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Showing posts with label 生活: 大小事. Show all posts
Showing posts with label 生活: 大小事. Show all posts

Sunday, December 28, 2014

2014.10.31 - 时间能冲淡一切



图是为了抱怨电钻声扰乱我的思绪而画的.
有一阵子办公室楼上某公司正在进行装修, 从此震耳欲聋的电钻声伴随着我们熬过不少工作时段, 也不经意地把我们上班日那块痛苦部分无限放大.
怎么痛苦?
当我正投入思考着, 钻着的电钻就像近在我脑袋, 钻着我的头, 震得我头晕目眩, 只想翻桌一走了之. 痛苦.
说话必须用喊的. 偶尔句子还没喊完, 电钻突然停了一下, 声量还来不及压低, 谈话像在找架吵. 喊久了还喉咙发痒, 听久电钻高分贝嗡嗡声耳朵还会刺痛刺痛. 痛苦.
还好工程早在几个月前结束. 我们终于脱离痛苦啦~
现在回想起来, 记得这段日子很难熬, 忘了那具体的感受.


曾经有这么一位上司.
也许经验不足, 太年轻, 他常常在与顾客商量什么该进行什么该延后时都不把下属列入考量.
结果, 因他不经讨论擅自订了交货期, 我们忙得团团转, 加班加得拼命.
我们为此争执过, 冷战过. 他道过好多次的歉, 我们关系很僵.
后来我换去了别的部门, 偶尔在走廊遇到, 他问我好不好, 我也客气回答就是.
日前这位上司辞了职. 收到他的信件, 那段不愉快的片段断断续续在脑海里兜着.
记得这段日子难熬, 却也忘了那具体愤怒的感受.


时间能冲淡一切, 留下模模糊糊的印象.
当初如此沉不住气, 乱顶撞, 给对方留下不愉快的印象是我的不对.
况且对方是上司啊, 肯道歉 (我那时竟还觉得理所当然) , 辞职还记得给我信件, 回想起来我真的... 唉, 太狂妄, 太自以为是了.


我 skype 他: Good Luck.
他 skype 回: Thank You.
对不起, 谢谢你. 我会好好面壁思过.


-完-

Tuesday, May 20, 2014

寿星小姐送我蛋糕



"哇, 这么贴心, 还先帮我们混了三种口味咧!" 啊佩把这盒蛋糕交到我手上时, 这就是脑里闪过的第一个想法.
啊佩, 就是这么贴心. 懂得不时给我们小温暖. 逛夜市不忘买蛋糕请我们吃. 虽然也存在啊佩馋嘴想吃三种口味可是一个人吃不完所以把蛋糕分给我们的可能 .
后来连续几日早上睡醒闹肚子饿时一想到冰箱里还有蛋糕, 感动得想喷泪.
四月二十四日是啊佩的生日.
我们姐妹按照惯例请吃大餐,  送礼物, 一起唱 k, 吃甜点, 就是漏了吃蛋糕这环节.
虽然没有蛋糕, 但是希望她大人大量不会嫌弃我们, 不会从此不再请吃蛋糕 .
本来想早点写这篇的. 无奈家里网络出了问题, 打了不少电话施加压力, 昨日才恢复正常.
可是啊, 啊佩的生日过了. 不只她的, 我的也是.  (哭)
无论如何, 啊佩, 要幸福啊.
还有, 我知道我这个朋友很烂, 但是赖定你了, 怎么甩都甩不掉. 今后请继续照顾我. (鞠躬)


啊对了, 这夜市的蛋糕真的不错, 巧克力第一, 芝士第二, 抹茶第三.


-完-

Wednesday, May 7, 2014

笑脸猫咪



没睡饱的早晨就是这样. 拖着沉重脚步无精打采踏入办公室, 机械式的, 缓缓坐下, 把背包往右边橱柜扔, 打开电脑电源, 按下开机按钮, 右手同时往茶杯的方向摸索...


 咦? 有什么轻轻的东西被我碰到嗒一小声倒在我的手背上. 我抬眼一看, 是一张褐色的长形卡片.


咦? 我伸出左手把卡片抓起来, 一只笑得很灿烂的猫咪映入眼帘. 很顺便的, 把我嘴角扬起, 把机械式忙着的我唤醒. 一张张认识的脸孔顿时在我脑里被快速翻过, 最后凭着直觉停在一位和猫咪一样有着灿烂笑容的女孩.


恒.
很爱演, 爱搞笑的热心肠女孩. 有她在的饭局, 笑声不断.
我问恒为什么送猫咪给我? 恒说她周末去了趟马六甲, 回程前想买手信送给大家. 可是我的家乡就在当地, 小吃, 土产类的根本不适合我. 正苦恼时路过一家店, 突然看见这只猫, 二话不说就拿到了柜台付账. (直觉猫咪适合我吗?)


她说, 送这猫咪不为什么, 只希望我能天天笑得灿烂.
于是我把猫咪摆在办公桌上, 好让猫咪天天提醒自己, 要快乐.
为自己. 也为关心自己的人.


-完-

Monday, April 21, 2014

雨啊. 下吧.



四月.
这强烈对比的画面不时出现. 外头下着倾盆大雨, 室内浴室里扭开花洒水龙头的我, 无助望着一滴水都滴不下来的喷头叹气.
虽然天空不时飘下大雨, 吉隆坡的水库依然无法摆脱困境, 水位始终达不了安全水平. 每两日制水两日的计划只好持续进行. 这次受影响的范围扩大, 也包括我居住的地方. 上篇才提到或许住所靠近医院, 所以不受牵连, 结果本月医院也无可避免的遭殃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真是乌鸦嘴.)
听说这制水计划可能会延续到九月份. 哎.
现下只能加油储水吧, 还有, 谨慎用水.


雨啊. 下吧. 虽然那日凌晨加班完毕工作无法顺利完成肩膀还是很重的回家路上遇上大雨然后被浇成了落汤鸡, 心情一下跌到谷底, 半夜躲进被窝里听着雨声小哭了一下, 我还是不曾讨厌雨, 还是希望雨能继续下.
所以雨啊, 下吧. 为了让这情况有所好转, 恢复正常, 下吧.


-完-

Tuesday, March 11, 2014

2014.03.10 - 不是理所当然的一切

近来常边嚼冰边想着何时能听见下雨的声音.


随着元宵节的结束, 除了象征 2013 年的结束, 在我而言, 也是雨季的结束.
自那天起, 太阳毫不客气日日热辣辣的照耀着大地.
我把晾干微烫的长袖毛衣厚外套通通收进衣橱最深处, 改穿短袖上衣凉薄外套.
雨下得少了, 晚上不盖被风扇往上调大一号就能入睡. 再怎么不喜欢流汗的感觉, 增加洗澡次数就好了. 日子一如既往, 只是吃冰沙的次数增多了一些.
后来, 烟雾加入行列. 在二月尾声某个用沙哑低音道 "早安" 的早晨.
身边渐渐多了咳嗽的人, 包括我自己.
灰茫茫的天空, 没有下雨的迹象. 呼吸着含烧焦味的空气,  喉咙干痒难耐. 望着安静, 无风让叶子起舞的街道, 的确叫人难以静心.
少吃油炸煎的食物, 多喝水是我们唯一能做的.
三月, 连续多日无雨, 就算是偶而降下的过云雨也无济于事. 水库水位持续下降, 终达危险水平, 吉隆坡多区陷入制水困境.
所幸我所居住的区有间医院, 所以并不在被迫制水的名单里.
当我想着这一波波干扰大家宁静生活的波折, 究竟何时才能平息时, 更叫人无力且沉重的事件发生了.
马航飞机三七零失联了.


昨日在脸书追踪飞机失联消息时偶然读到作家张曼娟的贴文, 最后一句让我特有感触:

我們擁有的一切, 都不是理所當然的.


雨季不是理所当然. 空气清新不是理所当然. 水的无限供应也不是理所当然. 而我们的生命, 活着的每一分, 每一秒, 都不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不是理所当然, 所以, 看看我们现在拥有的, 学着少抱怨, 要更用力的珍惜它们.
珍惜干净的空气, 不焚烧垃圾. 珍惜水源, 节省用水. 珍惜爱你的人, 多关怀值得你爱的人.


希望不久之后能听到关于三七零的下落.  愿所有人都平安. (祈祷)


-完-


Tuesday, January 28, 2014

准备好过年了吗?

星期日跟着姐妹到 One U 做回家乡过年前的最后一次冲刺逛街.
给自己买了对红色的人字拖. 因为现在用着的白色人字拖已被尘埃染成灰色, 邋遢到我自己都不好意思穿出街啦~
也因为这灰尘的颜色, 物色拖鞋的时候一直重复警告自己千万不要再考虑白色的鞋子, 就算白色的鞋子看起来的确出色, 的确像大磁铁一样紧紧吸住我的目光.


也许是工作太忙碌的关系, 就算知道再过个两天就是收工过年的日子, 还是感觉不到春风气息的我, 想说把自己挤在人山人海的购物广场应该多少能因此察觉: 新年真的就近在眼前了.
结果... 没有.
One U 今年的主题我是不懂啦, 所以个人还是偏爱去年的香港老店旧街概念, 整个就是浓到不行的热闹气息啊啊~














啊可是相同的主题不能重复使用吧, 好可惜啊~
只能从照片里回味了.


后记:


[一]


今早开会, 队长指向我宣布:"她明日之后会放假到后星期一."
"喂, 酱长..."
"你就好咯..."
"哟... 比我们早放假, 比我们迟回来开工, 爽咯你!!"
现场醋味超浓, 大家拼命洒我柠檬汁.


队长再指另一位资历较深的同事宣布:"她也是明日之后就放假直到后星期一."
"..."
现场醋味烟消云散, 完全看不见柠檬汁的痕迹.
我斜眼瞪坐在旁边的社会新鲜人同事:"你们真的很偏心, 看人欺负的!!"


[二]


难得准时七点正下班, 与同行的同事一路闲聊到大楼门口...
同事 (惊) :"啊啊啊!!!!"
我 (迷糊) :"你怎么了?"
同事 (雀跃):"天空竟然不是黑色的!! 还有!!! 你看, 太阳!! 是太阳不是月亮!!!"
我 : (翻白眼)
不过, 她说的没错, 今日是这几个月不停加班下来, 唯一可以准时离开办公室的一天.
所以, 值得纪念, 值得庆祝, 值得干杯.


-完-

Saturday, December 7, 2013

十一月, 祝她幸福

她的桌上就像小叮当的百宝袋.
首先文具应有尽有. 订书机, 墨水笔, 白纸, 胶纸等, 在她的桌上都能找到. 
肚子俄了, 打开任何一个抽屉都能发现干粮. 糖果也从不缺, 工作不怕打瞌睡. 
桌上好看的玫瑰从不枯萎. 我常恶作剧一枝枝摘下来给坐在花盆前的小熊打扮.
橙色的玻璃杯总是装着热腾腾的绿茶. 我从金马伦带回来的绿茶袋都是她在帮着我喝, 才总算逃过被我存到过期然后丢弃的命运. 
椅子上的猫咪抱枕很少洗澡, 我依然喜欢没事把它抱在怀里取暖. 


十一月, 一位与自己同一天加入公司的女孩离职了.
说起这位女孩, 我和她的关系很奇妙. 我们本来就认识, 属同一个科系, 从同一间大学毕业, 却在社会打滚期间才真正认识, 结为好姐妹.
说起待在原来办公室的日子, 最快乐的时光, 就是那段坐在她隔壁的每一分每一秒.
那阵子可热闹了, 每日早晨到公司后做的第一件事除了按下电脑的操作按钮, 就是聊天.下午时段昏昏欲睡, 聊天. 感觉被压力压得喘不过气, 聊天. 开心时聊天. 不开心更要聊天.
也因为如此, 星期一的蓝色转淡, 只要想到这位随时能为自己分忧解扰的同伴, 总觉得自己可以安心应付一切.
后来我搬到另一间办公室, 我们通过 Skype 联系, 继续聊天解闷, 有时甚至都忘了对方已经不在自己隔壁的事实.
有次在午茶时段她 skype 我说:"午茶时间我肚子饿了, 想拖你一起到楼下的 Secret Recipe 吃蛋糕. 奸笑转过头想叫你, 结果看到隔壁男生一张严肃在打代码的脸. 我竟然忘了你已经不在我隔壁!!! "


她在公司上班的最后一日, 我们约好要一起吃晚饭, 后来我却被排山倒海的工作逼迫加班, 不能赴她的约.
当晚前辈问:"你的好友离职了, 你有什么感想?"
我闷闷的回答:"伤心啊... 当然伤心啊..."
简短回答完毕. 我低下头继续打代码, 发现眼眶湿湿的, 分不清那是不舍的泪水, 还是对电脑太久流出的疲惫泪水.


是不舍, 但还是祝福她. 谢谢她这些年的陪伴及包容.


-完-

Saturday, November 30, 2013

2013.11.29 - 这路, 该怎么走下去?

SS2 的辣椒板面, 只需一小匙的干辣椒酱, 就足以让你辣出一身汗.
再搭配他们家的冰白咖啡, 就是完美的组合了


前辈的话不断在脑海里重复播放:"你觉得你能怎么再提升自己的工作能力?"
我的心里没有答案.
这是否代表我已经走到了瓶颈?
工作, 不能只做好自己的本分吗?
我不是精英, 本分这件事, 已耗尽我所有的力气.
我不知道还能怎么腾出多余的精力关注其他事的发展.
我很难过, 觉得自己很彷徨.
这路, 该怎么走下去?


下班后, 边吃着自己最爱的辣椒板面, 边和同事讨论此事.
后来, 面吃完了, 白咖啡喝光了, 心情变好了, 问题, 还是没有答案.


-完-

Friday, November 29, 2013

2013.11.28 - 防患于未然啊

Plan B 的 Aglio Olio Spaghetti, 除了照片看到的辣椒和香蒜, 没有其他配料.


因姐姐不知从哪得到的验血免费招待卷, 我禁食了六小时, 拖着扁扁的空腹到医院验血去.
眼睁睁看着专业护士拿着长长的针筒为我抽血时是紧张的.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抽血, 还是会害怕. 这样的心情其实还混着小小一股想揍护士小姐然后大声吼她:"你抽够了没啊啊啊!!" 的冲动.
负责人告诉我们报告一小时后才能准备好, 所以这等待的空挡可以先去吃个饭.
Plan B 的美式早餐美味又丰盛, 可惜我爱的 Aglio Olio Spaghetti 在他们家味道普通, 而且太干了, 越吃口越渴. 好在份量刚好, 满足了我的胃.


胃是满足了, 舌头就交给这杯香草冰淇淋巧克力负责啦~

一小时后再回到医院, 负责人拿着报告向我解释身体状况.
他说我的血红素偏低, 希望我能在这方面做进一步检查.
于是, 我去见了医生. 结果是我体内少了铁质, 导致轻微贫血.
取了一个月份量的药丸后, 现在每日早晨都要乖乖吃简单的早餐再服下一颗铁质及一颗很难吞下的超大颗维他命 C .
啊, 还有, 同事见我好端端的竟然开始吃药都会关心的问几句. 然后我必须重复又重复的解释, 接着被灌输一大堆照顾身体的方法.


哎, 刚开始是觉得麻烦, 现在已经渐渐麻木习惯了.
无论如何, 感谢大家的关心. 还没做身体检查的, 去验个血也好. 早点知道身体毛病在哪里, 早点对症下药, 防患于未然啊.


天气又开始变幻莫测了, 多喝水.


-完-

Thursday, November 28, 2013

2013.11.27 - 想太多的午餐

In House Cafe 在午餐时间一点至三点间有在卖套餐.
套餐包括厨师当日准备的热汤, 青菜和蛋炒饭, 还有任你选择的主菜及一杯饮料.
 


[一]


饥俄难耐的午餐时间, 和同事们约好要到常光顾的杂饭摊吃饭.
后来一位同事投诉天气太热, 坚持要到有空调的餐厅用餐.
见他一脸不悦的, 好吧. 就迁就他吧. 于是计划更改了, 我们在车龙里缓慢往 Sunway Giza 前进, 也耗了些时间找到泊车位, 才拖着失魂的躯壳坐在 In House Cafe 里点餐.


[二]


等待上菜期间, 实习生吵着要逛刚路过一排摆得不长的服饰摊.
她说其中一摊位挂着设计不错的灰色上衣, 想去查看价钱合不合理.
好有活力的女生. 大家都俄得快左右傻傻分不清了, 她还有那闲情物色衣物.
可是我真的没心情也没力气陪她, 所以拒绝了.
她也识趣不再吵, 乖乖坐在一旁观赏她手机里播着的节目, 近来迷上的 <爸爸去哪儿>.


[三]


茶水送上来了, 大家愉快喝着冰凉的冰柠檬茶.
我低头望着杯里热气腾腾的柠檬片, 边吹气边叹气.
女生月经期禁吃冰, 就算外头太阳再大, 再热, 也...... 只能喝热饮料.
我待热茶微凉, 喝了一口, 咦?! 太甜啦!!!!
对面的同事见我眯起眼, 立刻明白了. 她说她那加了冰块的柠檬茶对她而言已属太甜, 所以完全无法想象我这杯热茶的甜度.


[四]


墨鱼蛋炒饭吃完了. 再次塞在车龙缓慢往办公室的方向前进.
途中听同事投诉自己在职场上遇到的不公平待遇.
另两位同部门的同事深有同感, 额前青筋一根接一根暴起.
我呢, 除了觉得她受了委屈, 辛苦了, 也只能继续当她的烦恼聆听者.
我们都想为她打抱不平, 却又无可奈何.


还有两天就是周末啦, 加油.


-完-

Tuesday, November 5, 2013

聊同事的欢送会


 




说到为离职的同事办欢送会, 就会联想到 Kissaten.
印象中, 大概在这里办了三次左右的欢送会吧.
我想是因为这家餐厅离办公室不远, 午餐时间有套餐选项, 价钱和食物的味道都不错, 而且服务员很亲切, 用餐总价超过五十零吉还送小吃披萨.
呃... 等等, 五十零吉送披萨是一年前的事, 现在这样的优惠还存不存在就不清楚了.


像是昨日刚发生的事, 初到公司上班不久, 已听闻有前辈离职的消息. 当时和前辈称不上认识, 但还是傻傻的跟着大队为前辈办了欢送会. 不受任何情绪影响的我, 很专心的享用盘中美食, 轻淡的祝福前辈. 聚餐结束, 前辈离开公司, 我回到座位继续敲打键盘. 当时的欢送会对我而言, 只像是吃了顿比平日昂贵的午餐而已.


转眼间过了三年又四个月. 慢热的我, 渐渐和同事们打成一片.
渐渐的, 欢送会不再只是顿昂贵的正餐. 在欢送会感受到的不舍, 随着待在办公室的时日不断增长.
待在办公室的日子越长, 办的欢送会越多, 伤感越浓烈.
近来的欢送会, 不再去 Kissaten. 我们都会选在下班后, 大家去 k 房畅谈, 唱个痛快, 或者光顾其他餐厅, 饱餐一顿后再看部电影之类的, 只求能再以同事的身份待在一起久一些.
最后, 再怎么不舍, 也只能挥手说再见.
一句再见, 为共同度过的时光, 共同分享的快乐与难过, 划下句点.


曾在实习期间碰到一路引导自己的前辈离职. (呵呵, 是被我气走的吗?)
当时老板大人拍拍我的肩膀, 告诉我:"习惯同事的来来去去(加入与离职), 也是职场上必学的."
是啊, 我珍惜在办公室遇到, 后来能像朋友般放心相处的人.
会心疼我的人离职了,  除了不舍, 我真心祝他们幸福, 然后学着在没有他们的办公室里, 继续走下去.


-完-

Tuesday, September 17, 2013

香辣鸡腿 x 蜗牛 x 樱桃芝士 x 周日午餐

[一]




某上班日午餐时间在车里讨论了很久没有结果, 车子刚好缓慢驶过肯德基门口, 大家不约而同起了吃快餐的念头.
梃喜爱肯德基的香辣脆皮炸鸡. 一般上我都会跟店员要求要鸡腿. 原因是吃饭慢吞吞的我吃起大块鸡胸肉会耗上好长的时间, 而且自己吃久了会渐渐失去食欲, 腻了, 最后落得把剩余的鸡肉留在盘中, 转身离开的结局.
至于甜辣中带有芝麻香味的韩国酱汁, 我没意见. 没有喜欢也不讨厌.
这餐吃过至今, 不过短短三个月, 韩国酱汁汉堡依然在卖, 我的吃饭友却统统换了.
从前能畅快谈笑的吃饭友, 一位辞职赴澳洲寻梦, 一位身在伦敦, 一位仍在原来座位努力, 我却被调到另一间与原来办公室距离车程大约二十分钟的工作室, 各自遇见新的面孔, 组了新的吃饭团. 
说真的, 偶尔在角落陪笑的时候, 我万分想念这段日子.
可惜这段可以做自己的午饭时光. 回不来了.


[二]




姐妹 kei 和佩送给我的生日大餐, 也是我人生第一次碰蜗牛.
第一次遇见餐桌出现蜗牛这道菜是在三年前欢迎我加入 Project 的组员聚会上.
那时见同事们吃得津津有味, 我小声开口请大家帮忙把我的份吃了. 坐我隔壁的前辈很惊讶, 拼命追问我不吃蜗牛的原因.
第二次出现在同事的生日聚餐上. 我依然请大家帮忙把我的份吃了. 幸好那次无人逼问.
奶油蜗牛的味道其实真的不错. 只是我多年前读了伊藤润二的恐怖漫画<漩涡>, 里面有一幕胖子同学变成蜗牛, 最后被饥饿难耐的村民烤了吃掉的情节. 那画面在我脑里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导致我每嚼一下蜗牛脑海就会重播那一格恶心画面.
都是自己想象力太丰富惹的祸. 哪天那样的恐怖画面在我脑海里不再清晰, 我才能安心吧. 在那天到来前, 应该不会再碰蜗牛了.


[三]




两年前的十二月, 我人在伦敦.
踏上回程班机前, 我和老大决定给自己一顿昂贵的早茶. 于是我们在机场里兜啊兜, 最后找到一间环境优雅的餐厅, 坐下, 点了这盘大约马币五十零吉的樱桃酱芝士蛋糕.
一分钱一分货, 虽然心在淌血, 但那美妙的滋味, 毕生难忘.
去年的今天, 我从相机里翻出这张照片, 稍微修改, 加了 Happy Birthday 的字句寄给翌日生日的弟弟, 炫耀自己在伦敦吃了美味无比的蛋糕, 祝福他.
明天又是他的生日了, 祝他考试顺利过关.


[四]




几星期不断加班下来, 特别珍惜不需要在电脑面前边赶工边吃饭的时段.
星期日, 浓浓热咖啡, 加蛋的海鲜老鼠粉, 辣味刚好的酱油小辣椒就足以让我跪地喊幸福.
近来压力的体重正在狂飙上升, 虽然告诉自己全力以赴, 问心无愧就好了, 但还是好害怕.
怎么会如此胆怯呢?
应该是时候去旅行了.


-完-


Wednesday, September 4, 2013

加班三两事

六月七月有差点被加班逼哭的感觉.
凌晨时分灯火通明的办公室,  头发像鸟窝的大家眼神失焦, 呵欠无力再打, 不清醒程度能把一个字看成两个字, 依然不休息, 守在团队里互相扶持, 坚持把不可能任务完成.
说来惭愧, 我在团队里应该算是最无贡献的. 对系统了解不深的我没办法独立解决问题, 常常需要队友在身旁当活人谷歌(Google), 身体更在这期间抱恙, 就在某个星期五大半夜大家忙着敲打键盘时我的额头发烫, 生起小病来.




在办公室熬了一夜翌日早晨九时左右, 虽是周末星期六, 但团队中午还得回来加班. 我向队长请病假,  回到家里身体支撑不下去倒在床上直到下午三点前双眼没有挣开过. 醒后烧退了, 天空飘下雨, 胃部空荡荡的我随着 kei 和佩寻找火锅店吃晚饭.
极度想吃火锅又遇上所有认识的火锅店满座, 只好开着车到处晃, 最后停在这家台式火锅店的门口.




这家火锅店为每位客人准备自己的小火锅, 所以每人可以有自己想喝的汤底.
我们在菜单上发现胡椒汤, 想点的时候看见旁边贴着只有星期二才卖.
好扫兴啊啊啊. 没有胡椒汤只好点酸菜汤咯.
可是好失望啊. 于是老板娘来招待的时候抓住最后一线希望不死心问:"啊今天没有胡椒汤啊?"
老板娘: "你们要点吗? 今天有准备哦."
我们 (眼睛发亮) :"要要要!!!!"
所以很多事情不能单凭一张白纸就下定论. (乱讲)
哦对了, 他们的海鲜很新鲜. 熬了这么多吃不好睡不好的日子碰到热汤心头一热, 顿时被满满的幸福感包围.
这家火锅店名叫 100 度, 以后应该会成为我们聚会的小天地之一.






那段日子刚好天气炎热少雨, 于是每个加班的周六或周日我都会拍拍自己的胸口,告诉自己没关系. 办公室有免费空调吹, 不必待在闷热的房间边灌冰水边祈祷天空快快下雨, 更不会出现夜晚太热睡不着觉的问题, 因为加班后太累, 倒在床上很快就能进入梦乡, 真的是太好啦~


这样的理由, 大概世上最乐观的人听见都开心不起来吧. 所以我虽抱着这样的想法并企图催眠自己, 但是加班日的心情还是沉重到极点. 




某日加班前的肉骨茶晚餐.
肉骨茶没有不好吃, 尤其是那多汁的香菇.
只是大家一想到待会儿要解决的难题, 筷子就难以移动. 于是, 可惜了好吃的肉骨茶, 这天的晚餐就像排山倒海的工作一样, 感觉怎么吃都吃不完.




麦当劳正好在那段期间推出芋头 pie.
味道很不错, 正好给我当宵夜. 半夜加班心情喘不过气来咬下一口 pie, 芋头香甜气味取代烦恼. 短暂的放松, 很好的让我调整沮丧的心情. 半夜加班已经很痛苦了, 要是心情再郁闷, 苦上加苦只会更苦了自己.
啊还有啊, 旁人羡慕的眼神(更像是带有杀气的怨恨眼神) 也让我感觉自己很幸福.




好了. 就分享到此.


题外话:
那天午餐时间经过麦当劳, 突然想念芋头 pie 的香甜可口.
走到柜台跟店员要一片当下午茶, 店员却说现在不卖芋头 pie 了.  现在卖的是香蕉 pie.
原来芋头 pie 只在有限日子售卖.


嗯. 香香脆脆的芋头 pie, 日子过去了就吃不到了. 希望我在办公室过夜加班的日子亦是如此.
哦对了, 香蕉 pie 的味道也不错. 都是在有限日子售卖的小品, 赶紧去尝尝吧. :)


-完-

Tuesday, April 16, 2013

望冰止热



今晚闷热, 一向不容易冒汗的我现在背后湿湿粘粘的都是汗.
再过一个月, 就是我的生日.
大家都说生日愿望要收在心底, 说出来就不灵了. 但我的愿望, 我知道它不会实现, 永远不可能实现. 所以说出来无妨.
我每年都希望自己可以不要长大, 不要变大人. 看吧, 不可能实现, 但却是我现在最想得到的.
下一篇就写 2012 年最后一日去倒数的事吧.
四月过了大半才写年头的事证明我这人真的很懒惰.
照片是那日倒数后为了躲避塞车所以暂时躲在嘛嘛档聊天时 pei 点的 Cendol.
它很可口, 尤其是在这样一个闷热的夜晚.
这样的夜晚, 如果你正在吃冰, 恭喜你, 你好幸福.
我想睡在小龙女练功用的寒玉床上啊啊啊啊.


-完-

Sunday, April 7, 2013

心事 x 睡不多 x 乌云小雨

[一]




一大杯 Chatime 最新饮料, Oreo Cocoa Smoothie (名字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这个),
一整晚的心事聆听及倾诉. 
朋友的紫色上衣刚好和 Chatime 的招牌紫撞色.
这杯浓郁可可搭配搅得不太碎的 Oreo 饼干让我的喉咙在隔日微微作痛. 


[二]




近来睡得不多.
上星期六清晨七点钟起床回家乡.
星期日清晨六点钟起床扫墓.
星期一清晨七点钟起床回来吉隆坡.
之后过着普通不能睡过头的上班日.
昨天稍微放肆睡到了上午十一时, 今天又于清晨七点钟起床跑去螃蟹岛吹风.
最近的小心愿就是希望早上能赖床赖久一些. (偏偏晚上又不肯早睡. 我是妈妈们看到都想唠叨几句的夜猫子小孩.)


[三]




见到朋友在面子书写道他居住的地方那里雨下个不停.
我羡慕的投诉:这里没有雨.
是啊. 土地干裂, 房间热得被褥暖烘烘.
屋友的猫咪因此得了感冒, 声音沙哑, 不完整的喵声在某个早晨把处在半梦半醒状态的我吓醒.
星期五清晨房子停了一小时的电, 严重干扰我和周公的约会(热到睡不着), 害我眼圈重重度过忙碌的上班日.
结果, 面子书信息刚发出去, 外头竟然就立刻飘起细细小雨.
哈, 晚上终于可以睡好觉了, 这是我第一件想到的事. 
比起灿烂的太阳, 我还是喜欢忧郁的乌云小雨. 


-完-

Tuesday, April 2, 2013

重要的小事



能在下班后看见被下山前的太阳染红的天空对我来说是件难得可贵的事.
这对你, 他, 她而言, 或许属小事一桩. 但是, 这样的小事, 被我, 还有常加班至深夜的同事们珍惜着.


许多小事, 微不足道的小小事, 如:
一. 被同事请吃她份量不多的蛋糕.
二. 定下心来把买了好久的小说一次过看完.
三. 看了部给你启发的电影.
四. 大热天喝着冰可乐.
五. 发现一首能给你不可思议的力量的歌.
六. 作了温馨无比的梦.


还有许多许多.
生活中所有事情的发生, 即使看起来很无谓, 都不是理所当然的.
既然不是理所当然, 就应该被珍惜.


-完-

Sunday, March 3, 2013

2013.03.03 - 那一通电话



晚上十点四十六分, 我接到芒果小姐的电话.
"哈罗?"
"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  (杂音一片)
芒果小姐没有回应, 我想着听着演唱会的她可能不小心压到电话还是怎样, 打给了我而她自己并不知情.
正打算结束通话时, 我听见五月天混在人潮杂音中, 虽然音量不大, 却依然清晰的声音.
"会不会 有一天 时间真的能倒退..."
我听着听着, 想起芒果小姐承诺, 说要是我买不到票, 她会在诺亚方舟演唱会现场拨电话给我, 让我感受现场的热情, 听听五月天的音乐, 啊信的声音.
电话一直通着, 直到歌曲进入最后部分, 芒果小姐挂了电话.
我回忆着那嗨翻天的现场杂音, 看看手上明日诺亚方舟演唱会加场入门票, 想着芒果小姐就算知道我买到了票, 却还是拨电话给我的温暖, 还有明明不是五迷, 却还是不忍让我独自去看演唱会的朋友, 笑了.


补充:

[一]

芒果小姐交代, 记得在入门口处买荧光棒.
那荧光棒售价二十零吉, 有点奢侈, 但是演唱会进行中会使用, 好像会制造特别效果, 感觉上不买会后悔.
如果明天你和我一样会出现在演唱会现场, 记得买咯.


[二]

倒数一天, 干杯!




-完-

Monday, February 25, 2013

一下大热天, 一下大雨天



本来计划十点钟起床的, 点了闹钟的哑巴穴后, 我继续昏睡到中午十二点. =___=
算了, 星期日嘛, 没什么事要忙, 而且能睡到自然醒是福气.
梳洗后, 打开后院的门, 抬头望向蓝天白云, 阳光刺眼, 好一个适合洗衣服的大热天.
回房, 整理床铺, 整理书籍, 扫扫地, 清洗一周的衣服, 晒衣服, 呼~  流了一身汗.
打开天花板风扇, 调到最大号, 静静坐在客厅中央, 热. 热. 风扇扇出来的风怎么越吹越热.
起身, 取钥匙, 开门, 撑伞, 在大太阳底下步行约七八分钟, 到附近的 7 - 11 去.
打开 7 -11 的门, 听见 "叮咚", 悠闲站在柜台吹口哨的店员看了我一眼.
踏入店里, 一阵凉快, 空调真是大热天的救星.
在雪糕柜前天人交战一番, 该老样子吃最爱 Magnum Choco Cappuccino, 还是试试新口味 Magnum Chocolate and Strawberry 呢?
Magnum Chocolate and Strawberry 获胜.
又在大太阳底下步行七八分钟回家, 关伞, 锁门. 再一次打开调到最大号的天花板风扇, 坐在客厅中央, 撕开雪糕包装纸, 大大口咬下去.
浓浓的巧克力, 草莓及香草, 冰冰凉凉的在嘴里融化, 流进胃里, 身体顿时一冷, 终于感觉到, 风扇扇出来的, 不是热风.


补充:
[一]

其实早上十点至中午十二点间, 我作了怪梦.
梦见自己想重考 STPM (中六试卷), 回到中学去上课. 教室里, 我遇见的不是昔日的中六同班同学, 也不是陌生的新同学, 反而是熟悉不过的中五同班同学.
我好像比其他同学迟了几个月才开课, 所以严重跟不上课业进度. 正在担心该怎么面对来临的小考时, 中五同学很热心的借我笔记.
一阵感动, 眼角湿湿的, 我醒来了.


[二]

不舍的把最后一口雪糕吞进肚里不久, 太阳被乌云遮掩, 街上吹起凉风, 客厅没有阳光照射, 渐渐变暗, 屋友的猫咪跳上沙发睡午觉, 我闻到雨的味道, 天空下起雨来了. 大雨.


天气真是变幻莫测.


-完-

Saturday, February 9, 2013

收工过年




刚收拾行李完毕.
想带回家乡去的东西很多, 可是背包只有一个, 手提包最多也只能带一个. 因为乘巴士回乡, 明天的巴士站应该人山人海的, 带太多东西在身上实在不安全也不方便.

洗澡后忙了好久, 把一些不必要的通通删掉不带, 必需带的则想尽办法通通塞进不大的背包手提包, 忙到现在感觉头晕晕的还有点想呕吐.

精疲力尽了吧, 我想.

本来以为大家应该早在昨天就收工回家过年的, 所以今天的公司应该剩下猫咪两三只, 冷清清. 哪里知道, 办公室里的人数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多呢.

午饭后收到公司邮件说允许大家五点钟下班.
我很兴奋的跟同事说: "耶! 耶! 耶! 耶! 五点钟就可以下班!!"
同事无情泼我冷水:"是吗? 你的工作完成了没? 经理有点头让你走的意思吗?"
是厚, 公司允许大家五点钟下班, 可是我的工作还没完成, 根本走不开呀啊啊!! *泪*
结果, 我忙到傍晚七点三十分, 离开公司的时候, 泼我冷水的同事忙着开会, 还没离开.

在马来西亚提到农历新年, 接着联想到的总是热情如火的太阳, 还有闷热的天气. 但是明天就是除夕夜了, 这几天的吉隆坡却细雨连连, 家乡马六甲近来是否也是雨天?

雨天冷冷的晚上, 吃吃滚烫最好还是麻辣汤底的火锅最棒了! :D


总算加入收工过年的行列, 我的一星期新年假期终于开始了!!! *欢呼*


-完-

Friday, February 8, 2013

刘海经




刘海本来短短平平厚厚的在眉毛下一点的位置帮我遮掩见不得人的额头的.
后来渐渐长了, 遮到眼睛, 挡住视线, 我拿了个米色小蝴蝶结发夹把刘海梳向右边, 轻轻夹住, 遮住半边额头.
再后来, 就是现在, 刘海长过下巴了. 也可能因为夹久了, 定型了, 不需要发夹也会乖乖继续遮住半边额头. 只是偶尔洗澡时瞄向镜子, 会不小心被自己那布满湿湿长长黑刘海的恐怖脸吓到.
这长刘海的发型让我看起来... 说好听点, 成熟, 不好听, 老样.
所以我其实还挺想念我那短短的刘海的.
本来打算在农历新年两星期前就到理发店修剪, 但结果还是因种种原因错过了.
屈指数数, 除夕夜就在一日之后.
现在修刘海, 要是理发师下手狠, 一刀咔嚓把刘海剪短至眉毛上的位置, 我想新年那整个星期, 我肯定足不出户.
所以算了吧, 修剪刘海这件事, 只好暂时作罢.


明天下班后就能加入朋友们的收工过年行列了! 耶!! (可恶, 刚刚一直看到朋友在面子书更新状态炫耀说收工过年.)
你如果明天也和我一样得早起上班, 一起加油吧~ :D


-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