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onday, May 27, 2013

理发小故事

前几日在理发店修剪头发的时候, 看见某个身穿白衣长发遮半边脸的女人正哀怨的盯着自己看. 由于我把眼镜脱下了, 加上理发大姐要我维持低头姿势, 所以一直没有正眼看清她的脸. 只是觉得心里毛毛的, 不踏实. 





一直到理发大姐问我想怎么修刘海, 我才把头抬起. 那瞬间, 我和那哀怨的女人正眼对上了......


......


......


愕然发现.....


......


......


那哀怨的女人不是别人, 正是自己.




原来自己的刘海已经这么长. 完全梳下来刚好完全遮住右边脸. 理发大姐又刚好帮我披上白色的理发用的袍, 加上没有戴眼镜的自己眼神空洞, 看起来就像....


咳... 你知道的. 囧


后记:

[一]


理发大姐很可爱. 我告诉她我要把长发剪短直肩膀, 她很惊讶:"girl girl, 剪到这么短, 你舍得?"
我说太长了, 营养就快被头发吸光光. 她点头表示理解, 拿起剪刀动工.
长发修剪完毕. 轮到刘海, 她露出不忍目睹的神情说:"girl girl, 我真的剪的啦, 你不要心痛啊~ "
我忍住不笑:"是的. 剪, 我不会心痛."
呵呵, 大姐, 你怎么好像比我还心痛?


[二]


理发大姐一直 girl girl, girl girl 称呼我.
二十六岁的大姑娘被称呼 girl girl 该高兴还是该哭泣?
反正我有点内疚惭愧就是了.


-完-

Tuesday, May 21, 2013

嗨, 二十六.

所以, 我二十六岁了.




太久没有动笔画画, 自己的刘海都画错边了. 哎...






爱上 Nando's 的 Peri - Peri 超辣酱, 很好吃.
生日不能少了蛋糕. 同事让我在焦糖芝士蛋糕和浓巧克力蛋糕间做选择.
我想说焦糖太甜可能不合大家的胃口, 所以选了浓巧克力口味的.
全餐厅应该就我们这桌最乱最吵. 蛋糕送上来后大家在极度安静的餐厅小声唱生日歌, 歌没唱完就忙着叫我许愿, 看见帅哥老外踏进来, 大家的目光全投注在那老外身上猛赞老外帅, 还有拚命请服务员帮我们添一杯又一杯的柠檬茶, 'Pattern' (鬼马动作) 多到服务员在柜台偷笑.
是顿开心的午餐, 虽然浓巧克力蛋糕太甜, 不怎么好吃.




晚餐在 Ole Ole Bali 继续吃吃吃.
不知道是 Nasi Campur 的份量小了, 还是我的胃袋大了. 我在把香蕉叶 (应该是香蕉叶)上的鱼啊肉啊菜啊饭啊吞得一干二净后, 竟然只觉得饱了, 但不涨.以往的我都会有饱得动不了的感觉.  食量变大了吗?




收到芒果小姐早在一星期前就交待同事记得在我生日当天买给我的蓝梅芝士蛋糕!
本来应该在下午茶时段吃掉的, 但午餐吃得很丰富, 所以它变成晚餐后的甜品.
啊晚餐其实吃得更丰富. 我饭后还能吞下这片蛋糕只证明了一件事, 就是食量果然变大了... T3T
芒果小姐问我什么东西是生日不可缺的, 我说生日最不能缺的就是蛋糕.
她说她也认为生日没有蛋糕就不是生日.
难怪我们自大学认识就一直是白目两人组. 星座虽然不同, 认真时的想法也不太一样, 但是说到天马行空的无聊白痴话题, 我们会突然变得有默契.



上妆前的画. 嘿嘿.
我问爸爸, 二十六岁的他在忙什么?
爸爸说, 二十六岁的他天天下班后都在电影院度过. 什么电影都看.
重点是, 那时候的柔佛只有城市有电影院. 爸爸每天下班后从他租房子的地区搭巴士到城里看部电影需要两小时, 一天为了电影需要四小时的来回路程!!! 而且而且第二日还要照常上班!!
天啊, 光听就觉得累, 爸爸好有活力, 好爱电影.
我问妈妈,二十六岁的她在做什么, 妈妈只说了六个字:"自由自在, 开心."
看来, 爸爸妈妈的二十六岁都过得愉快自由. 希望自己的二十六岁也一样. :)


后记:




翌日送了大理石纹芝士蛋糕给自己, 顺便吃同事点的榴莲芝士蛋糕.
哇哩... 好一个吃吃吃, 拼命吃, 拼命增磅的生日.


-完-

Monday, May 13, 2013

妈妈真无敌



趁着母亲节, 来跟大家分享我亲爱又可爱的妈妈激励我努力念书的方式.
我妈认为, 工作的地方有冷气, 就是福气.
懂事后有次问妈妈为什么会拿在冷气房上班这样的怪理由劝我乖乖念书咧?
妈: "不用流汗发热, 不用劳力, 坐在冷气房舒舒服服看电脑赚钱很好啊."
我: "..."
好的. 就算理由再怎么奇怪无厘头, 妈妈的出发点, 总是好的, 都是一心希望我们的未来可以过得舒服快乐.


祝天下的妈咪幸福.


后记:
上星期碰上投票日, 我回家乡陪妈妈投票.
妈妈的食指头被抹上据说七日都洗不掉的蓝色墨水后, 起了强烈的好奇心. 听说菜油可以把墨水完全洗掉, 回家立刻冲向厨房示范, 不成, 又不死心拿了洗碗液猛刷, 这倒把墨水洗脱了七成.
她见见效后很骄傲的在我眼前晃她的食指, 说:"看, 骗人的蓝墨水."


妈妈可爱起来真是无敌. 我服了您.


-完-


Friday, May 3, 2013

2012 年的最后一日



2012 年的最后一日, 我们三人极有默契地聚在一起. 毕业后连续三年都是如此.
不同以往的是. 我觉得这次的聚会不止是为了送走 2012 年, 迎接 2013 年这么简单. 感觉更像是在庆幸预言会降临的世界末日最终没有发生, 庆祝我们每人重获在地球用力呼吸的权利.
镜中我的好姐妹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一脸认真且投入的样子.
kei 换了新发型. 把长发剪了. 当时还不能适应短发的她, 现在习惯了, 越来越觉得长度至肩膀的发型适合她.
Pei 的粉红上衣印有两只喝着茶的兔子, 是我坚持要她买下的.
新年和圣诞节实在太靠近, 餐厅的圣诞装饰还保留着, 圣诞的气氛, 也依然在.




说好的圣诞加新年大餐, 本来落在自己曾无数次在餐厅门口路过却从未踏进去的 TGI Friday , 试试弟弟口中那很贵很大份很好吃的鸡扒. 抵达餐厅门口后发现餐厅客满. 再看看排队的加预约的客人, 再等下去我们就会错过倒数看烟花的时段了.
好吧, 没办法, 谁叫自己没有提前预约. 换另一间餐厅吧.
我们于是来到 kei 口中排骨不错吃的 Chicago.
看到盘上的配菜胡萝卜吗? 它们后来统统移到 kei 和 pei 的盘子上. (我不喜欢胡萝卜.)




招待我们的服务员风趣健谈. 除了专业地向我们推荐菜单上销量或味道很棒的主配菜, 搞气氛, 还会找机会询问我们对食物的满意度.
Pei 是我们当中在美食上肯大胆冒险的人. 她总肯尝试和其他人不一样或名称古怪的食物.
就像这次, 她就在出名排骨的餐厅里点了鸡扒.
相反的, 我是那位盯了菜单好久, 最后还是点了自己熟悉或喜欢的菜肴的死板客人.
反正 pei 不介意让我试吃她的. 嘿嘿. 好吃的话下次再点给自己就行了.




饭后服务员贴心的送上免费甜点.
我不知道这道甜点怎么称呼, 虽然很甜, 但胜在不腻. 肚子明明饱得很, 还是能吃得一干二净.
好吃啊, 每一口都充满蜂蜜的清甜.(浇在甜点上粘粘的酱味道像蜂蜜. 自己认为应该是蜂蜜.)
不忘用手机拍照寄给身在柔佛且每年都错过我们的聚会的芒果小姐, 让她眼红红一番.




2012 年结束前的最后半小时, 我们抵达人山人海的倒数派对现场.
最后十分钟, 听到 I Swear 原唱团队 All 4 One 的现场演唱.
烟花爆开的时候,我们在一片震耳呼喊声, 淡淡肥皂泡沫香气的包围下相拥, 互相祝福.
想起去年站在烟花正底下的我们, 被没有燃尽的烟花残渣浇得满头焦味. 这次我们站得比较远, 学乖了.
不少饭店客人站在阳台上, 比我们地面上所有人舒服, 近距离欣赏烟火短暂的美.
我很好奇这一晚的住宿费, 比起平日, 到底有没有贵上几倍.
"下次我们也学他们, 在这一晚住进饭店, 而且要选面向舞台, 烟花在头顶炸开的房间." 我提议.
大家笑说好. 这么奢侈的享受, 有本事办到倒是件极好的事.




我的三位好姐妹, 就像热腾腾的蘑菇汤, 总是会在适当的时候出现, 温暖冰冷的灵魂.
 五月天的<噢买尬>, 有段歌词是这样的:
"巴黎铁塔 东京铁塔 蛋塔金字塔 回忆慢慢聚沙成塔
回忆回不去了 但你一起来了 一起到 更远的未来吧"
未来会怎样我们不知道, 但是只要能在一起, 我们要在每一年的最后一天一起看烟火.
至于芒果小姐, 就在每一年的最后一天寄好吃的相片继续让她眼红吧. :D


-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