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Showing posts with label 生活: 大日子. Show all posts
Showing posts with label 生活: 大日子. Show all posts

Monday, November 3, 2014

2014.05.15 - 生日惊喜



五月.
芬边招手边眨眼, 示意我陪她到茶水间泡泡咖啡, 聊聊天, 走一趟.
好吧, 去喘口气再回来工作, 效率会更好.
我跟在她身后, 路过走廊, 隐约听见人声喧闹. 转个弯踏入茶水间, 惊见队友们正围着蛋糕谈笑. 蛋糕上插了亮着的一根蜡烛. 发现我的队友说: "啊, 来了, 她来了!!"
我下意识转身想逃走, 但芬拦住我, 把我推到蛋糕前.
然后大家把我围住, 唱起生日歌. 眼看逃不掉了, 我只好默默放空, 过后再跟大家点头加微笑道谢.
我本来就拿美工啊, 烹饪啊这类的没辙, 所以切蛋糕时很糗. 笨手笨脚地切了几片, 看着蛋糕歪歪斜斜的, 怎么认真都切不好, 不耐烦了, 干脆把蛋糕交给曾在咖啡厅打工所以切蛋糕很在行的同事勇. 自己则在旁派蛋糕.


其实不喜欢被人围着唱生日歌当主角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 总会不知所措, 不自在.
两年前凤也和几位同事一同帮我办了. 那时候整个人就是愣掉. 围着我的大家也察觉出我不怎么开心. 让大家不安我很抱歉. 或许我就是一副让大家觉得白费了心机的呆表情, 但这不代表我不珍惜. 我是不习惯, 但我很感恩.
谢谢同事雅这次召集了大家给我的小惊喜.
如果还有下次, 我会努力让自己习惯的.


-完-

Tuesday, May 21, 2013

嗨, 二十六.

所以, 我二十六岁了.




太久没有动笔画画, 自己的刘海都画错边了. 哎...






爱上 Nando's 的 Peri - Peri 超辣酱, 很好吃.
生日不能少了蛋糕. 同事让我在焦糖芝士蛋糕和浓巧克力蛋糕间做选择.
我想说焦糖太甜可能不合大家的胃口, 所以选了浓巧克力口味的.
全餐厅应该就我们这桌最乱最吵. 蛋糕送上来后大家在极度安静的餐厅小声唱生日歌, 歌没唱完就忙着叫我许愿, 看见帅哥老外踏进来, 大家的目光全投注在那老外身上猛赞老外帅, 还有拚命请服务员帮我们添一杯又一杯的柠檬茶, 'Pattern' (鬼马动作) 多到服务员在柜台偷笑.
是顿开心的午餐, 虽然浓巧克力蛋糕太甜, 不怎么好吃.




晚餐在 Ole Ole Bali 继续吃吃吃.
不知道是 Nasi Campur 的份量小了, 还是我的胃袋大了. 我在把香蕉叶 (应该是香蕉叶)上的鱼啊肉啊菜啊饭啊吞得一干二净后, 竟然只觉得饱了, 但不涨.以往的我都会有饱得动不了的感觉.  食量变大了吗?




收到芒果小姐早在一星期前就交待同事记得在我生日当天买给我的蓝梅芝士蛋糕!
本来应该在下午茶时段吃掉的, 但午餐吃得很丰富, 所以它变成晚餐后的甜品.
啊晚餐其实吃得更丰富. 我饭后还能吞下这片蛋糕只证明了一件事, 就是食量果然变大了... T3T
芒果小姐问我什么东西是生日不可缺的, 我说生日最不能缺的就是蛋糕.
她说她也认为生日没有蛋糕就不是生日.
难怪我们自大学认识就一直是白目两人组. 星座虽然不同, 认真时的想法也不太一样, 但是说到天马行空的无聊白痴话题, 我们会突然变得有默契.



上妆前的画. 嘿嘿.
我问爸爸, 二十六岁的他在忙什么?
爸爸说, 二十六岁的他天天下班后都在电影院度过. 什么电影都看.
重点是, 那时候的柔佛只有城市有电影院. 爸爸每天下班后从他租房子的地区搭巴士到城里看部电影需要两小时, 一天为了电影需要四小时的来回路程!!! 而且而且第二日还要照常上班!!
天啊, 光听就觉得累, 爸爸好有活力, 好爱电影.
我问妈妈,二十六岁的她在做什么, 妈妈只说了六个字:"自由自在, 开心."
看来, 爸爸妈妈的二十六岁都过得愉快自由. 希望自己的二十六岁也一样. :)


后记:




翌日送了大理石纹芝士蛋糕给自己, 顺便吃同事点的榴莲芝士蛋糕.
哇哩... 好一个吃吃吃, 拼命吃, 拼命增磅的生日.


-完-

Friday, May 3, 2013

2012 年的最后一日



2012 年的最后一日, 我们三人极有默契地聚在一起. 毕业后连续三年都是如此.
不同以往的是. 我觉得这次的聚会不止是为了送走 2012 年, 迎接 2013 年这么简单. 感觉更像是在庆幸预言会降临的世界末日最终没有发生, 庆祝我们每人重获在地球用力呼吸的权利.
镜中我的好姐妹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一脸认真且投入的样子.
kei 换了新发型. 把长发剪了. 当时还不能适应短发的她, 现在习惯了, 越来越觉得长度至肩膀的发型适合她.
Pei 的粉红上衣印有两只喝着茶的兔子, 是我坚持要她买下的.
新年和圣诞节实在太靠近, 餐厅的圣诞装饰还保留着, 圣诞的气氛, 也依然在.




说好的圣诞加新年大餐, 本来落在自己曾无数次在餐厅门口路过却从未踏进去的 TGI Friday , 试试弟弟口中那很贵很大份很好吃的鸡扒. 抵达餐厅门口后发现餐厅客满. 再看看排队的加预约的客人, 再等下去我们就会错过倒数看烟花的时段了.
好吧, 没办法, 谁叫自己没有提前预约. 换另一间餐厅吧.
我们于是来到 kei 口中排骨不错吃的 Chicago.
看到盘上的配菜胡萝卜吗? 它们后来统统移到 kei 和 pei 的盘子上. (我不喜欢胡萝卜.)




招待我们的服务员风趣健谈. 除了专业地向我们推荐菜单上销量或味道很棒的主配菜, 搞气氛, 还会找机会询问我们对食物的满意度.
Pei 是我们当中在美食上肯大胆冒险的人. 她总肯尝试和其他人不一样或名称古怪的食物.
就像这次, 她就在出名排骨的餐厅里点了鸡扒.
相反的, 我是那位盯了菜单好久, 最后还是点了自己熟悉或喜欢的菜肴的死板客人.
反正 pei 不介意让我试吃她的. 嘿嘿. 好吃的话下次再点给自己就行了.




饭后服务员贴心的送上免费甜点.
我不知道这道甜点怎么称呼, 虽然很甜, 但胜在不腻. 肚子明明饱得很, 还是能吃得一干二净.
好吃啊, 每一口都充满蜂蜜的清甜.(浇在甜点上粘粘的酱味道像蜂蜜. 自己认为应该是蜂蜜.)
不忘用手机拍照寄给身在柔佛且每年都错过我们的聚会的芒果小姐, 让她眼红红一番.




2012 年结束前的最后半小时, 我们抵达人山人海的倒数派对现场.
最后十分钟, 听到 I Swear 原唱团队 All 4 One 的现场演唱.
烟花爆开的时候,我们在一片震耳呼喊声, 淡淡肥皂泡沫香气的包围下相拥, 互相祝福.
想起去年站在烟花正底下的我们, 被没有燃尽的烟花残渣浇得满头焦味. 这次我们站得比较远, 学乖了.
不少饭店客人站在阳台上, 比我们地面上所有人舒服, 近距离欣赏烟火短暂的美.
我很好奇这一晚的住宿费, 比起平日, 到底有没有贵上几倍.
"下次我们也学他们, 在这一晚住进饭店, 而且要选面向舞台, 烟花在头顶炸开的房间." 我提议.
大家笑说好. 这么奢侈的享受, 有本事办到倒是件极好的事.




我的三位好姐妹, 就像热腾腾的蘑菇汤, 总是会在适当的时候出现, 温暖冰冷的灵魂.
 五月天的<噢买尬>, 有段歌词是这样的:
"巴黎铁塔 东京铁塔 蛋塔金字塔 回忆慢慢聚沙成塔
回忆回不去了 但你一起来了 一起到 更远的未来吧"
未来会怎样我们不知道, 但是只要能在一起, 我们要在每一年的最后一天一起看烟火.
至于芒果小姐, 就在每一年的最后一天寄好吃的相片继续让她眼红吧. :D


-完-

Tuesday, March 12, 2013

2013.03.03 - 五个男子的演唱会



我以为我会哭的.
毕竟买票过程实在辛苦.
首先是得知五月天将于三月二日来马开唱的兴奋, 然后得知入门票被秒杀售个精光的失落感, 到后来得知他们决定加场的忐忑不安(害怕入门票再次被抢空.), 最后在 Victoria Music 店长帮助下购得三月三日加场票的喜悦. 这像乘坐云霄飞车的心情, 跟着我, 直到静静坐在舞台前, 听完白安动听的演唱, 看着灯光转暗, 欢呼声此起彼落, 化作热泪, 在我眼眶转啊转.
我以为泪就会这样掉下来的, 在五月天登场的瞬间.
"砰!!!!!!!!!" 舞台烟火突然喷射出来, 大家吓了一跳, 我也吓了好一大跳. 五月天缓缓从台底下升上台面, 全场惊讶, 然后激动欢呼. 我更惊讶, 因为我的眼泪没有流下来.
我的眼泪被烟火吓跑了.




我远远的看着他们, 听着他们, 专注的, 就算他们看不见我, 听不见我.
石头酷酷帅帅的弹着吉他.
怪兽说他有偷溜出去吃大马好吃的食物.
玛莎低下头边甩头边弹吉他时, 左右两边刘海通通垂下来遮住他的脸. 荧幕上, 我们看到他的刘海在跳舞.
冠佑有专属于他的小舞台. 啊信说, 冠优的舞台最好玩了, 移动式的, 可以一下出现在大舞台的右边, 一下在中间, 一下又移到左边.
啊信很爱开冠佑玩笑. 冠佑穿无袖上衣, 啊信还要他秀手臂肌肉. 见啊信在炎热的吉隆坡仍然穿着看起来很厚的皮夹克, 大家狂喊:"啊信没有脱!! 脱!! 脱!! 脱!!"
啊信于是乖乖地把外套脱了, 可惜(喂!)里面是另一件长袖上衣.




芒果小姐提到的 LED 荧光棒非常醒目,会随着音乐节奏还有舞台背景变换颜色. 一下蓝色, 一下红色,一下彩虹般七彩缤纷.
本来就很嗨的现场加上如此好玩的荧光棒, 气氛沸腾到不行.
我们的座位又斜又高又窄, 没有栏杆, 前排座位的椅背又低于膝盖, 没有安全感. 简单的起立都显得非常勉强, 一不小心, 就会飞跌出去, 而且还得一路跌滚到最前排, 怕怕!! 但当五月天唱起离开地球表面, 许多观众还是按捺不住, 跟着站起来兴奋的又唱又跳, 把危险两字抛到九霄云外.
我承认自己实在胆小, 所以没有跟着大家一起东跳西跳, 只是拼命拍手及摇晃被我卷成棒子的广告纸.
为什么要摇入门口接到的广告纸? 对啦, 最终没有买荧光棒的我, 只好厚着脸皮把这堆纸张当荧光棒摇咯.




五月天演唱知足时要求大家把手机点亮, 荧光棒再次醒目的适时熄了灯.
没有荧光棒刺眼的光芒, 周围一片黑暗, 剩下零零碎碎的光点, 让人感觉置身在星空.
好想好想把演唱会所见到的华丽和唯美一一收集起来. 但事实上无论手上握的相机多高科技, 捕捉的画面再清晰, 都不及亲眼见到的那样震撼人心.
我的相机更不用说了, 每张图都模糊不清啊啊啊啊~ D:
这一夜的感动, 唯有紧紧地记在脑海里了.




五月天当晚演唱的歌曲都是我会唱的, 除了憨人. 因为我的台语不行. 哈哈.
感谢入场前买的那支柠檬茶. 不然这样大声唱足三小时, 加上用尽力气呼喊的时刻不少, 翌日声带会正常才怪.
经过两次安可演唱, 五月天在唱完憨人后和工作人员列成一排向大家行礼.
是的, 是时侯说再见了.
疯狂过后, 我们带着发烧式滚烫的感动回到现实.




演唱会结束, 肚子也饿了. 开车兜了几圈, 想着这么夜还能吃什么的时候在我租的房子附近意外发现肉骨茶挡还开着, 立刻跳下车医肚子去~
夜间客人不多, 老板闲下来开始和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
老板:"你们酱夜的?"
我们:"刚听完演唱会."
老板:"哦? 陈亦迅啊?"
我们:"不是. 五月天." (陈亦迅有来咩?)
老板:"哦! Jackie Chan 啊? 你们去看 Jackie Chan 啊? 香港明星啊?"
我们(汗):"不是啦. 是五月天, 台湾的."
老板:"哦!! 台湾的那个三个女子的啊??"
我们:"不是啊, 我们去看五月天." (老板, 你所谓的三个女子是指 S.H.E 吗?)
老板:"台湾的谁啊?"
我们:"五个男子, 台湾来的五个男子."
老板:"哦!! 你们去看帅哥哦!! 嘿嘿嘿~"
老板不认识五月天, 五月天就暂时变成五个帅帅的男子吧. (汗)




后记:
[一]

在 Victoria Music 买加场票时:
店长(指着电脑荧幕) :"哇正对舞台只剩下 Block U2, 其他的全部卖完料."
我(汗):"那就 U2 吧. 我要左边那排的."
店张:"哇你看, 左边的也完了. 剩右边的."
我(汗):"那就右边的 J 排吧."
店长:"你要 J 排的三张哦?"
我:"是的."
店长(递我一张空白纸):"写下你的身份证号码还有电话号码."
我:"哦."
还在专心填写的时候...
店长:"哎呀哎呀!!! J 排 SOLD OUT!!! 哇那些人快到~"
我(晴天霹雳):"K 排咧?!!"
店长:"K 排还有. 我按料嗄, 我按料嗄, 你不可以后悔啊.因为票卖到很快, 要快点做决定!"
我(拼命点头):"按!! 按!!!"
付了钱, 店长把票交给我的时候, 我们忍不住笑了好一阵子.
"哎哟, 这次票真的卖到很快, 恐怖! 害我手忙脚乱!" 店长笑说.


[二]

散会小插曲:
意犹未尽的观众:"安可!!! 安可!!!!"
广播系统:"演唱会已经圆满结束, 离开时请别留下任何携带物品."
观众:"安可!!! 安可!!!!"
广播系统:"演唱会已经圆满结束, 离开时请别留下任何携带物品."
观众:"..."
有股冲动, 想飞拖鞋过去让这把所有人再听五月天唱一遍的心愿砸碎的恶魔广播系统安静.


[三]

同事:"看来, 那天的演唱会真是不容错过的精彩."
我:"哇, 你又没在现场, 这么确定?"
同事:"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 问你好不好看的时候, 你的眼睛在发亮."


-完-

Sunday, July 24, 2011

工作满一周年的我口水多过茶

虽然现在宣布有点迟, 毕竟七月已接近尾声了.
但该说的还是要说, 我工作满一周年了. (正确点, 应该是一周年又二十四天了.)
给自己一点掌声吧: "啪啪啪啪啪啪~"
工作满一周年的我, 依然很天真, 依然没什么自信, 依然对未来没什么憧憬, 下一步该怎么走, 怎么做, 我依然没有概念.


简单的说明, 我依然像是刚领到毕业证书的新鲜人. 心里明白应该要为自己做些什么, 却很无奈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始.
我偶尔会想, 工作满一周年, 我应该具备什么条件才算合格呢? 但这问题, 永远不会有标准的答案.
也许正因为感觉不安和不踏实, 我到处询问工作刚满一周年的朋友们, 想知道他们的看法或感想.


满意现任工作的朋友, 我想恭喜你们.
当然, 这并不表示我不满意现任的工作. 虽然挺压力的, 不过我真的学会了很多事. 我很感谢一路领着我前进的 senior. 你可以说我没自信, 什么都可以, 但我真的不太确定自己是否有资格继续待在这行业.


认为现任工作的薪水应该再多一些, 或是利益应该再好一些, 或是想升职的朋友, 我想问你们, 你们吃什么长大的? 你们为什么可以这么有理想? 我该吃什么才可以这么有理想? 啊?
有理想的青年真是耀眼. 我好妒忌啊~


什么都没想, 只想平凡度过的朋友, 我觉得是幸福的.
看看自己, 老是埋怨看不见前方的路, 又不肯安分地干活, 整日想些有的没的, 给自己添麻烦, 是为了什么啊?


当然也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答复, 还有很多回答 "不知道" 的朋友. 我想, 我应该也是"不知道" 型的.
"不知道" 的朋友就像只小小鸟, 它想飞, 但是飞不高. 也许因为没有勇气, 也许因为缺乏经验, 有很多的也许, 有很多的可能.
无论如何, "不知道" 的朋友, 我们一起加油吧. 不管是继续迷糊下去, 还是努力寻找目标, 我们都一起加油吧.


工作满一周年, 对许多人来说, 也许不重要, 但对我而言, 它是种警告.
我说过, 毕业典礼就像成人礼, 提醒我不管想不想长大, 都要学着对自己, 还有身边的人, 事, 物负责.
而工作满一周年, 则提醒我除了负责, 还要学会处理, 应付. 这样才能把可能制造的伤害减至最低.
我不渴望成为优秀的人, 但是至少不能让自己成为别人的负担, 社会的垃圾.


合不合格因人而异.
就像当初大学选择进入 IT 界的我, 根本不了解什么是电脑, 什么是软件. 打字速度, 比乌龟爬行还要慢.
曾经有位朋友受不了很严厉的对我说: "打字这么慢, 还那么大胆选择这课程? 如果我是你, 我会放弃."
在她的眼中, 我是不合格的. 一开始就不合格了.
但, 我不是好好的毕业了吗?
所以管他妈的合不合格.
我会努力的.
我会试着张开翅膀, 飞得高一些些.


-完-

Sunday, August 8, 2010

扔四方帽


我毕业了.


妈妈在毕业典礼前几日, 频频提醒我别扔四方帽.
她相信扔四方帽是大忌.
今世若扔了四方帽, 来世就不会再有带四方帽的机会.


但对我而言,
四方帽, 是大学生的象征.
蓝蓝无边际的天空, 是未来的象征.
扔四方帽, 代表正式卸下大学生身份, 向未来前进.
扔四方帽, 是勇敢走向未来的推动力.


这过程是充满兴奋的.


大家边跳边扔, 皆为能告别校园而感到高兴. 迫不及待的向全世界的人宣布: 我毕业了!


于是当天, 我跟随大队, 使尽吃奶之力跃起, 把头上的四方帽往天空扔去. (妈, soli~ XD)


但就在脚尖快触及地面时, 心里突然酸溜溜的.
毕业仪式像是迟来的成人礼, 重重的提醒我不能在傻气.
毕业了, 我从此肩负大人的责任.


于是, 在一片欢呼声中,
看着帽子往下坠的那刻, 我不知为何突然很彷徨,
双手手掌不受控制的张开, 张得大大的.
拼命想在帽子碰到地面前抓住它.
紧紧的抓住.


希望


时间能随着帽子被我牢牢抓住的那瞬间, 永远停止.


我知道的.
我只是任性. 只是不甘三年的大学生涯, 就这样走到尽头.



职场上, 轻松永远缺货

其实, 我天天都盯着日历, 数着上班的日子.
可是, 还是跟不上时间的脚步.
是时间的速度太玄还是我的反应太迟钝?
真是傻傻分不清楚.


是的.


转眼间, 我已经上班了一个月 (应该是一个月又一星期)


惊讶中... O___O!!!


......


领了第一份薪水, 没有想象中的兴奋.
任务中遇到大石头, 同样束手无策.
原地打转兜圈钻牛角尖, 还是我的强项.
未来, 仍旧很长, 很迷蒙.


职场上, 轻松永远缺货.


既然没有轻松可言, 那就, 加油吧?



要面带笑容的跃过眼前的障碍. :)


加油.

Sunday, May 30, 2010

2010.05.30 - 再见了

再过大约两小时左右 我会带着行李 坐上爸爸的车 离开这曾经属于我的赛城 属于我的 A3 - 7 - 8


收拾行李的过程不算复杂 我的行李并不多 (跟A3- 7 - 8 的新主人比起来 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P)


行李不多 灰尘很多 哈啾声不断 鼻涕也流不停
待收拾完毕 垃圾和鼻涕纸团竟各占一大袋 =.=


好了 时间差不多了 爸爸应该快到了


心情很复杂 就不描述了 (比打翻调味盘还复杂就是了)


赛城 再见


MMU 不要再见 (我可不想在这紧要关头肥佬 不然毕业典礼见好不好?)


A3 - 7 - 8 再见


再见...


再见.


我会把所有属于这里的回忆仔细放在小盒里
堆在角落
喝着下午茶时 再把它打开...


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09

2009.09.29 - 实习倒数最后一日

2009年9月29日

刚写完weekly log 脑袋空白中
明天又得带着这叠不算少的文件给经理签名

辛苦了经理
又得麻烦你一页页的检查签名

内疚 内疚
我也是被迫的
我也不好意思让你签那么多的

>"<
今天老板问我 : when is your last day?
tomorrow ~
也许我的表情是兴奋的
所以老板又问: you looks happy ya
erm... happy and sad, mix... hehehe...
越说越小声
是因为这是违背自己的心意吗?

说真的 我会舍不得吗?


我实习的公司 - Free Net Business Solution Sdn。Bhd

或许在某月某日某个夜晚
当我陷入assignment 的漩涡中时
或许我会想念这段实习的日子吧


再一日
再过一日就是离开沉闷实习生涯的解放日

Thursday, May 14, 2009

2009.05.14 - 我不要长大

现在是晚上11时38分

我不要长大!!!!!
我不想长大!!!!!
我不要长大!!!!!!!
我不要 !!!!! 我不想 长大 !!!!!!

我 舍不得 ...
所以不想长大...

长大前还被迫跟 Parallel Processing 打架
什么嘛!!

时间无情的装作听不见我的呼唤...

正式进入倒数阶段...

Wednesday, March 18, 2009

2009.03.17 - 被面试搞得很紧张

紧张 紧张 紧张
今天整日我都坐立不安
心脏不停抽筋般的扑通扑通猛跳
心悸 这是心悸的感觉吗?
酸溜溜的感觉...
虽然我已经尽量让自己很忙碌
虽然心里已说了几千遍不要紧
虽然已经把歌曲音量开到最大
希望F.I.R飞儿的歌声覆盖我的不安
虽然我已经尽量冷静
虽然我...我虽然..
酸溜溜的感觉..
为什么?
因为明天早上11时正
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工面试
说是见工 没那么严重啦
只是实习而已
实习面试而已嘛
实习面试...
酸溜溜的感觉..
心脏好酸...
我果然还是害怕..
我无药可救的胆小..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