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Showing posts with label 生活: 傻乎乎. Show all posts
Showing posts with label 生活: 傻乎乎. Show all posts

Thursday, April 24, 2014

辣椒酱会放屁



近来都在办公室待到凌晨.
一整日把头埋在荧幕前把手指头锁在键盘上真的不好受. 虽然爱八卦的安娣们都说这样的工作真好. 待在冷气房玩电脑不必晒太阳劳力就有钱进口袋真好.
事实上,  我们的力气都用来扛着肩膀的沉重. 那是无形的, 是肉眼看不见的, 压力.
所以当同事们把麦当劳放到我的桌上提醒我记得吃饭, 我说了声谢谢后还是继续埋头苦干, 直到事情告一段落, 开始交由其它部门检查时, 我才肯打开包装纸, 想吃饭了.
因为我实在不想连宝贵的吃饭时间都充满压力, 吃得匆忙.
抬头发现对面加班时常一起吃晚饭的小女生桌上的麦当劳也是原封不动. 我走向她, 本来想提醒她别忘了吃饭, 怎知她见我走来, 只问了一句:"要在这里吃还是休息室吃?"
原来她是在等我呀.
后来我们俩决定暂时逃离"战场", 把麦当劳提到休息室, 坐下喘气, 才慢条斯理的啃汉堡.
也许才刚从一阵混乱中逃出来, 所以气氛还算严肃.
小女生撕开辣椒酱的包装纸, 正想挤出一些酱,  突然:
 "噗!"
包装纸发出这和放屁一样的怪声.
"噗!"
我也憋不住笑出和放屁一样的怪笑声.
小女生不好意思脸红红的边笑边骂我: "这么好笑吗? 每次挤辣椒酱都会有这样的声音的啊!"
啊是吗? 我就没有听过, 所以觉得好笑, 哈哈哈笑不停.
气氛终于不再严肃, 松开了.
吃饭就该这样, 轻轻松松, 嘻嘻哈哈的.


-完-

Thursday, December 12, 2013

烟雾能防晒?

被调到另一间办公室一开始对周遭环境不熟悉, 哪里有好吃的一概不知. 那阵子常和同事步行约十五分钟到不远处一家商场里的小贩中心吃饭.
中午的太阳猛烈, 炎热难耐, 加上路途并没有很多的树荫, 所以女生都习惯自己备伞.
烟雾侵袭大马期间, 处处灰蒙蒙一片, 远处的建筑物全看不清. 连续好几日, 市民受不了那掺了焦味的不干净空气, 纷纷戴上口罩. 我们好几日的午餐, 也只能在办公大楼唯一的小茶室解决了.
后来烟雾情况稍微转好, 大家很愉快的拖着伞往外走时...


记得这位同事的口罩是我们大家死板的蓝色或白色里最出众的.
他的口罩上印着由红, 黄, 褐色线条组成的格子图案, 十分酷.


结果, 不用五分钟的时间, 我们全都后悔了.


那天的太阳比平日更毒辣, 豪不留情的照着路上的我们.
是否在边叉腰边狂笑边想: "愚蠢的庶民, 我不发威, 你们就看低我了是吗? 竟然以为区区烟雾能挡得了我?? 好, 我就让你们尝尝我的厉害!!"


所以说, 烟雾是不能防晒的. 
就算烟雾让你有身在高山被雾气包围, 气候凉爽的错觉, 太阳依然存在, 紫外线还是存在. 还有, 那焦味, 挥之不去. 


-完-

Monday, December 2, 2013

牙医先生的冷

我喜欢雨天. 只要不是下在正要出门上班的早晨. 


题目的冷, 不是冷酷的冷, 是冷笑话的冷.
今日起床时间比往常的星期日还要早, 原因是要见一位一年只见一次的牙医先生.
踏入诊所, 客人排队等待的沙发被坐满, 我们告诉牙医我们先去吃饭再回来打扰好了.


牙医: "你们今天要干吗?"
我们: "洗牙."
牙医: "家里没有水咩? tangki (蓄水箱) 没有水咩? 用 tangki 水洗啦!"
我们 (敷衍) : "tangki 水不干净."
牙医: "谁说 tangki 水脏?? 你们有病啊."
“哈哈哈哈哈!!! " 坐在沙发的母子爆笑.
我们 (下狠话): "我们现在去吃臭豆, 回来叫你帮我们洗."
“哈哈哈哈哈!!! " 坐在沙发的母子再爆笑.
牙医 (不受影响) : "臭豆很贵的, 记得外带一份请我吃."
“哈哈哈哈哈!!! " 坐在沙发的母子继续狂笑.


结果吃饭期间天空飘下大雨.
半小时后雨势转小, 立刻把冰咖啡喝光以极快的速度越过马路冲到诊所门前.
那时候, 牙医正在向另一位客人投诉自己很累.


牙医: "累啊. 今天客人比较多, 忙到走不动了."
客人: "你看起来不舒服, 是不是病啦? 老婆呢, 没有来帮你的?"
牙医: "是咯, 我的第七老婆病了, 传染给我."
客人: "哈哈哈, 为什么不娶第八位? 诊所可以有更多帮手."
牙医: "是咯, 为什么没有想到, 八还是'发' 的意思, 好意头."
我们(翻白眼) : "..."


等了好久, 终于轮到我们了. 才发现我和姐姐是诊所今日最后的客人. (诊所今日只开半天, 中午一点正就关门了.)
牙医: "要不要我帮你剪头发?"
我: "啊?"
牙医: "头发酱长, 又要别人帮你洗牙, 你是鬼啊? 人类会自己刷牙的, 不用洗牙."
我 (翻白眼): "..."


门牙被洗牙具碰到的时候感觉一阵酸.
我(皱眉) : "酸!"
牙医: "你吃太多酸的东西啦. 柠檬啦,  东炎啦, 喝很多柠檬茶咧~"
我(信以为真): "哦原来是这样. 我的确喝很多柠檬茶."
姐 (瞪我) : "喂他乱讲的你不要相信!" (瞪牙医) "医生我妹很单纯你不要乱编理由骗她!!"
我(翻白眼): "..."


接下轮到姐姐, 我站在旁边观看.
牙医: "为什么你们都不用牙线? 牙线很重要, 每天都要用!"
姐: "懒惰."
牙医: "你干脆吃饭后也不用上厕所排泄吧! 既然这么懒!"
我: "可是上厕所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啊. 牙线是可以选择用或不用的."
牙医: "可以的. 拿胶子封住就可以不用排泄啦. 既然这么懒惰."
我: " ..."
牙医: "你们头发这么长, 也可以拿头发取代牙线, 左边的牙齿用左边的头发, 右边用右边的, 你看多方便!"
我: "..."


一切搞定后, 牙医摸摸自己的额头: "哎哟我病了, 没有力气了, 呼吸都很困难."
我(瞪): "你说呼吸很困难, 可是你一直一直没有安静过, 很叽喳咧! 呼吸困难? 像吗??"


离开前, 我们在柜台请牙医介绍牙膏.
我们: "医生医生, 哪种牙膏对牙齿最好?"
牙医: "Dynamo." 注: Dynamo 是洗涤剂的牌子.
我们(再翻白眼) : "医生保重, 我们回去啦. 再见. "


好一位幽默感十足的牙医先生.  每次见到他都有令我们频频翻白眼的新招式, 真是败给他了.


-完-

Monday, May 27, 2013

理发小故事

前几日在理发店修剪头发的时候, 看见某个身穿白衣长发遮半边脸的女人正哀怨的盯着自己看. 由于我把眼镜脱下了, 加上理发大姐要我维持低头姿势, 所以一直没有正眼看清她的脸. 只是觉得心里毛毛的, 不踏实. 





一直到理发大姐问我想怎么修刘海, 我才把头抬起. 那瞬间, 我和那哀怨的女人正眼对上了......


......


......


愕然发现.....


......


......


那哀怨的女人不是别人, 正是自己.




原来自己的刘海已经这么长. 完全梳下来刚好完全遮住右边脸. 理发大姐又刚好帮我披上白色的理发用的袍, 加上没有戴眼镜的自己眼神空洞, 看起来就像....


咳... 你知道的. 囧


后记:

[一]


理发大姐很可爱. 我告诉她我要把长发剪短直肩膀, 她很惊讶:"girl girl, 剪到这么短, 你舍得?"
我说太长了, 营养就快被头发吸光光. 她点头表示理解, 拿起剪刀动工.
长发修剪完毕. 轮到刘海, 她露出不忍目睹的神情说:"girl girl, 我真的剪的啦, 你不要心痛啊~ "
我忍住不笑:"是的. 剪, 我不会心痛."
呵呵, 大姐, 你怎么好像比我还心痛?


[二]


理发大姐一直 girl girl, girl girl 称呼我.
二十六岁的大姑娘被称呼 girl girl 该高兴还是该哭泣?
反正我有点内疚惭愧就是了.


-完-

Thursday, February 28, 2013

我们没睡醒



[一]


午饭时间, 我独自在酿豆腐咖哩面摊点餐.
夹好吃酿豆腐时必点的茄子, 苦瓜, 鱼丸及白豆腐后, 我把盛着料的碗递给老板娘.
老板娘:"咖哩还是清汤?"
我:"哦... 咖哩."
老板娘笑容可掬:"好. 要什么粉? 我们有面, 河粉和米粉."
我:"河粉."
老板娘继续灿烂的微笑:"好的." (伸手从河粉团里拔一小截河粉放入我盛料的碗做记号.)
我:"啊!!" (突然想起自己忘了交代老板娘不可以加豆芽在咖哩面里.)
老板娘:"还要加什么吗?"
我:"我不要河粉!!!"
老板娘的笑容顿时僵掉, 两眼张得特大的上下打量我, 然后很无奈:"哦, 你不要河粉啊..."(伸手打算把碗里那一小截河粉拿掉.)
我:"不是, 我是说我不要河粉!!!!" (还没发现自己说错话, 不明白老板娘为什么要把河粉拿掉, 急了, 音量加大了.)
老板娘很无辜:"我知道你不要河粉啊." (用"你是神经病?" 的眼神再次打量我.)
我:"对...对不起... 我... 要河粉, 不要豆芽." (总算发现自己出糗了, 脸红到不行.)
老板娘:"哈哈哈, 哦你要河粉不要豆芽. 知道了."
yerrrr... 老板娘取笑我. *泪*


[二]


我向一起吃饭的同事们提起刚发生的这段糗事, 和我同样点了酿豆腐咖哩面的同事说他刚刚也做了和我一样的笨事.

话说, 同事夹好想吃的料后, 把碗递给老板. (老板娘大概忙着给客人送热腾腾的汤面去了, 所以招呼客人这件事暂时换成主厨老板.)
老板:"要什么粉?"
同事:"米粉面."
老板:"要豆芽吗?" (老板娘刚刚如果有问我这个, 我大概就不会出那么大的糗了.)
同事:"米粉面."
老板:"要豆芽吗?"
同事:"啊? 米粉面."
老板:"豆芽, 要吗?" (可以想象老板现在很想揍人的样子.)
同事:"哦!!! 要!" (发现出糗了.)


由此可见, 农历新年那一星期的假日好像让我们更疲惫. 不但更容易陷入发白日梦的状态, 迷糊指数还不减, 反而大大增加了.
也许, 新年那期间过得实在太好了, 一天睡上九或十个小时, 睡眠充足, 精神奕奕.
而现在又突然恢复一天只睡六或七小时的日子, 造成大脑暂时不能适应, 所以白天精神容易恍惚吧.
既然无法摆脱夜猫子的命运(每日都跟自己说要早睡, 但从来没实践过. =_=), 只好在适当的时候喝杯咖啡提提神了.


不能过量, 一天一杯就好.


-完-

Saturday, January 19, 2013

2012 的圣诞: 77 号给我的惊喜



新年快乐.
圣诞节不久前刚结束, 却已经成了去年的事.
时间流逝的速度, 嗯...就像女人逛街时的花钱速度, 去得匆忙.
前阵子, 虽然是去年的事, 但确实是前阵子没错, 公司办了个圣诞礼物交换派对. 我们所有人带着礼物出席了.
我呀, 因为没有充足的时间准备礼物, 派对日前晚加班完毕后匆忙奔向准备关门的 Famous Amos 小档 (幸好赶上了) ,东选西挑的, 买了被艳红老爷车装着的烘饼作礼物.






























老爷车的司机还是个满脸胡子的夏威夷开朗阳光大叔~




他的胡子虽然是黑色的, 不过那和蔼可亲的笑容还是酷似带给孩子们欢乐的白胡子圣诞老人对吧?
好的, 我知道他们完全不像, 是我自己硬要把夏威夷大叔和圣诞节扯上关系. 不用瞪我, 我自己瞪自己.


进入正题前, 我来说明这礼物交换的规则好了.
首先, 我们的礼物在入场后交由负责人保管. 负责人随后会为礼物贴上号码. 这号码由负责人决定, 我们不知道也无权过问.





接着, 每人从装着礼物号码的箱子抽一张号码牌.
当然, 箱子的内容我们看不见. 箱子装着的, 到底是不是号码牌也无人能保证. (想太多. )




负责人后来会在台上念礼物号码. 听到手上的号码被叫到了, 上台, 用抽到的号码牌换取礼物, 当场拆开, 拍照留念.
当然, 众多礼物当中, 存在着一份众人期待的大奖. 那是老板大人准备的.




当晚我乘同事 A 的车出席派对.
整辆车三人, 即我, 司机同事 A 和同事 B 各自都清楚知道另外两位精美礼物包装下的"丑陋真相".
而且, 司机同事 A 买礼物时大家都在场呢.
"你的礼物很显咯, 抽到会很不爽." 同事 B不喜欢我准备的礼物, 拼命批评.
"那好啊, 祝你抽到同事 A 的礼物."   我才不要他做我礼物的主人咧, 自然无需顾虑他到底喜不喜欢我的礼物.
"抽到他的都比抽到你的好咯." 同事 B 暗示我的礼物是三人中最差的.
这时, 同事 A 插嘴诅咒了: "哈哈, 再酸啊 (批评的意思), 再酸等下你抽到她的礼物就笑死大家咯."
是啊, 他那么讨厌我的礼物, 到时候大家除了我自己应该都会笑到滚地.




我的礼物其实并没有同事 B 说的那么糟对吧? 至少, 当晚还有人赞它可爱还给它拍照的.
我觉得, 待会儿不管抽到谁送的, 不管满不满意, 最不希望的, 就是抽到这两位中其中一位的.
而同样, 我也不希望, 他们其中一位做我礼物的主人.
并不是对他们有偏见, 我只是觉得这样少了惊喜感.
拆礼物最大的享受, 不是礼物的内容究竟是什么, 而是那份期待好奇又紧张的心情.




我抽到的号码牌.
很期待. 77 号会给我什么形式的惊喜?


当晚的派对是自助餐式的. 食物种类选择不多, 但大家对他们的烧烤类相当满意. 我个人特别喜欢他们的烤羊排.
派对开始后, 我都顾着吃, 结果食物的照片, 我一张都没拍到. 抱歉. (鞠躬)




右边那张我自认为拍得非常艺术, 拼命拿给大家看, 结果大家没空理我,  可怜到连个随便敷衍几句的人都遇不到. 


然后, 到了抽奖公布的时刻.
我们三人里, 同事 A 的礼物号码第一个被叫了.




他的 15 号, 竟然就是我的阳光大叔老爷车!!!
这应验老天爷喜欢开凡人玩笑. 瞧, 越不期望发生的事, 现在发生了.




从这件事得到的启示是, 诅咒别人前,千万要做好那件事随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准备.
毕竟, 生活正是由各种意想不到的巧合组成的.


接着, 听到我的号码了.




我抽到比得到大奖更让人惊喜的礼物.
远远看到包装上的雪人 (前面提过, 同事 A 的礼物包装印有雪人.) , 就想挖个深深的地洞把自己埋起来.
我.竟.然.抽.到.同.事. A. 的.礼.物. O___O!!!!
再次应验老天爷喜欢开凡人玩笑这件事.




见鬼了, 同事 A 抽到我的礼物, 我抽到同事 A 的礼物. (糗到爆)
况且, 我根本没有诅咒谁. 我只是不希望拿到他们两位其中一位的礼物而已啊啊啊啊!! (冤枉)
77 号你怎么可以这样辜负我的.(泣)
这样的惊喜, 理所当然成为当晚的笑话. (无奈)




严格来说, 同事 A 的礼物包装除了雪人, 还有圣诞树和姜饼人.
这礼物包装被我拆开后就扔掉了, 很大力的扔进垃圾桶, 可惜再怎么大力扔都扔不掉糗到不行的心情.


嗒啦~

同事 A 呃... 即我抽到的礼物揭晓.
现在正在我的 laptop 底下努力操作着.




同事 A 见我一脸失落, 善心大发, 开口赞美我的礼物起来.  (搞不懂他这是在安慰他自己还是安慰我.)
同事 A: "哎呀... 其实你的礼物挺不错的."
我: "..."
同事 A: "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批评过的.是同事 B 一直在批评罢了."
我: "..."
同事 A: "真的, 你的礼物, 不错的.."
好吧, 至少, 我该庆幸抽到我可爱的礼物的人, 不是同事 B.


题外话:
有位男同事抽到让我差点被名为嫉妒的海水淹死的礼物.




很可爱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且不管我怎么说, 他都不肯把这雪人让给我.




-完-

Thursday, January 19, 2012

那天看病的故事: 是我? 不是我.

这篇是续篇的续篇.
话说我发烧了, 在 teressa 小姐的陪同下, 到公司的诊所看医生去~
详情请按这里


虽然被我泼过冷水, teressa 小姐依然没有结束话题住嘴不再跟我聊. 原因当然是因为我是当时唯一能陪她聊天的对象.
她当然也可以抛下我不理走开自己跑去享受短暂的午饭时光, 但有义气的她并没有这么做. (感动啊~)



我们就这样坐在长凳上越聊越兴奋, 越聊越起劲. 从东聊到西, 从西聊到东, 转到南边聊到北, 然后再从北聊到南, 直到...



我们隐隐约约听见护士在房门口念我的名字.
我的名字英文拼音本来就有点难念, 所以护士念不准是可以理解的.
通常我会不以为意, 认定只要发音有点像我的名字的就肯定是我啦~
但是这次发音不准到有点离谱, 但要说不像我的名字又不是, 加上刚刚我心思都放在聊同事八卦, 所以完全不懂护士到底是不是在叫我.



最好的解决方法当然是问坐在身边的 Teressa 小姐啦~
她也点头同意听见我的名字. 我于是非常确定自己没听错, 拉着Teressa 小姐就往医生房门走去~



我说这诊所真奇怪呀~
通常护士不都会在念过病人名字后, 耐心站在门口等候, 直到病人走进房里, 才把门关上的吗?
这家诊所的护士没站在门口就算了, 还把门都关上是怎样? 不欢迎我们吗?
但我们不可能就此算了调头走掉啊, 当下决定自己把门推开...


然后...



房里不多人, 就三位:
1. 拿着听筒僵坐在椅子的医生
2. 站在医生身旁的护士小姐
3. 正在咳嗽的病人小姐.


六只疑惑的眼睛一致扫过来盯着僵在门口的我和 teressa 小姐.
我们很识做地呵呵呵笑笑把门关上滚蛋.
脸红到像掉到牛顿头上的苹果.



不久, 又听到护士小姐念我的名字.
这次确实听见是自己的名字, 但阴影还没过, 总觉得怕怕地不敢过去. (糗事一次就好.)
直到护士小姐向我们招手, 我看了看四周, 才发现整间诊所, 除了刚刚坐在房里的病人外, 没其他人了.
脸立刻又热热烫烫了.


糗事真是想避都避不了啊.



我发烧了. 大约 39 度. 医生给了我半天假.
我觉得既然都上了半天的班, 工作也忙到一半, 就这样搁着不太好. 加上自己觉得不会太难受, 所以那张 mc 最后没派上用场.


见了医生出来后, 看见另一位特地跑下来找我们吃饭的同事时, 笑呵呵地向他报告自己发烧了.


我傻傻的笑, 他冷冷的看着我, 只回了我一句: "发烧了怎么还笑得出啊你."


啊哈哈哈, 他当然不知道, 我是在笑自己看个医生都可以出那么多糗事.
真是的, 出糗次数夸张到可以破世界纪录了.


-完- (拖了这么久, 总算完结了. 呵呵~)

Sunday, October 30, 2011

凉快一下~

万圣节会让大家联想到什么? 对啦, 就是鬼啦~
今天, 就让我分享一则鬼故事凑凑热闹吧~



如果你的胆子刚好很小, 听话, 请就此打住, 别往下读.
如果你好奇心太重, 还是想继续读的话, 就要对自己负责, 半夜睡不着请别怨我.
我也只是一番好意, 见天气热得有点离谱(明明天天都在下雨, 哪里有很热?), 想说说一则鬼故事让大家毛孔悚然, 凉快一下而已.



我目前睡的房间, 是屋主用几片薄薄的木板隔成的.
当然, 并不是四面墙都是薄薄的木板, 只有门的那面墙用木板而已. 其他三面墙, 还是石灰.
木板到底有多薄? 你不小心撞到, 整面墙就会跟着抖动, 然后发出 "轰隆隆~" 的声音, 一副不堪一击的样子.
木板也只抹上一层薄薄的白漆.偶尔靠墙走, 衣料稍微摩擦到墙面, 就会听到木板粗糙的"沙沙" 声.



某个晚上, 屋友都出门去了. 我独自一人在家. 正确来说, 整间屋子,只剩下我和一只屋友的狗.
那天我特别睏.喂饱了那只狗, 看它缩在主人的房间角落熟睡后,就关灯上床睡觉去.
睡到迷迷糊糊时, 我被一阵阵 "轰隆隆~" 和 "沙沙~" 声吵醒.
拿起手机一看,手机荧幕显示凌晨两点钟.



我从被窝坐起, 眼前即黑又静.
平日听得习惯的 "轰隆隆" 和 "沙沙" 声, 此刻听来特别刺耳, 也变得诡异.
像似有什么东西有一下没一下的撞我房间的墙.撞了还不过瘾, 还要大大力的搓擦.
我确定整间屋子没有人. 就算有, 也不会有人发神经半夜摩擦别人房间的墙.
我怀疑屋子进了小偷.可是屋友的狗不可能没有叫啊. 小偷更不可能嫌我房间墙壁脏, 帮我擦墙啦.


难道...


一般在这种状况下,不胡思乱想的就不是人了.


我很怕, 记起妈妈说遇到这种事(这种事是指?), 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就可以了.
于是, 我尝试骗自己当没事发生睡回去, 可是 "轰隆隆" 和 "沙沙" 声没就此间断. 还越听越大声, 越听越刺耳, 搞得我毛孔悚然.
各位, 如果是你, 这种状况下, 请问你还睡得着吗?



我于是败给了好奇心.
待眼睛适应周围的黑暗后, 我拿起手机当手电筒, 心里边重复念着 "阿弥陀佛", 边轻手轻脚把门打开, 开个不大的缝, 把头探出去.



那瞬间, 我的心跳好像停止了.


 













妈呀, 被只半夜搔痒的笨狗耍了!


我想家里有宠物的朋友都知道, 狗啊猫啊很喜欢把自己的背或屁股靠向墙壁或椅子, 然后来回摩擦.
我不知道原因是什么, 我想大概是为了搔痒吧.
它们没有手, 只好用这种方式搔痒咯.


不过, 凌晨两点搔痒也太...


吓到了吗? 万圣节快乐!


-完-

Tuesday, October 25, 2011

那天看病的故事: 白目

这篇是续篇.
话说我发烧了, 在 teressa 小姐的陪同下, 到公司的诊所看医生去~
详情请按这里.


登记过后, 我们乖乖坐在凳子上等.
是, 我们是很乖, 但没有很安静. 女生嘛~ 不利用时间聊天八卦就不是女生了~
由于我的灵魂被那个资讯栏的框吓走了一半, 还有啊, 我的手和脸这时候还是辣辣疼疼的. 所以打开话题的人不是我, 是 teressa 小姐.



那天有位同事结婚了, 请了公司不少同事去喝他的喜酒. teressa 小姐就是其中之一.
由于我跟那位同事不熟, 在工作上也没有任何交流, 所以这喜酒没我的份. (泣!)



提到性感露背晚装, teressa 小姐兴奋到像在地上见到一千元.



喂, 我很关心同事的健康的. 我担心她会着凉.



变脸本来就比吃饭还快. 还有 teressa 小姐, 妳哪里冷了? 妳根本就是热到烧起来了.


说真的, 我这样回答很奇怪吗?
我真的没有要泼冷水, 只是觉得在冷气餐馆穿得这么少应该会很冷吧.
我这么关心同事果然很奇怪哦?
大家通常会怎么接话呢? 说说看吧~


补充一下, A 小姐在我们公司是公认的美女喔~ 身材也很棒! 羡慕啊羡慕~
所以如果说 teressa 小姐当晚兴奋到像在路上见到一千元, 那么公司的男同事应该就兴奋到像在路上捡到一亿元吧?


-待续-

Sunday, October 23, 2011

那天看病的故事: 病到撞墙

上星期三睡醒后就觉得喉咙疼疼干干的, 整个上午在办公室还几次冷到发抖.
我问隔壁的同事: "你会不会觉得今天的冷气特别冷?"
同事回说:"有啊, 不过穿上外套就不冷了."
我又说: "是吗? 我穿了外套还是觉得冷呢~"
同事看了我一眼, 说: "喔, 你要向我借外套是不是? 我的外套是可以借你, 但不是现在."


"..."


我完全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 一时之间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愣了好几秒, 我才缓缓的说:"不是啦... 我觉得自己发烧了."


午饭时间一到, 我撑着还在发抖的身体, 告诉 teressa 小姐我想看医生.
teressa 小姐很有义气, 没有抛下我自己跑去找吃, 陪我挨饿到公司的诊所看医生去.



登记过后, teressa 小姐走在前面帮我找位子, 我跟在后面, 脚步不稳, 摇摇晃晃, 像喝得醉烂的女人.
我一心只想快点坐下来. 只懂得加快脚步, 没注意看路, 结果...



身体右半边就这样 "碰!!" 撞上挂在走廊墙壁上的资讯栏框.



teressa 小姐好像没听见我自己认为超级大声的 "碰!!". 她在前面的凳子坐下后向我招手, 要我过去坐在她旁边.
这么糗的事, 既然她没看见, 我当然不会给她笑我的机会.
所以虽然右边脸疼疼烫烫, 眼泪也在眼眶转啊转, 我也只摸摸撞疼的右手臂, 装没事, 笑笑走过去.


真的很痛. 因为那个框是木制的. 幸好新买的眼镜没被撞烂.


你知道, 诊所走廊墙壁上通常都会挂着一些关于健康资讯的剪报或广告.
这家诊所也是. 不过那个广告栏的框实在凸得太 over, 很讨厌咧!


感恩的是, 整条走廊除了我和 teressa 小姐, 没有别人.
要不然, 我会想挖洞埋自己咯!


-待续-

Saturday, September 10, 2011

青青的咧!

妈妈从中国天津带回了类似本地豆沙饼的小吃.
我望着一大堆不同口味的'豆沙饼', 边想着妈妈何时要吃他们, 边把差点粘到饼盒的口水擦干.
终于, 星期六晚上, 妈妈打开了饼盒, 选了红豆沙和绿豆沙口味的, 把他们各自掰成两半, 说她要和我一起分享.
啊哈哈, 这真是太太太太好啦~ 我立刻放下手边的工作, 跳到妈妈身边接过两半片豆沙饼.
妈妈先试红豆沙口味的, 我先试绿豆沙口味的.


还没放进嘴前, 先好好看看这外国豆沙饼.
嗯... 脆脆的外皮看起来和本地的差不多...
咦? 再看得仔细些, 发现米色的皮透着浅浅的绿色. 外国的月亮果然比较园, 师博好用心, 连外皮都混了绿豆! 本地豆沙饼外皮就没有这么漂亮的绿色.


再看看里面的馅料, 哇~ 绿豆沙像月饼馅一样那么细, 那么滑, 那么绿,外国月亮真的比较园~
只是绿色不太均匀, 有些地方的绿色比较深, 有些地方较浅. 不过这也足以证明了他们连馅料都是亲手制作的. (这绝对是歪理! 对不起, 我自己外国月亮较园心态太重.)


轻轻咬了一口, 绿豆味是很浓啦, 不过怎么会带有丝丝的苦味呢?
外国月亮比较园心态又来了,这是十分纯正的绿豆沙. 因为没加很多糖, 所以苦苦的! 果然是好料!
虽然不怎么喜欢那苦苦的味道, 我还是一口气把半片绿豆沙饼吃光光!
此时, 妈妈也吃完了半片红豆沙饼, 拿起绿豆沙的看了看, 愣住了.


我: "妈?"
妈: "你在吃绿豆沙的?"
我: "喔是啊, 绿豆沙很纯哦!"
妈: "纯你的头!! 给我去厕所扣喉把全部吐出来!!"
我: "啊?"
妈: "啊什么? 你吃东西前都没有看清楚的! 发霉料啦! 你看, 整片青青酱明显你都可以吃下去??"
爸爸插嘴: "你会不会想太多, 绿豆咧, 当然青青的啦~"
(从妈妈手里抢过半片绿豆沙饼研究...)
爸: "哎哟你呀!! 外面到里面都发霉料啦!! 你吃下去没有感觉怪怪的咩??"
我: "苦苦的咯..."
爸: "苦苦酱你还可以吃下去?? 还整片吃完??"
我: "..."
妈: "给我立刻去扣喉吐出来!!!"
我: "..."
爸: "都吃下去料哪里吐得出! 哎哟你呀... 苦苦都可以吞下去!!"
我: (很小声) "我以为那代表很纯... 没加糖..."
妈: "都提醒你几次料, 吃东西前要看清楚!! 贪吃也不可以不看就吃下去!!"
我: (很小声) "我有看, 我以为皮有加绿豆..."
爸妈: "青青的咧!!!"
我: "是啊.. 绿豆嘛... 绿色啊..."
爸妈: "...."


我们就这样在客厅沉默地你看我, 我看你数秒后, 妈妈突然 "啊!!" 叫得很大声.


妈: "上次有拜托 xxx 帮我求保平安的符. 来, 我烧给你喝, 叫神保佑你."
我: "哇... 酱也可以?"
妈: "什么都要试一下啦."
爸: "反正什么都做不了, 你就喝下去看看咯."
我: "喔."


说也奇怪, 我喝下符水后, 当天晚上没有腹泻的现象, 安稳地一觉到天亮.
第二天也没有上吐下泻, 还起了大早陪爸爸吃点心, 然后坐巴士回吉隆坡, 一路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离开前, 爸妈千交代万交代: "肚子不舒服立刻去看医生懂吗?"


晚上妈妈打来问候了: "怎样? 有老塞(腹泻) 没有?"
我: "很神奇, 我经不起大风大浪的肠胃完全没事."
妈: "哈哈, 那符很灵呢!"
爸爸抢过电话, 问我: "没事吗?"
我: "我也希望有事, 这样我就可以请假不用上班. 放心, 我真的没事."
爸: "哈哈, 菩萨保佑你."


很神奇对吧? 真的很神奇. 发霉的绿豆沙饼咧! 我那敏感, 经不起大风大浪的肠胃竟然好好的没事.


我想, 菩萨大概看到爸妈那么真诚的祈祷, 那么心疼傻傻的我, 那么希望我好好的没事, 所以偷偷把我胃里的霉都去掉了吧. :D


菩萨很伟大, 爸妈更伟大.


-完-

Thursday, September 8, 2011

kelapa vs kepala

kelapa 和 kepala, 都是马来文.
kelapa 指的是椰子, kepala 指的是头.
我常会把这两个词搞错, 但这不是我的错啦! 这两个词, 只是 la 和 pa 对换位置罢了, 太像了. 所以不能怪我搞错, 要怪就怪它们太像, 几乎一模一样!
好吧, 我承认是我自己不正常. 普通人通常都不会认错的, 至少至今我还没遇过有谁犯下和我一样的错.
由于它们的意思差个十万八千里, 所以我有过不少说错, 然后被取笑的经历.


小时候上国语课, 国语老师为了加强大家的国语水平, 都爱规定同学在这节课只许用马来文交谈.谁犯规, 就罚钱当班费.(所以上这节课的时候同学都会难得的很安静.)
有次我头很痛, 想休息, 便向老师报告说: 'cikgu, kelapa saya sakit.'(老师, 我的椰子痛.)
老师噗一声笑出来: 'kelapa sangat keras, tak akan sakit.' (椰子很硬, 不会痛的.)
那时候年纪还小, 不明白老师为什么笑自己, 更不懂自己哪里出错, 还很理直气壮的问老师: cikgu, boleh saya rehat?' (老师, 我可以休息吗?)
现在回想起来, 老师心肠真的很好, 不但没有继续抓弄我, 还让我睡觉去. 换做是我, 我一定会说: 'kelapa bukan manusia, tak payah rehat.' (椰子不是人, 不用休息.)


还有一次, 我帮爸爸顾店, 店里刚好走进一位马来妇女. 她发烧了, 想买一些退烧药. 看见柜子里摆着的治头痛的 uphamol, 她问我: 'ah moi, itu untuk apa?' (那个是治什么的?)
我回说: 'ohh, untuk kelapa sakit.' (治椰子痛的.)
她很不给脸的笑出来: 'hahahaha, ah moi, kelapa pulakk, kepala lahh! aduii!!'
那时候懂事了, 脸懂得发烫了, 小时候的理直气壮不见了, 我能做的只有嘿嘿嘿地跟着一起笑.


不瞒大家, 直到现在, 我还是会以为 kelapa 是头, kepala 是椰子.
偶尔到杂货店买面包, 看到椰子面包包装袋上印着的 kelapa, 我还会愣住几十秒, 在那边猜想 kelapa 到底是头还是椰子. 然后发现面包包装袋上写的没错 (当然不可能印错, 是我自己三八想太多.) , 也不管店里的老板娘一脸怀疑的盯住自己, 就笑出来, 笑自己傻.


好, 糗事写完了, 要是你们身边也有 kepala kelapa 傻傻分不清楚的朋友, 记得让他知道, 他不是孤单的. 还有个笨蛋也犯和他一样的错. :)


-完-

Saturday, July 30, 2011

我要吃三球冰淇淋啦!

这是某个想吃冰淇淋的下午.
我们三人 (我, 啊佩, kei) 在 Tropicana City Mall 里闲逛, 看见转角处有间挂着 Iscream 招牌的冰淇淋专卖店.
二话不说, 我们很有默契的冲进店里.
店里办着买两球送一球的优惠, 冰淇淋口味选择又多. 我们于是双眼发亮, 差点把脸贴在冷藏柜玻璃上, 热烈讨论各自中意的三种口味.
注意, 是各自选三种口味. 就是说, 我们各自都想吃两球, 加上免费的一球, 共三球的冰淇淋.
平常吃火锅, 我最在意的不是海鲜种类选择多不多. 我在意的, 反而是冰淇淋口味选择多不多, 好不好吃.
吃自助餐也一样. 一晚吃上六七球冰淇淋, 根本是小 case.
我这样的人, 认为一人吃三球冰淇淋, 不算过分.
又或者奇怪的人其实是我. 一个正常人, 吃三球冰淇淋, 其实是很不正常的?




很快的, kei 做了决定. 她向店员小姐要了三种她中意的口味.
很热情招待我们的店员小姐把 kei 的冰淇淋放到收银台后, 突然不再理会我和啊佩了.
不管我们用怎样渴望她理会我们的眼神暗示她, 她都没反应.
我们尝试向她招手, 她还是没反应.
她的服务明明很周到啊, 态度很亲切啊, 怎么一瞬间像变了个人一样, 那么冷漠的站在一角, 把我们当空气?
后来店里来了一对情侣, 她立刻忙着招呼那对情侣, 恢复刚刚热情的态度.
我和啊佩互相对望, 我们很纳闷. 想吃冰淇淋的欲望也从顶点迅速滑落, 跌到谷底.
待 kei 付了钱, 我们看见冰淇淋杯里插着的三只小汤匙, 才恍然大悟.
原来她以为我们打算分享同一杯冰淇淋.




所以, 三人各自吃各自的冰淇淋计划, 变成三人共享一杯冰淇淋计划.
我们坐在这间 adidas 门前分享同一杯冰淇淋.
我也因为没了食欲, 所以吃的很少.
感谢那位店员, 我们边吃冰淇淋边聊刚刚发生的事, 笑得很三八.


一人吃三球冰淇淋果然很奇怪吗?
三个认为不奇怪的人聊这问题当然聊不出结果.


-完-

Saturday, July 9, 2011

边工作边吃东西的后果

这是某个肚子很饿, 工作很忙, 没办法抽身跑到底楼找吃的下午...
我边想着解决方案边嚼 office 饼桶里的饼干.
饼干不多, 虽然不能完全填饱肚子, 但我嚼得很开心.
一不小心, 被饼干碎呛到.
被呛到该做的第一件事, 就是用力咳嗽.
可是 office 很静, 我不顾形象这样一咳, 肯定会惊动忙工作的同事们.
说不定大家还会误以为我有哮喘病, 想送我去医院呢.
所以我唯有硬撑, 拼命忍着那股想大力咳嗽的欲望.


忍. 忍. 忍.


我越忍喉咙越痒, 越忍眼睛越红, 终于到了忍不下去的时刻!
我迅速站起身冲向厕所, 边跑边咳边掉泪. (只差鼻涕没流, 口水没乱喷.)
途中撞见不少同事, 我顾不了那么多, 招呼也没打, 心里只想着厕所.
现在回想起来, 这么狼狈的模样, 不知情的他们,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视我为变态?
更糟的是, 我完全记不起到底遇见了谁.
我只记得, 抵达厕所的我, 蹲在洗手盆旁, 用像要把肺咳出来的力气拼命咳嗽.
然后, 鼻涕流了, 手掌也被口水喷得一团糟.


翌日, 又是一个肚子很饿, 工作很忙, 没办法抽身跑到底楼找吃的下午...
有了昨日惨痛的经验, 我哪里还敢打饼干的注意.
就在这时, 有位同事很好心的给了我一片蛋糕.
于是, 我边想解决方案边嚼蛋糕, 很是高兴.
结果一不小心, 被蛋糕碎呛到. (哇哩咧~ 连续两天被呛到, 离谱!)
我依然不敢在 office 大力咳嗽. 但我学乖了, 知道硬撑不会得到幸福, 立刻往厕所跑去.
这次, 途中没有遇到任何人.
抵达厕所的我, 和昨日一样, 用像要把肺咳出来的力气拼命咳嗽.
然后, 眼泪流了, 鼻涕流了, 手掌也被口水喷得一团糟.


过后, 有阴影了, 我不敢边忙工作边吃东西了.
但是, 这样的状况维持不久.
时间久了, 阴影散了, 自然恢复本性.
因为我总不能丢下工作不管跑去医肚子, 也不能只忙工作让肚子在那里呱呱叫.


你问我要是再被呛到该怎么办?
哈哈, 到时再打算. :D


-完-

Thursday, June 2, 2011

病了病了

今天是星期四, 普通的上班日.
现在是傍晚 7 时 20 分, 是我还在办公室忙工作的时间. 就算准时 7 时下班, 现在也应该还在回家路途中.
为什么我会在此时上线写部落格咧?
印象中, 我好像说过很多次我是位好员工, 所以再多说一次也无妨.
是, 我是位好员工.
所以在公司上线乱逛写部落格这种事我绝不会干.
那, 我是为什么会在此时上线写部落格哩?
放心, 我绝不是翘班. 更不是辞职了.


我只是发烧了. 请了半天假, 待在家中好好休息.
本来想睡午觉的, 但是睡房热到让我觉得自己像躺在桑拿房一样.
这样昏昏沉沉睡下去, 恐怕不是件好事. 说不定烧不退, 还会变得更严重.


所以, 算了. 我就待在客厅上线乱逛吧.
我有按时吃药, 所以现在好多了.


昨天去诊所看病. 医生竟然是位很帅气的女生.
她穿着黑白格子衬衫, 牛仔裤, 球鞋, 头发短短的, 脸蛋很清秀.
我不否认, 我有呆了两秒钟, 怀疑自己进错房. 我甚至还有想立刻弯腰鞠躬说抱歉退下去的冲动. 但想想门上挂着的招牌的确写着诊所没错, 才勉强走进去打招呼.
我不否认, 我还怀疑对方是位冒牌医生. 但她很专业的帮我量体温, 检查喉咙, 还很细心的问我需不需要 mc. 开的药吃下去后确实让我感觉好很多.
所以...
唉, 人真是不可貌相.
对不起, 我不该怀疑你的.


还有, 我的喉咙痛到要命. 回答医生的问题时, 声音一直都很沙哑.
但当医生问我需不需要 mc, 我回答:'Yes, please' 时, 声音竟然好好的. 很清楚, 一点都不沙哑. (我自己都被吓到. )
医生好像也有注意到这点, 她没立刻答应我 . 她先看了我一眼, 才说 ok. 也许她有点怀疑我是装病骗 mc 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
临走前, 我向医生说 'thank you'. 声音已经恢复沙哑版本的了.


我是病了. 但胃口却很好. 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
今天更过分的起了想吃芝士蛋糕的念头.



所以, 回家休息前特地走到公司底楼的 Secret Recipe 买下这片 marble cheese.
过程幸好没被同事撞见. 要是被他们看见我眼睛发亮选蛋糕的样子, 说不定会向老板报告说我装病请假咧.



相信我. 我真的在发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吞得下这片蛋糕的.


记得昨天发现自己的胃口完全没受到影响后, 我问了朋友这样的问题:
我: '你说, 我明明发烧, 头重脚轻, 为什么肚子还会咕噜咕噜?'
朋友:'因为你 tam jiak (贪吃) 咯.'


唉... 好一个完全不给我面子的答案. XD


-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