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Thursday, February 28, 2013

我们没睡醒



[一]


午饭时间, 我独自在酿豆腐咖哩面摊点餐.
夹好吃酿豆腐时必点的茄子, 苦瓜, 鱼丸及白豆腐后, 我把盛着料的碗递给老板娘.
老板娘:"咖哩还是清汤?"
我:"哦... 咖哩."
老板娘笑容可掬:"好. 要什么粉? 我们有面, 河粉和米粉."
我:"河粉."
老板娘继续灿烂的微笑:"好的." (伸手从河粉团里拔一小截河粉放入我盛料的碗做记号.)
我:"啊!!" (突然想起自己忘了交代老板娘不可以加豆芽在咖哩面里.)
老板娘:"还要加什么吗?"
我:"我不要河粉!!!"
老板娘的笑容顿时僵掉, 两眼张得特大的上下打量我, 然后很无奈:"哦, 你不要河粉啊..."(伸手打算把碗里那一小截河粉拿掉.)
我:"不是, 我是说我不要河粉!!!!" (还没发现自己说错话, 不明白老板娘为什么要把河粉拿掉, 急了, 音量加大了.)
老板娘很无辜:"我知道你不要河粉啊." (用"你是神经病?" 的眼神再次打量我.)
我:"对...对不起... 我... 要河粉, 不要豆芽." (总算发现自己出糗了, 脸红到不行.)
老板娘:"哈哈哈, 哦你要河粉不要豆芽. 知道了."
yerrrr... 老板娘取笑我. *泪*


[二]


我向一起吃饭的同事们提起刚发生的这段糗事, 和我同样点了酿豆腐咖哩面的同事说他刚刚也做了和我一样的笨事.

话说, 同事夹好想吃的料后, 把碗递给老板. (老板娘大概忙着给客人送热腾腾的汤面去了, 所以招呼客人这件事暂时换成主厨老板.)
老板:"要什么粉?"
同事:"米粉面."
老板:"要豆芽吗?" (老板娘刚刚如果有问我这个, 我大概就不会出那么大的糗了.)
同事:"米粉面."
老板:"要豆芽吗?"
同事:"啊? 米粉面."
老板:"豆芽, 要吗?" (可以想象老板现在很想揍人的样子.)
同事:"哦!!! 要!" (发现出糗了.)


由此可见, 农历新年那一星期的假日好像让我们更疲惫. 不但更容易陷入发白日梦的状态, 迷糊指数还不减, 反而大大增加了.
也许, 新年那期间过得实在太好了, 一天睡上九或十个小时, 睡眠充足, 精神奕奕.
而现在又突然恢复一天只睡六或七小时的日子, 造成大脑暂时不能适应, 所以白天精神容易恍惚吧.
既然无法摆脱夜猫子的命运(每日都跟自己说要早睡, 但从来没实践过. =_=), 只好在适当的时候喝杯咖啡提提神了.


不能过量, 一天一杯就好.


-完-

Tuesday, February 26, 2013

Polka Dot Love



我喜欢波点.
自从买下生平第一件深蓝底白波点短裙后, 就不曾停止为自己添购与波点有关的衣物.
衣橱里, 没记错的话短裙有两件, 上衣好像已经有三到四件, 连身裙一件, 肩包一个, 现在连平底鞋也是波点的, 呵呵呵~
哪天心血来潮穿上波点上衣加波点短裙加波点肩包加这对波点鞋走在街上, 一定会引来不少路人甲乙丙丁认为我神经有问题的目光.


波点,  无穷无尽的圆点, 撒在沉闷的单底色上, 整体看起来不再简单, 却又不复杂, 高贵得来又不失可爱, 动静皆宜, 令人着迷.


-完-

Monday, February 25, 2013

一下大热天, 一下大雨天



本来计划十点钟起床的, 点了闹钟的哑巴穴后, 我继续昏睡到中午十二点. =___=
算了, 星期日嘛, 没什么事要忙, 而且能睡到自然醒是福气.
梳洗后, 打开后院的门, 抬头望向蓝天白云, 阳光刺眼, 好一个适合洗衣服的大热天.
回房, 整理床铺, 整理书籍, 扫扫地, 清洗一周的衣服, 晒衣服, 呼~  流了一身汗.
打开天花板风扇, 调到最大号, 静静坐在客厅中央, 热. 热. 风扇扇出来的风怎么越吹越热.
起身, 取钥匙, 开门, 撑伞, 在大太阳底下步行约七八分钟, 到附近的 7 - 11 去.
打开 7 -11 的门, 听见 "叮咚", 悠闲站在柜台吹口哨的店员看了我一眼.
踏入店里, 一阵凉快, 空调真是大热天的救星.
在雪糕柜前天人交战一番, 该老样子吃最爱 Magnum Choco Cappuccino, 还是试试新口味 Magnum Chocolate and Strawberry 呢?
Magnum Chocolate and Strawberry 获胜.
又在大太阳底下步行七八分钟回家, 关伞, 锁门. 再一次打开调到最大号的天花板风扇, 坐在客厅中央, 撕开雪糕包装纸, 大大口咬下去.
浓浓的巧克力, 草莓及香草, 冰冰凉凉的在嘴里融化, 流进胃里, 身体顿时一冷, 终于感觉到, 风扇扇出来的, 不是热风.


补充:
[一]

其实早上十点至中午十二点间, 我作了怪梦.
梦见自己想重考 STPM (中六试卷), 回到中学去上课. 教室里, 我遇见的不是昔日的中六同班同学, 也不是陌生的新同学, 反而是熟悉不过的中五同班同学.
我好像比其他同学迟了几个月才开课, 所以严重跟不上课业进度. 正在担心该怎么面对来临的小考时, 中五同学很热心的借我笔记.
一阵感动, 眼角湿湿的, 我醒来了.


[二]

不舍的把最后一口雪糕吞进肚里不久, 太阳被乌云遮掩, 街上吹起凉风, 客厅没有阳光照射, 渐渐变暗, 屋友的猫咪跳上沙发睡午觉, 我闻到雨的味道, 天空下起雨来了. 大雨.


天气真是变幻莫测.


-完-

Saturday, February 9, 2013

收工过年




刚收拾行李完毕.
想带回家乡去的东西很多, 可是背包只有一个, 手提包最多也只能带一个. 因为乘巴士回乡, 明天的巴士站应该人山人海的, 带太多东西在身上实在不安全也不方便.

洗澡后忙了好久, 把一些不必要的通通删掉不带, 必需带的则想尽办法通通塞进不大的背包手提包, 忙到现在感觉头晕晕的还有点想呕吐.

精疲力尽了吧, 我想.

本来以为大家应该早在昨天就收工回家过年的, 所以今天的公司应该剩下猫咪两三只, 冷清清. 哪里知道, 办公室里的人数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多呢.

午饭后收到公司邮件说允许大家五点钟下班.
我很兴奋的跟同事说: "耶! 耶! 耶! 耶! 五点钟就可以下班!!"
同事无情泼我冷水:"是吗? 你的工作完成了没? 经理有点头让你走的意思吗?"
是厚, 公司允许大家五点钟下班, 可是我的工作还没完成, 根本走不开呀啊啊!! *泪*
结果, 我忙到傍晚七点三十分, 离开公司的时候, 泼我冷水的同事忙着开会, 还没离开.

在马来西亚提到农历新年, 接着联想到的总是热情如火的太阳, 还有闷热的天气. 但是明天就是除夕夜了, 这几天的吉隆坡却细雨连连, 家乡马六甲近来是否也是雨天?

雨天冷冷的晚上, 吃吃滚烫最好还是麻辣汤底的火锅最棒了! :D


总算加入收工过年的行列, 我的一星期新年假期终于开始了!!! *欢呼*


-完-

Friday, February 8, 2013

刘海经




刘海本来短短平平厚厚的在眉毛下一点的位置帮我遮掩见不得人的额头的.
后来渐渐长了, 遮到眼睛, 挡住视线, 我拿了个米色小蝴蝶结发夹把刘海梳向右边, 轻轻夹住, 遮住半边额头.
再后来, 就是现在, 刘海长过下巴了. 也可能因为夹久了, 定型了, 不需要发夹也会乖乖继续遮住半边额头. 只是偶尔洗澡时瞄向镜子, 会不小心被自己那布满湿湿长长黑刘海的恐怖脸吓到.
这长刘海的发型让我看起来... 说好听点, 成熟, 不好听, 老样.
所以我其实还挺想念我那短短的刘海的.
本来打算在农历新年两星期前就到理发店修剪, 但结果还是因种种原因错过了.
屈指数数, 除夕夜就在一日之后.
现在修刘海, 要是理发师下手狠, 一刀咔嚓把刘海剪短至眉毛上的位置, 我想新年那整个星期, 我肯定足不出户.
所以算了吧, 修剪刘海这件事, 只好暂时作罢.


明天下班后就能加入朋友们的收工过年行列了! 耶!! (可恶, 刚刚一直看到朋友在面子书更新状态炫耀说收工过年.)
你如果明天也和我一样得早起上班, 一起加油吧~ :D


-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