.
少吃油炸煎的食物, 多喝水是我们唯一能做的.
三月, 连续多日无雨, 就算是偶而降下的过云雨也无济于事. 水库水位持续下降, 终达危险水平, 吉隆坡多区陷入制水困境.
所幸我所居住的区有间医院, 所以并不在被迫制水的名单里.
当我想着这一波波干扰大家宁静生活的波折, 究竟何时才能平息时, 更叫人无力且沉重的事件发生了.
马航飞机三七零失联了.


昨日在脸书追踪飞机失联消息时偶然读到作家张曼娟的贴文, 最后一句让我特有感触:

我們擁有的一切, 都不是理所當然的.


雨季不是理所当然. 空气清新不是理所当然. 水的无限供应也不是理所当然. 而我们的生命, 活着的每一分, 每一秒, 都不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不是理所当然, 所以, 看看我们现在拥有的, 学着少抱怨, 要更用力的珍惜它们.
珍惜干净的空气, 不焚烧垃圾. 珍惜水源, 节省用水. 珍惜爱你的人, 多关怀值得你爱的人.


希望不久之后能听到关于三七零的下落.  愿所有人都平安. (祈祷)


-完-


Tuesday, January 28, 2014

准备好过年了吗?

星期日跟着姐妹到 One U 做回家乡过年前的最后一次冲刺逛街.
给自己买了对红色的人字拖. 因为现在用着的白色人字拖已被尘埃染成灰色, 邋遢到我自己都不好意思穿出街啦~
也因为这灰尘的颜色, 物色拖鞋的时候一直重复警告自己千万不要再考虑白色的鞋子, 就算白色的鞋子看起来的确出色, 的确像大磁铁一样紧紧吸住我的目光.


也许是工作太忙碌的关系, 就算知道再过个两天就是收工过年的日子, 还是感觉不到春风气息的我, 想说把自己挤在人山人海的购物广场应该多少能因此察觉: 新年真的就近在眼前了.
结果... 没有.
One U 今年的主题我是不懂啦, 所以个人还是偏爱去年的香港老店旧街概念, 整个就是浓到不行的热闹气息啊啊~














啊可是相同的主题不能重复使用吧, 好可惜啊~
只能从照片里回味了.


后记:


[一]


今早开会, 队长指向我宣布:"她明日之后会放假到后星期一."
"喂, 酱长..."
"你就好咯..."
"哟... 比我们早放假, 比我们迟回来开工, 爽咯你!!"
现场醋味超浓, 大家拼命洒我柠檬汁.


队长再指另一位资历较深的同事宣布:"她也是明日之后就放假直到后星期一."
"..."
现场醋味烟消云散, 完全看不见柠檬汁的痕迹.
我斜眼瞪坐在旁边的社会新鲜人同事:"你们真的很偏心, 看人欺负的!!"


[二]


难得准时七点正下班, 与同行的同事一路闲聊到大楼门口...
同事 (惊) :"啊啊啊!!!!"
我 (迷糊) :"你怎么了?"
同事 (雀跃):"天空竟然不是黑色的!! 还有!!! 你看, 太阳!! 是太阳不是月亮!!!"
我 : (翻白眼)
不过, 她说的没错, 今日是这几个月不停加班下来, 唯一可以准时离开办公室的一天.
所以, 值得纪念, 值得庆祝, 值得干杯.


-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