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Showing posts with label 爸妈姐弟与我. Show all posts
Showing posts with label 爸妈姐弟与我. Show all posts

Tuesday, April 22, 2014

那个暴躁鬼咧?



某个回马六甲度过周末的闷热午后, 我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弟弟盯着手机专注破战斗机游戏关卡.
我无所事事, 又不想就这样睡着, 突然想惹弟弟生气. (什么怪念头? )
我悄悄拿起躺在桌上的兔子布偶, 蹑手蹑脚走到弟弟面前, 趁他打到紧张关头, 飞快伸手把兔布偶贴到他的鼻头, 完全遮住他看手机屏幕的视线.
“碰!" 弟弟手机传来战斗机被飞弹炸碎的声音.
我以为弟弟会脸黑发脾气的. 我以为. 所以心底一阵得意. (什么怪姐姐?)
"哈! 哈哈! 哈哈哈!"
我傻眼.
弟弟不怒反笑, 边轻轻拍我的手背, 边把兔子布偶抢走藏在他的身后, 再笑眯眯的低头从零开始破关.
我愣了. 心底的得意感消失无踪, 应该说, 被内疚取代了.
那个此刻应该指着我破口大骂的他哪儿去了?
嗯, 我家弟弟长大了. 竟然少了暴躁, 多了份温柔.
嗯, 我该反省了.  因为觉得自己很幼稚, 完全败给弟弟了. :D


-完-

Monday, May 13, 2013

妈妈真无敌



趁着母亲节, 来跟大家分享我亲爱又可爱的妈妈激励我努力念书的方式.
我妈认为, 工作的地方有冷气, 就是福气.
懂事后有次问妈妈为什么会拿在冷气房上班这样的怪理由劝我乖乖念书咧?
妈: "不用流汗发热, 不用劳力, 坐在冷气房舒舒服服看电脑赚钱很好啊."
我: "..."
好的. 就算理由再怎么奇怪无厘头, 妈妈的出发点, 总是好的, 都是一心希望我们的未来可以过得舒服快乐.


祝天下的妈咪幸福.


后记:
上星期碰上投票日, 我回家乡陪妈妈投票.
妈妈的食指头被抹上据说七日都洗不掉的蓝色墨水后, 起了强烈的好奇心. 听说菜油可以把墨水完全洗掉, 回家立刻冲向厨房示范, 不成, 又不死心拿了洗碗液猛刷, 这倒把墨水洗脱了七成.
她见见效后很骄傲的在我眼前晃她的食指, 说:"看, 骗人的蓝墨水."


妈妈可爱起来真是无敌. 我服了您.


-完-


Monday, June 18, 2012

如果, 我说爱你...

如果... 我打电话给你...


我想... 你应该会...




或者...


又或者...



呵呵.


我家爸爸一向都很严肃. 我从小就怕他, 有心事瞒着他, 不跟他撒娇, 也不跟他开玩笑.
"我爱你" 这三个字, 我对妈妈说了 N 次, 却吝啬的一次都没跟爸爸说过.


现在长大了, 爸爸一样严肃.
不同的是, 我的胆子大了点, 敢跟爸爸撒娇, 开玩笑了.
但是, "我爱你" 这三个字, 我还是说不出口.


我想啊, 就因为从没说过, 要是有一天, 我特地打电话告诉爸爸我爱他, 他大概会认为我很忧郁, 不想活了. :D
所以, 爸, 如果说爱你会让你这么操心难过, 那我不说了. 就让我... 请你吃大餐来证明我爱你. :D


祝天下的爸爸, 父亲节快乐.


题外话:
上星期回马六甲, 我跟爸爸说要请他吃大餐.
爸爸: "咦? 为什么请吃?"
我: "因为这星期是父亲节呀."
爸爸: "这星期是父亲节咩?"
我: "对啊."
爸爸: "咦? 父亲节不是在六月的第三个星期天吗?"
我: "是咩? 没有啦, 父亲节和母亲节一样, 都是第二个星期天啦~"
爸爸: "是噢? 我还以为是第三个星期天... 哈哈."
结果, 我回来吉隆坡后才发现, 糊涂的人其实是我.
母亲节是五月的第二个星期天没错, 但父亲节, 是在六月的第三个星期天.
爸, 谢谢你那么信任我. 竟然完全没怀疑我错了.  我... 下次回去再请你吃大餐赔罪. :D


-完-

Thursday, February 10, 2011

我的新年, 我的老豆

今年, 我第一次以上班族的身份过年.
新手上路. 我不知道该申请多少天假日才不算过分, 便打了通电话询问老爸的意见.
老爸听说要请假过年, 便告诉我: '风水师说初六是好日子. 你就初六开工吧.'
爸, 是我太久没待在你身边的缘故吗? 我怎么不知道原来你那么相信风水啊~
于是, 我初六就开工了.
我之所以听从, 并非因为相信初六开工真的会旺自己整年, 虽然很多风水师都这么说.
我之所以听从, 是因为我想做个听话的孩子.


今年的农历新年, 我推掉了所有老朋友的聚会邀约. 小学的, 中学的, 全部推掉.
爸见我几天都乖乖待在家里, 很是好奇, 便问我说: '今年没有办聚会吗?'
我笑了笑: '爸, 我都推掉了啊~'
爸爸很是惊讶: '一年一次, 应该去嘛, 怎么可以推掉.'
爸, 你不了解. 待在家里, 在你和妈的身边转圈圈, 对现在的我来说, 比什么都重要.


年初四, 我们到阿姨家拜年.
回家途中, 老爸突然说想捞生, 直接把我们载到了间环境不错的餐馆吃大餐去.
老爸, 我说你呀, 为什么事先不让我们知道呢?
你可知道, 望着一碟碟送上桌的美味佳肴, 还有拼命夹菜到我盘中的你和妈妈, 多讨厌没有随身带相机习惯的自己呀~
爸爸倒是不以为意, 只是笑了笑提醒我说: '待会儿捞生别忘了喊 huat arrrr!, 旺你个整年.'


不知是不是因为长大了的缘故, 我对农历新年的看法和往年的不一样.
农历新年, 对我来说, 一直都很重要.
之前不懂事. 农历新年重要的价值在于学校到底放假多少天.
现在总算明白了.
农历新年之所以重要, 是因为我们一年中只有短短这几天能在家乡和所有亲人及老朋友见面, 聚聚.
而这些亲人和老朋友, 都有一个共同点: 他们都记得你的过去, 你的当初.

Monday, January 18, 2010

我的姐姐是护士



我的姐姐, 她是位护士.
当初她说想修读这门科时, 老实说, 我吓了一大跳.
我想, 同样的, 当我说想修读软件工程时, 她的惊吓程度, 应该能媲美当时我对她做的决定受到的惊吓.
我一直觉得我们不一样. 不论是性格, 行为, 举止, 还是喜好.
我们就像天和地, 没有交集, 却能和睦相处.
这下, 我们总算有了共同点. 都在选择未来的职业上跌破众人的眼镜. XD

今天是她大小姐的生日.
从前她的生日, 我都陪在她身旁. 唱生日歌, 吹蜡烛, 切蛋糕, 吃蛋糕.
以前的我很害羞, 就连唱生日歌给自己的家人, 都没勇气. 总是是唱得最小声的那位.
直到某天她离开家里到外头闯荡后, 我才恍然大悟, 我失去了在她的生日时陪在她身旁的机会, 同时也失去了唱生日歌给她的机会.

几个月前, 她毕业了. 得到了护士执照.
她的毕业典礼, 因为种种因素, 我没有出席. 所以, 我欠了她一句:恭喜.
妹妹我真的很高兴你并没辜负你当初鼓起勇气所下的决定.
妹妹我希望, 自己也能像你那样勇敢, 坚强. 至少, 得对自己当初下的决定负责.
你的毕业礼物, 我老早就准备好了. 是只大狗狗, 用实习时得到的薪水换来的. 诚意十足对不?
我让爸妈把它载回家去了, 下次你放假回家时就能看见它了.
答应我, 给它取了名字后, 一定要让我知道.

她正式上班后, 残酷的现实开始不断打击着她.
她曾说: 也许这行业并不属于我.
但是, 她也曾说: 如果有天马来西亚发生地震, 我该自己逃跑还是救我的病人呢?
所以我说, 不管护士到底是适不适合你, 你对病人的关怀, 说明了一切.

今天是她的生日, 我没有唱生日歌, 没关系, 由五月天啊信代唱.



姐, happy birth day.
希望你能早日遇到有资格唱这首歌并陪伴在你身边的人.

Monday, October 26, 2009

时光机



某日, 我独自一人吃着午餐. 妈妈则在我身后洗着碗筷.


吃着吃着, 不知为什么, 我想起还没踏入小学的日子.


那时,


看很多插画, 却没什么文字的故事书.
我最在意的就是迪士尼各位公主们. 很在意她们如何逃离悲惨的命运, 和王子幸福的过生活.


追看很多很多的儿童节目.
开心时可以不顾仪态的大笑, 感动时可以尽情地大哭一场.


可以很依赖妈妈.
画画要妈妈陪, 写字要妈妈握着我的手一笔一画地教, 逛街时有妈妈温暖的手牵着我.


可以很爱玩, 很活泼, 很霸道.
拿玩具枪射妈妈时, 硬要妈妈假装被我射伤.
玩家家酒时, 硬要爸爸为我试菜.


总是天不怕地不怕.
最怕的是虎姑婆, 专门抓半夜不睡觉的孩子.


最宝贝的东西, 竟然可以是一张废纸.


最想守护的人, 竟然可以是兔子娃娃.


最秘密的事, 竟然是偷了姐姐一张不干胶贴纸.


被称赞的时候竟然可以很享受, 根本不觉得是种责任.


最笨的是竟然觉得时间过得很慢, 想要快快长大上学.


我好想好想回到那段时候. 根本不用担心明天, 未来. 可以时不时依偎在爸妈的怀里, 躲在爸妈的身后.


如果有架时光机...


"哎哟... 如果可以回到以前, 不懂几好. " 妈妈突然打断了我的思路.


"不用做酱多, 吃饱就睡, 几好." 妈妈继续说道.


"....." 我看着妈妈的背. 午后的阳光很抢眼, 透过窗口照得妈妈的背影闪闪发亮.


我突然明白...
原来不只是我一个人需要时光机.


人人都知道时光机根本不存在, 却忍不住地渴望它是存在的.


"i don't care about what's already happened.
Leaving that aside,
what are we going to do now?
Let's think about it. "

by Hide - 'Bloody Monday'


我需要面对现实的勇气.

Thursday, October 22, 2009

妈妈的唉


我于 19/10/2009 星期一就回到了赛城. 不为什么, 纯粹想为下学期提早做些准备.

于是, 星期日被我视为行李收拾日. 由于店里也很忙碌, 我惟有拼命往楼上和店里两边跑. 妈妈也陪着我忙碌, 甚至比我还心急, 深怕我遗漏了什么忘了装进行李.


"唉, 你怎么老是喜欢临时抱佛脚, 早些收拾不是好吗? " 妈妈看见手忙脚乱的我, 忍不住抱怨起来.

"哎呀, 不要紧啦~ " 我惟有抓抓头皮苦笑.

"唉, 都是开店做生意的错. 唉, 害你没时间."

"妈~ 都说没关系啦, 就快拾好啦~ "


当我宣布收拾完毕, 妈妈却开始检查我的行李.


"妈~ 你放心! 我收好了啦! "

"唉, 你每次都糊涂到要命, 我怎么可能放心!! "


然后....


"你怎么没拿饼干? " "豆沙饼咧? " "你不是很喜欢rocky 的, 怎么没拿? "

"这些不必啦, 需要的时候再买就好~ " 我笑着说.

"唉, 你还是带些在身上好, 不要饿坏肚子! "


然后, 行李顿时因为有的没的重了很多倍...


"呵呵, 妈~ 你越塞越多, 行李不够装啦. "

"你自己瞧!! 唉, 幸好有我帮你检查, 这么多东西忘了带!!! "


好不容易的妈妈终于对她的杰作感到满意时, 已经到了关店时间.

当我看着我的重量级行李, 无奈的苦笑时, 又听见妈妈在楼梯口喊道:


"你需不需要带些矿泉水啊? "

"不必啦~ 小瓶的就够了."

"唉, 不行不行!!! 你给我带几瓶去! " 妈妈于是又擅自拿了两大瓶矿泉水上楼来.

"哇! 超重了啦! 妈~ "

"唉, 反正是爸爸送你上去, 怕什么超重! " 妈妈瞪着我道.


待妈妈下楼后不久, 我 听见铁卷门拉下时发出的刺耳摩擦声. 我知道,此时的妈妈正在店里做最后检查, 很快就会上楼来休息了.

预料中的, 妈妈缓慢的脚步声在楼梯口处响起.

出乎预料的, 我又听见: "唉".


"妈~ 又怎么啦, 我的行李又怎么了吗? " 我问正在楼梯口锁门的妈妈.
"你明天就回去了. "
"唉."


我顿时语塞, 说不出话来.

妈妈的唉, 回荡在寂静的楼梯口, 回荡在我的脑里, 挥之不去.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