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Sunday, December 28, 2014

2014.10.31 - 时间能冲淡一切



图是为了抱怨电钻声扰乱我的思绪而画的.
有一阵子办公室楼上某公司正在进行装修, 从此震耳欲聋的电钻声伴随着我们熬过不少工作时段, 也不经意地把我们上班日那块痛苦部分无限放大.
怎么痛苦?
当我正投入思考着, 钻着的电钻就像近在我脑袋, 钻着我的头, 震得我头晕目眩, 只想翻桌一走了之. 痛苦.
说话必须用喊的. 偶尔句子还没喊完, 电钻突然停了一下, 声量还来不及压低, 谈话像在找架吵. 喊久了还喉咙发痒, 听久电钻高分贝嗡嗡声耳朵还会刺痛刺痛. 痛苦.
还好工程早在几个月前结束. 我们终于脱离痛苦啦~
现在回想起来, 记得这段日子很难熬, 忘了那具体的感受.


曾经有这么一位上司.
也许经验不足, 太年轻, 他常常在与顾客商量什么该进行什么该延后时都不把下属列入考量.
结果, 因他不经讨论擅自订了交货期, 我们忙得团团转, 加班加得拼命.
我们为此争执过, 冷战过. 他道过好多次的歉, 我们关系很僵.
后来我换去了别的部门, 偶尔在走廊遇到, 他问我好不好, 我也客气回答就是.
日前这位上司辞了职. 收到他的信件, 那段不愉快的片段断断续续在脑海里兜着.
记得这段日子难熬, 却也忘了那具体愤怒的感受.


时间能冲淡一切, 留下模模糊糊的印象.
当初如此沉不住气, 乱顶撞, 给对方留下不愉快的印象是我的不对.
况且对方是上司啊, 肯道歉 (我那时竟还觉得理所当然) , 辞职还记得给我信件, 回想起来我真的... 唉, 太狂妄, 太自以为是了.


我 skype 他: Good Luck.
他 skype 回: Thank You.
对不起, 谢谢你. 我会好好面壁思过.


-完-

Monday, November 3, 2014

2014.05.15 - 生日惊喜



五月.
芬边招手边眨眼, 示意我陪她到茶水间泡泡咖啡, 聊聊天, 走一趟.
好吧, 去喘口气再回来工作, 效率会更好.
我跟在她身后, 路过走廊, 隐约听见人声喧闹. 转个弯踏入茶水间, 惊见队友们正围着蛋糕谈笑. 蛋糕上插了亮着的一根蜡烛. 发现我的队友说: "啊, 来了, 她来了!!"
我下意识转身想逃走, 但芬拦住我, 把我推到蛋糕前.
然后大家把我围住, 唱起生日歌. 眼看逃不掉了, 我只好默默放空, 过后再跟大家点头加微笑道谢.
我本来就拿美工啊, 烹饪啊这类的没辙, 所以切蛋糕时很糗. 笨手笨脚地切了几片, 看着蛋糕歪歪斜斜的, 怎么认真都切不好, 不耐烦了, 干脆把蛋糕交给曾在咖啡厅打工所以切蛋糕很在行的同事勇. 自己则在旁派蛋糕.


其实不喜欢被人围着唱生日歌当主角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 总会不知所措, 不自在.
两年前凤也和几位同事一同帮我办了. 那时候整个人就是愣掉. 围着我的大家也察觉出我不怎么开心. 让大家不安我很抱歉. 或许我就是一副让大家觉得白费了心机的呆表情, 但这不代表我不珍惜. 我是不习惯, 但我很感恩.
谢谢同事雅这次召集了大家给我的小惊喜.
如果还有下次, 我会努力让自己习惯的.


-完-

Tuesday, May 20, 2014

寿星小姐送我蛋糕



"哇, 这么贴心, 还先帮我们混了三种口味咧!" 啊佩把这盒蛋糕交到我手上时, 这就是脑里闪过的第一个想法.
啊佩, 就是这么贴心. 懂得不时给我们小温暖. 逛夜市不忘买蛋糕请我们吃. 虽然也存在啊佩馋嘴想吃三种口味可是一个人吃不完所以把蛋糕分给我们的可能 .
后来连续几日早上睡醒闹肚子饿时一想到冰箱里还有蛋糕, 感动得想喷泪.
四月二十四日是啊佩的生日.
我们姐妹按照惯例请吃大餐,  送礼物, 一起唱 k, 吃甜点, 就是漏了吃蛋糕这环节.
虽然没有蛋糕, 但是希望她大人大量不会嫌弃我们, 不会从此不再请吃蛋糕 .
本来想早点写这篇的. 无奈家里网络出了问题, 打了不少电话施加压力, 昨日才恢复正常.
可是啊, 啊佩的生日过了. 不只她的, 我的也是.  (哭)
无论如何, 啊佩, 要幸福啊.
还有, 我知道我这个朋友很烂, 但是赖定你了, 怎么甩都甩不掉. 今后请继续照顾我. (鞠躬)


啊对了, 这夜市的蛋糕真的不错, 巧克力第一, 芝士第二, 抹茶第三.


-完-

Wednesday, May 7, 2014

笑脸猫咪



没睡饱的早晨就是这样. 拖着沉重脚步无精打采踏入办公室, 机械式的, 缓缓坐下, 把背包往右边橱柜扔, 打开电脑电源, 按下开机按钮, 右手同时往茶杯的方向摸索...


 咦? 有什么轻轻的东西被我碰到嗒一小声倒在我的手背上. 我抬眼一看, 是一张褐色的长形卡片.


咦? 我伸出左手把卡片抓起来, 一只笑得很灿烂的猫咪映入眼帘. 很顺便的, 把我嘴角扬起, 把机械式忙着的我唤醒. 一张张认识的脸孔顿时在我脑里被快速翻过, 最后凭着直觉停在一位和猫咪一样有着灿烂笑容的女孩.


恒.
很爱演, 爱搞笑的热心肠女孩. 有她在的饭局, 笑声不断.
我问恒为什么送猫咪给我? 恒说她周末去了趟马六甲, 回程前想买手信送给大家. 可是我的家乡就在当地, 小吃, 土产类的根本不适合我. 正苦恼时路过一家店, 突然看见这只猫, 二话不说就拿到了柜台付账. (直觉猫咪适合我吗?)


她说, 送这猫咪不为什么, 只希望我能天天笑得灿烂.
于是我把猫咪摆在办公桌上, 好让猫咪天天提醒自己, 要快乐.
为自己. 也为关心自己的人.


-完-

Monday, April 28, 2014

鬼遮眼观后感



前阵子看了部惊悚电影 Oculus.
出现在电影里所谓的鬼魂没有很恐怖. 就只是有对发出白光眼睛... 呃... 的活人而已.
但是, 剧情发展带给精神或心理层面上的冲击还是有的. 至少成功影响了我.
连续好几天夜深人静闭上双眼试着入睡时脑袋就会自动播放女主角误把灯泡当成苹果, 咬下一口后嘴唇被刺得鲜血淋漓的画面.


啊还有女主角的爸爸很努力想把指头上缠人的 ok 绷扯下, 然后一阵痛楚, 发现自己撕下的根本不是 ok 绷, 而是自己的指甲.


还有绝望到疯了的妈妈, 捡起玻璃碎片往嘴里塞, 嚼了几下, 牙齿就一颗颗受不了折磨掉下来.


是部不错的电影. 报复心态十足的姐弟和拥有能让人类产生幻觉能力的古董镜 (里面住着来历不明的女鬼) 大斗智商. 看着看着会忍不住跟着主角们一起猜测, 眼前见到的究竟是真是假.
只是这类电影的结局通常不会太好. 虽然很希望编剧可以放过这对可怜的姐弟,  但结果古董镜还是赢了.


-完-

Thursday, April 24, 2014

辣椒酱会放屁



近来都在办公室待到凌晨.
一整日把头埋在荧幕前把手指头锁在键盘上真的不好受. 虽然爱八卦的安娣们都说这样的工作真好. 待在冷气房玩电脑不必晒太阳劳力就有钱进口袋真好.
事实上,  我们的力气都用来扛着肩膀的沉重. 那是无形的, 是肉眼看不见的, 压力.
所以当同事们把麦当劳放到我的桌上提醒我记得吃饭, 我说了声谢谢后还是继续埋头苦干, 直到事情告一段落, 开始交由其它部门检查时, 我才肯打开包装纸, 想吃饭了.
因为我实在不想连宝贵的吃饭时间都充满压力, 吃得匆忙.
抬头发现对面加班时常一起吃晚饭的小女生桌上的麦当劳也是原封不动. 我走向她, 本来想提醒她别忘了吃饭, 怎知她见我走来, 只问了一句:"要在这里吃还是休息室吃?"
原来她是在等我呀.
后来我们俩决定暂时逃离"战场", 把麦当劳提到休息室, 坐下喘气, 才慢条斯理的啃汉堡.
也许才刚从一阵混乱中逃出来, 所以气氛还算严肃.
小女生撕开辣椒酱的包装纸, 正想挤出一些酱,  突然:
 "噗!"
包装纸发出这和放屁一样的怪声.
"噗!"
我也憋不住笑出和放屁一样的怪笑声.
小女生不好意思脸红红的边笑边骂我: "这么好笑吗? 每次挤辣椒酱都会有这样的声音的啊!"
啊是吗? 我就没有听过, 所以觉得好笑, 哈哈哈笑不停.
气氛终于不再严肃, 松开了.
吃饭就该这样, 轻轻松松, 嘻嘻哈哈的.


-完-

Tuesday, April 22, 2014

那个暴躁鬼咧?



某个回马六甲度过周末的闷热午后, 我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弟弟盯着手机专注破战斗机游戏关卡.
我无所事事, 又不想就这样睡着, 突然想惹弟弟生气. (什么怪念头? )
我悄悄拿起躺在桌上的兔子布偶, 蹑手蹑脚走到弟弟面前, 趁他打到紧张关头, 飞快伸手把兔布偶贴到他的鼻头, 完全遮住他看手机屏幕的视线.
“碰!" 弟弟手机传来战斗机被飞弹炸碎的声音.
我以为弟弟会脸黑发脾气的. 我以为. 所以心底一阵得意. (什么怪姐姐?)
"哈! 哈哈! 哈哈哈!"
我傻眼.
弟弟不怒反笑, 边轻轻拍我的手背, 边把兔子布偶抢走藏在他的身后, 再笑眯眯的低头从零开始破关.
我愣了. 心底的得意感消失无踪, 应该说, 被内疚取代了.
那个此刻应该指着我破口大骂的他哪儿去了?
嗯, 我家弟弟长大了. 竟然少了暴躁, 多了份温柔.
嗯, 我该反省了.  因为觉得自己很幼稚, 完全败给弟弟了. :D


-完-

Monday, April 21, 2014

雨啊. 下吧.



四月.
这强烈对比的画面不时出现. 外头下着倾盆大雨, 室内浴室里扭开花洒水龙头的我, 无助望着一滴水都滴不下来的喷头叹气.
虽然天空不时飘下大雨, 吉隆坡的水库依然无法摆脱困境, 水位始终达不了安全水平. 每两日制水两日的计划只好持续进行. 这次受影响的范围扩大, 也包括我居住的地方. 上篇才提到或许住所靠近医院, 所以不受牵连, 结果本月医院也无可避免的遭殃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真是乌鸦嘴.)
听说这制水计划可能会延续到九月份. 哎.
现下只能加油储水吧, 还有, 谨慎用水.


雨啊. 下吧. 虽然那日凌晨加班完毕工作无法顺利完成肩膀还是很重的回家路上遇上大雨然后被浇成了落汤鸡, 心情一下跌到谷底, 半夜躲进被窝里听着雨声小哭了一下, 我还是不曾讨厌雨, 还是希望雨能继续下.
所以雨啊, 下吧. 为了让这情况有所好转, 恢复正常, 下吧.


-完-

Tuesday, March 11, 2014

2014.03.10 - 不是理所当然的一切

近来常边嚼冰边想着何时能听见下雨的声音.


随着元宵节的结束, 除了象征 2013 年的结束, 在我而言, 也是雨季的结束.
自那天起, 太阳毫不客气日日热辣辣的照耀着大地.
我把晾干微烫的长袖毛衣厚外套通通收进衣橱最深处, 改穿短袖上衣凉薄外套.
雨下得少了, 晚上不盖被风扇往上调大一号就能入睡. 再怎么不喜欢流汗的感觉, 增加洗澡次数就好了. 日子一如既往, 只是吃冰沙的次数增多了一些.
后来, 烟雾加入行列. 在二月尾声某个用沙哑低音道 "早安" 的早晨.
身边渐渐多了咳嗽的人, 包括我自己.
灰茫茫的天空, 没有下雨的迹象. 呼吸着含烧焦味的空气,  喉咙干痒难耐. 望着安静, 无风让叶子起舞的街道, 的确叫人难以静心.
少吃油炸煎的食物, 多喝水是我们唯一能做的.
三月, 连续多日无雨, 就算是偶而降下的过云雨也无济于事. 水库水位持续下降, 终达危险水平, 吉隆坡多区陷入制水困境.
所幸我所居住的区有间医院, 所以并不在被迫制水的名单里.
当我想着这一波波干扰大家宁静生活的波折, 究竟何时才能平息时, 更叫人无力且沉重的事件发生了.
马航飞机三七零失联了.


昨日在脸书追踪飞机失联消息时偶然读到作家张曼娟的贴文, 最后一句让我特有感触:

我們擁有的一切, 都不是理所當然的.


雨季不是理所当然. 空气清新不是理所当然. 水的无限供应也不是理所当然. 而我们的生命, 活着的每一分, 每一秒, 都不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不是理所当然, 所以, 看看我们现在拥有的, 学着少抱怨, 要更用力的珍惜它们.
珍惜干净的空气, 不焚烧垃圾. 珍惜水源, 节省用水. 珍惜爱你的人, 多关怀值得你爱的人.


希望不久之后能听到关于三七零的下落.  愿所有人都平安. (祈祷)


-完-


Tuesday, January 28, 2014

准备好过年了吗?

星期日跟着姐妹到 One U 做回家乡过年前的最后一次冲刺逛街.
给自己买了对红色的人字拖. 因为现在用着的白色人字拖已被尘埃染成灰色, 邋遢到我自己都不好意思穿出街啦~
也因为这灰尘的颜色, 物色拖鞋的时候一直重复警告自己千万不要再考虑白色的鞋子, 就算白色的鞋子看起来的确出色, 的确像大磁铁一样紧紧吸住我的目光.


也许是工作太忙碌的关系, 就算知道再过个两天就是收工过年的日子, 还是感觉不到春风气息的我, 想说把自己挤在人山人海的购物广场应该多少能因此察觉: 新年真的就近在眼前了.
结果... 没有.
One U 今年的主题我是不懂啦, 所以个人还是偏爱去年的香港老店旧街概念, 整个就是浓到不行的热闹气息啊啊~














啊可是相同的主题不能重复使用吧, 好可惜啊~
只能从照片里回味了.


后记:


[一]


今早开会, 队长指向我宣布:"她明日之后会放假到后星期一."
"喂, 酱长..."
"你就好咯..."
"哟... 比我们早放假, 比我们迟回来开工, 爽咯你!!"
现场醋味超浓, 大家拼命洒我柠檬汁.


队长再指另一位资历较深的同事宣布:"她也是明日之后就放假直到后星期一."
"..."
现场醋味烟消云散, 完全看不见柠檬汁的痕迹.
我斜眼瞪坐在旁边的社会新鲜人同事:"你们真的很偏心, 看人欺负的!!"


[二]


难得准时七点正下班, 与同行的同事一路闲聊到大楼门口...
同事 (惊) :"啊啊啊!!!!"
我 (迷糊) :"你怎么了?"
同事 (雀跃):"天空竟然不是黑色的!! 还有!!! 你看, 太阳!! 是太阳不是月亮!!!"
我 : (翻白眼)
不过, 她说的没错, 今日是这几个月不停加班下来, 唯一可以准时离开办公室的一天.
所以, 值得纪念, 值得庆祝, 值得干杯.


-完-

Sunday, January 19, 2014

有着传说的舍利塔

新年快乐.
2014 年的第一篇就来写清迈游记啦.


2013 年十二月中向公司请假跟着家人随旅行社去了趟清迈展开五天四夜的旅行.
泰国是深受佛教影响的, 留下的遗迹多少与佛教有关. 所以说到清迈, 大家会联想到寺庙.
在清迈乘着巴士游古城时, 有点腼腆的当地导游啊寿提到当地的建筑物高度绝对不能高过邻近的寺庙, 那是对佛祖的大不敬. 所以在清迈古城完全见不到高楼大厦.
古城寺庙很多, 每隔几步路就有一间寺庙. 每间寺庙各有特点, 只是数目实在太多, 时间不够, 只能待在巴士上走马看花, 没办法一一参观, 深入了解




在清迈的第一日, 我们去了著名的双龙寺.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高僧得到了几颗释迦牟尼佛的舍利子. 高僧把这些舍利子放到白象上, 由白象带着舍利子四处游走, 择一处可以安全保存舍利子的地方. 白象最后来到现在双龙寺坐落的土地上停下, 高僧便在此处建立舍利塔, 供奉舍利子.
到达寺庙前必须走过石阶三百. 大家在石阶入口处看见两尊守护着寺庙的巨大金龙后, 也就立刻明白了双龙寺的名字来源.


啊寿说其实清迈许多寺庙大门都有双龙在守护. 
对他来说, 那些寺庙都能称作双龙寺. 


听啊寿说这阶梯共三百阶时有闪过放弃的念头. 但这念头在脑海里只停留了一秒钟.
难得来到清迈, 当然容不下任何不上去一探究竟的借口. 我会讨厌我自己的.
于是拉着爸妈,  一阶一阶慢慢步行上去. 爸妈体力虽然不如从前, 但我们边小休边闲聊边拍照, 转眼间就抵达了终点, 而且完全不觉得累.






爬上顶端,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 
呃... 看不懂的泰文的门匾.
是写着双龙寺吗?


进入庙前得先买张三十泰铢的门票.
门票售卖处就在寺庙右边.
门票上印着进入寺庙的一些规矩, 比如说穿着要得体, 不能穿得太暴露, 进入寺庙前要脱鞋等.
把门票交给负责人, 让他们在门票上打个小孔, 你就能大摇大摆进去啦~


当天下了雨. 虽然当值人员已经处理过积水, 地上还是湿嗒嗒的. 
规矩就是要遵守. 大家进门前纷纷把鞋袜脱了. 
我也脱了鞋, 但是因为天气冷的关系, 我出门前在牛仔裤里另穿了件裤袜保暖, 所以...


不方便把裤袜脱下的我只好忍受裤袜泡水的难受滋味.


好在裤袜很薄. 离开双龙寺坐上巴士前往下一个地点时赶紧把鞋子脱下凉干裤袜, 不过二十分钟, 就摆脱脚板一直处于冷湿的困境. 


回到本篇焦点.
庙里除了供奉舍利子, 还有许多佛祖.
虽然不完全认识, 但还是乖乖跟着妈妈双手合十一一拜过.
啊寿再三提醒给佛祖拜拜的时候求平安健康就好, 千万不要求财.  我想这是因为求财也是对佛祖不敬的表现. 


传说中的舍利塔. 金碧辉煌啊~ 


寺庙每一处都刻得精致, 都是金箔. 


妈妈觉得对着佛祖拍照是对佛祖不敬的表现.
所以我在寺庙里走动时甚少拍照. 就算要拍, 镜头也会尽量避开被供奉着的佛祖. 


绕着舍利塔走一圈后, 发现寺庙有在进行高僧帮忙观光旅客祈福的仪式.
于是离开前随着爸妈跪拜在高僧前心里默念愿望然后接受高僧洒下的净水.








后院种植着七彩缤纷的花草, 让人眼前一亮.
我深深被这可爱的小池吸引着.


打扫中也可以笑得灿烂的小沙弥.




猜猜被妈妈拖走的我到底发现了什么可爱的小玩意儿?
嗒哒~


可爱的小沙弥也有在出售. 
但是妈妈完全不让我靠近他们. (嘟嘴)


寺庙参观完毕, 走出出口, 迎接我们的是小市集~
距离集合时间还有大约二十分钟. 虽然不饿, 但是犯了嘴馋的我们兴致勃勃在石阶上的摊位猛逛, 看看能不能吃到一些小吃, 或买到一些手信.


市集人山人海啊.
逛逛的时候要小心台阶, 一不小心跌倒可是会叮叮咚一路跌到阶梯底的.


妈妈早在飞来清迈前就一直在算着要买丝巾给多少位好姐妹. 
要买什么样式, 什么样的质感最好, 什么价钱最公道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她. 
所以在接下来的旅程, 只要经过丝巾摊, 那摊位就会是个超级大磁铁, 把妈妈吸过去, 待在摊前看好久. 
可是妈妈很爱挑, 逛了几间摊位都不合她的胃口, 毫无收获.
就像这间摊位, 妈妈跟摊主比手画脚谈好久, 我们都认为妈妈总算下决心要买了, 妈妈竟然回头跟我们说她想再看看其他摊位的, 还嫌人家的丝巾款式不够多. 


整个摊位都是丝巾, 包围着小小的摊主.
妈妈, 款式明明就包罗万象, 只是不合你的胃口吧了啦. 囧

这个, 我不知道怎么称呼, 但是它们成功挑起我的食欲.
分成两种口味, 鸟蛋和椰浆味的. 摊主是六颗一盒卖的.
当我决定要买下它们时, 家人用快要吃午饭的理由把我拖走. 囧


现在非常后悔当时没有坚持要吃啦啊啊啊啊!!!


一路随着台阶步行下来, 看见不少摊位都在卖草莓.
清迈十二月气候凉爽, 想来所种植的草莓应该也会很甜, 便向其中一家摊位买了一杯尝尝.
姐姐说, 草莓在山上买了就要趁新鲜吃, 带下山草莓会变质, 变酸. 
又红又大颗又便宜更重要的是非常甜的草莓, 就这样被我, 姐姐和爸爸边慢慢步行下台阶边一颗接一颗吃得好过瘾. 


红彤彤的草莓就是本日逛双龙寺市集最棒的收获~ (超容易被满足)


好啦~ 双龙寺观光完毕, 我们下一篇见. :D


后记:


[一]


步行上石阶顶端途中见到一些流浪狗. 也见到一些旅客蹲下和狗狗合照. (在后来参观的寺庙也遇见同样的情景.)
我问啊寿: "为什么寺庙这么多狗狗?"
啊寿说那是因为人民都把流浪狗, 或家里不想养了的狗送到寺庙.


[二]


草莓吃光了, 台阶走完了, 我们在集合地点等待巴士.
远远看到同行的婶婶挥手向我们走来, 然后开始闲聊.
婶婶: "啊你们自己爬上去哦?"
爸爸:"是啊. 你们没上去看吗?"
婶婶:"有啊, 可是我们没有力气爬, 我们坐缆车上去啦."
我: "虾米?? 有缆车???"
婶婶 (指向不远处) :"有啊, 喏~ 就在哪里. 可是要花钱啦."
我: "..."


原来, 如果你不想走那三百阶梯, 还是有办法上去的.
可是我个人认为, 如果可以, 慢慢步行上去比较有 feel~ . (怎么听起来像是在自我安慰.)


-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