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onday, April 28, 2014

鬼遮眼观后感



前阵子看了部惊悚电影 Oculus.
出现在电影里所谓的鬼魂没有很恐怖. 就只是有对发出白光眼睛... 呃... 的活人而已.
但是, 剧情发展带给精神或心理层面上的冲击还是有的. 至少成功影响了我.
连续好几天夜深人静闭上双眼试着入睡时脑袋就会自动播放女主角误把灯泡当成苹果, 咬下一口后嘴唇被刺得鲜血淋漓的画面.


啊还有女主角的爸爸很努力想把指头上缠人的 ok 绷扯下, 然后一阵痛楚, 发现自己撕下的根本不是 ok 绷, 而是自己的指甲.


还有绝望到疯了的妈妈, 捡起玻璃碎片往嘴里塞, 嚼了几下, 牙齿就一颗颗受不了折磨掉下来.


是部不错的电影. 报复心态十足的姐弟和拥有能让人类产生幻觉能力的古董镜 (里面住着来历不明的女鬼) 大斗智商. 看着看着会忍不住跟着主角们一起猜测, 眼前见到的究竟是真是假.
只是这类电影的结局通常不会太好. 虽然很希望编剧可以放过这对可怜的姐弟,  但结果古董镜还是赢了.


-完-

Thursday, April 24, 2014

辣椒酱会放屁



近来都在办公室待到凌晨.
一整日把头埋在荧幕前把手指头锁在键盘上真的不好受. 虽然爱八卦的安娣们都说这样的工作真好. 待在冷气房玩电脑不必晒太阳劳力就有钱进口袋真好.
事实上,  我们的力气都用来扛着肩膀的沉重. 那是无形的, 是肉眼看不见的, 压力.
所以当同事们把麦当劳放到我的桌上提醒我记得吃饭, 我说了声谢谢后还是继续埋头苦干, 直到事情告一段落, 开始交由其它部门检查时, 我才肯打开包装纸, 想吃饭了.
因为我实在不想连宝贵的吃饭时间都充满压力, 吃得匆忙.
抬头发现对面加班时常一起吃晚饭的小女生桌上的麦当劳也是原封不动. 我走向她, 本来想提醒她别忘了吃饭, 怎知她见我走来, 只问了一句:"要在这里吃还是休息室吃?"
原来她是在等我呀.
后来我们俩决定暂时逃离"战场", 把麦当劳提到休息室, 坐下喘气, 才慢条斯理的啃汉堡.
也许才刚从一阵混乱中逃出来, 所以气氛还算严肃.
小女生撕开辣椒酱的包装纸, 正想挤出一些酱,  突然:
 "噗!"
包装纸发出这和放屁一样的怪声.
"噗!"
我也憋不住笑出和放屁一样的怪笑声.
小女生不好意思脸红红的边笑边骂我: "这么好笑吗? 每次挤辣椒酱都会有这样的声音的啊!"
啊是吗? 我就没有听过, 所以觉得好笑, 哈哈哈笑不停.
气氛终于不再严肃, 松开了.
吃饭就该这样, 轻轻松松, 嘻嘻哈哈的.


-完-

Tuesday, April 22, 2014

那个暴躁鬼咧?



某个回马六甲度过周末的闷热午后, 我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弟弟盯着手机专注破战斗机游戏关卡.
我无所事事, 又不想就这样睡着, 突然想惹弟弟生气. (什么怪念头? )
我悄悄拿起躺在桌上的兔子布偶, 蹑手蹑脚走到弟弟面前, 趁他打到紧张关头, 飞快伸手把兔布偶贴到他的鼻头, 完全遮住他看手机屏幕的视线.
“碰!" 弟弟手机传来战斗机被飞弹炸碎的声音.
我以为弟弟会脸黑发脾气的. 我以为. 所以心底一阵得意. (什么怪姐姐?)
"哈! 哈哈! 哈哈哈!"
我傻眼.
弟弟不怒反笑, 边轻轻拍我的手背, 边把兔子布偶抢走藏在他的身后, 再笑眯眯的低头从零开始破关.
我愣了. 心底的得意感消失无踪, 应该说, 被内疚取代了.
那个此刻应该指着我破口大骂的他哪儿去了?
嗯, 我家弟弟长大了. 竟然少了暴躁, 多了份温柔.
嗯, 我该反省了.  因为觉得自己很幼稚, 完全败给弟弟了. :D


-完-

Monday, April 21, 2014

雨啊. 下吧.



四月.
这强烈对比的画面不时出现. 外头下着倾盆大雨, 室内浴室里扭开花洒水龙头的我, 无助望着一滴水都滴不下来的喷头叹气.
虽然天空不时飘下大雨, 吉隆坡的水库依然无法摆脱困境, 水位始终达不了安全水平. 每两日制水两日的计划只好持续进行. 这次受影响的范围扩大, 也包括我居住的地方. 上篇才提到或许住所靠近医院, 所以不受牵连, 结果本月医院也无可避免的遭殃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真是乌鸦嘴.)
听说这制水计划可能会延续到九月份. 哎.
现下只能加油储水吧, 还有, 谨慎用水.


雨啊. 下吧. 虽然那日凌晨加班完毕工作无法顺利完成肩膀还是很重的回家路上遇上大雨然后被浇成了落汤鸡, 心情一下跌到谷底, 半夜躲进被窝里听着雨声小哭了一下, 我还是不曾讨厌雨, 还是希望雨能继续下.
所以雨啊, 下吧. 为了让这情况有所好转, 恢复正常, 下吧.


-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