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Saturday, July 30, 2011

我要吃三球冰淇淋啦!

这是某个想吃冰淇淋的下午.
我们三人 (我, 啊佩, kei) 在 Tropicana City Mall 里闲逛, 看见转角处有间挂着 Iscream 招牌的冰淇淋专卖店.
二话不说, 我们很有默契的冲进店里.
店里办着买两球送一球的优惠, 冰淇淋口味选择又多. 我们于是双眼发亮, 差点把脸贴在冷藏柜玻璃上, 热烈讨论各自中意的三种口味.
注意, 是各自选三种口味. 就是说, 我们各自都想吃两球, 加上免费的一球, 共三球的冰淇淋.
平常吃火锅, 我最在意的不是海鲜种类选择多不多. 我在意的, 反而是冰淇淋口味选择多不多, 好不好吃.
吃自助餐也一样. 一晚吃上六七球冰淇淋, 根本是小 case.
我这样的人, 认为一人吃三球冰淇淋, 不算过分.
又或者奇怪的人其实是我. 一个正常人, 吃三球冰淇淋, 其实是很不正常的?




很快的, kei 做了决定. 她向店员小姐要了三种她中意的口味.
很热情招待我们的店员小姐把 kei 的冰淇淋放到收银台后, 突然不再理会我和啊佩了.
不管我们用怎样渴望她理会我们的眼神暗示她, 她都没反应.
我们尝试向她招手, 她还是没反应.
她的服务明明很周到啊, 态度很亲切啊, 怎么一瞬间像变了个人一样, 那么冷漠的站在一角, 把我们当空气?
后来店里来了一对情侣, 她立刻忙着招呼那对情侣, 恢复刚刚热情的态度.
我和啊佩互相对望, 我们很纳闷. 想吃冰淇淋的欲望也从顶点迅速滑落, 跌到谷底.
待 kei 付了钱, 我们看见冰淇淋杯里插着的三只小汤匙, 才恍然大悟.
原来她以为我们打算分享同一杯冰淇淋.




所以, 三人各自吃各自的冰淇淋计划, 变成三人共享一杯冰淇淋计划.
我们坐在这间 adidas 门前分享同一杯冰淇淋.
我也因为没了食欲, 所以吃的很少.
感谢那位店员, 我们边吃冰淇淋边聊刚刚发生的事, 笑得很三八.


一人吃三球冰淇淋果然很奇怪吗?
三个认为不奇怪的人聊这问题当然聊不出结果.


-完-

Sunday, July 24, 2011

工作满一周年的我口水多过茶

虽然现在宣布有点迟, 毕竟七月已接近尾声了.
但该说的还是要说, 我工作满一周年了. (正确点, 应该是一周年又二十四天了.)
给自己一点掌声吧: "啪啪啪啪啪啪~"
工作满一周年的我, 依然很天真, 依然没什么自信, 依然对未来没什么憧憬, 下一步该怎么走, 怎么做, 我依然没有概念.


简单的说明, 我依然像是刚领到毕业证书的新鲜人. 心里明白应该要为自己做些什么, 却很无奈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始.
我偶尔会想, 工作满一周年, 我应该具备什么条件才算合格呢? 但这问题, 永远不会有标准的答案.
也许正因为感觉不安和不踏实, 我到处询问工作刚满一周年的朋友们, 想知道他们的看法或感想.


满意现任工作的朋友, 我想恭喜你们.
当然, 这并不表示我不满意现任的工作. 虽然挺压力的, 不过我真的学会了很多事. 我很感谢一路领着我前进的 senior. 你可以说我没自信, 什么都可以, 但我真的不太确定自己是否有资格继续待在这行业.


认为现任工作的薪水应该再多一些, 或是利益应该再好一些, 或是想升职的朋友, 我想问你们, 你们吃什么长大的? 你们为什么可以这么有理想? 我该吃什么才可以这么有理想? 啊?
有理想的青年真是耀眼. 我好妒忌啊~


什么都没想, 只想平凡度过的朋友, 我觉得是幸福的.
看看自己, 老是埋怨看不见前方的路, 又不肯安分地干活, 整日想些有的没的, 给自己添麻烦, 是为了什么啊?


当然也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答复, 还有很多回答 "不知道" 的朋友. 我想, 我应该也是"不知道" 型的.
"不知道" 的朋友就像只小小鸟, 它想飞, 但是飞不高. 也许因为没有勇气, 也许因为缺乏经验, 有很多的也许, 有很多的可能.
无论如何, "不知道" 的朋友, 我们一起加油吧. 不管是继续迷糊下去, 还是努力寻找目标, 我们都一起加油吧.


工作满一周年, 对许多人来说, 也许不重要, 但对我而言, 它是种警告.
我说过, 毕业典礼就像成人礼, 提醒我不管想不想长大, 都要学着对自己, 还有身边的人, 事, 物负责.
而工作满一周年, 则提醒我除了负责, 还要学会处理, 应付. 这样才能把可能制造的伤害减至最低.
我不渴望成为优秀的人, 但是至少不能让自己成为别人的负担, 社会的垃圾.


合不合格因人而异.
就像当初大学选择进入 IT 界的我, 根本不了解什么是电脑, 什么是软件. 打字速度, 比乌龟爬行还要慢.
曾经有位朋友受不了很严厉的对我说: "打字这么慢, 还那么大胆选择这课程? 如果我是你, 我会放弃."
在她的眼中, 我是不合格的. 一开始就不合格了.
但, 我不是好好的毕业了吗?
所以管他妈的合不合格.
我会努力的.
我会试着张开翅膀, 飞得高一些些.


-完-

Saturday, July 9, 2011

边工作边吃东西的后果

这是某个肚子很饿, 工作很忙, 没办法抽身跑到底楼找吃的下午...
我边想着解决方案边嚼 office 饼桶里的饼干.
饼干不多, 虽然不能完全填饱肚子, 但我嚼得很开心.
一不小心, 被饼干碎呛到.
被呛到该做的第一件事, 就是用力咳嗽.
可是 office 很静, 我不顾形象这样一咳, 肯定会惊动忙工作的同事们.
说不定大家还会误以为我有哮喘病, 想送我去医院呢.
所以我唯有硬撑, 拼命忍着那股想大力咳嗽的欲望.


忍. 忍. 忍.


我越忍喉咙越痒, 越忍眼睛越红, 终于到了忍不下去的时刻!
我迅速站起身冲向厕所, 边跑边咳边掉泪. (只差鼻涕没流, 口水没乱喷.)
途中撞见不少同事, 我顾不了那么多, 招呼也没打, 心里只想着厕所.
现在回想起来, 这么狼狈的模样, 不知情的他们,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视我为变态?
更糟的是, 我完全记不起到底遇见了谁.
我只记得, 抵达厕所的我, 蹲在洗手盆旁, 用像要把肺咳出来的力气拼命咳嗽.
然后, 鼻涕流了, 手掌也被口水喷得一团糟.


翌日, 又是一个肚子很饿, 工作很忙, 没办法抽身跑到底楼找吃的下午...
有了昨日惨痛的经验, 我哪里还敢打饼干的注意.
就在这时, 有位同事很好心的给了我一片蛋糕.
于是, 我边想解决方案边嚼蛋糕, 很是高兴.
结果一不小心, 被蛋糕碎呛到. (哇哩咧~ 连续两天被呛到, 离谱!)
我依然不敢在 office 大力咳嗽. 但我学乖了, 知道硬撑不会得到幸福, 立刻往厕所跑去.
这次, 途中没有遇到任何人.
抵达厕所的我, 和昨日一样, 用像要把肺咳出来的力气拼命咳嗽.
然后, 眼泪流了, 鼻涕流了, 手掌也被口水喷得一团糟.


过后, 有阴影了, 我不敢边忙工作边吃东西了.
但是, 这样的状况维持不久.
时间久了, 阴影散了, 自然恢复本性.
因为我总不能丢下工作不管跑去医肚子, 也不能只忙工作让肚子在那里呱呱叫.


你问我要是再被呛到该怎么办?
哈哈, 到时再打算. :D


-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