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Tuesday, December 20, 2011

我和伦敦: 谁吓谁?

一切, 要从一通电话说起.


话说十一月的某天, 我忙工作忙到眼袋都跳出来跟大家打招呼时, 桌上的电话响了.



原来是经理打来的.
本来以为有什么要我立刻处理的突发状况, 哪里知道...



.________.??
这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耶.
这种要和顾客见面并当着他们的面处理突发或者紧急状况的任务, 怎么会落在我的头上呢?



我说经理老大呀, 大家都不是小孩子, 就别开这种烂玩笑啦~
你明明知道上任 senior 老爱用这件事把我吓个脸青唇白. 现在我已经学聪明啦, 不会再上这种当的啦~



结果...
是我太幼稚了. 笨啊! 我凭什么认为每个人都会像上任 senior 那样开我玩笑呢?
哪里有人会特地拨电话给你, 就为了开你玩笑的?


放心, 现实中的老大语气并没这么重啦.
我也够直接的说:"不!!!!!"
但是, 这种事毕竟由不得我做主. 所以... 说不要去也还是得去啊啊啊啊啊啊...!!!


大家都说我会有这样的反应全因为对自己的实力没信心, 但是...



当晚, 我拨电话给妈妈, 告诉她这消息.
顺便请爸爸帮我找护照.
哪里知道...



妈妈的反应比我想象的好个十万八千里呀!
非常的支持我, 语气里还听得出她非常兴奋, 非常替我开心咧.
反而是我想太多, 多口插句"我没有讲笑喔" 警告她这是事实. 什么嘛, 我真是的...



既然妈妈那么开心, 我也就不必担心了.
开门见山请她帮我转告爸爸, 帮我把护照找出来~


结果...



原来我的迟钝细胞是遗传自我妈呀~
妈妈, 我对自己的实力没信心也就算了... 妳干嘛也对我没信心呀...


我妈真的很可爱.
后来开始碎碎念个不停, 说伦敦那么远, 一个女孩子, 现在那么冷, 吃什么好, 时间差那么多, 不懂睡好没...
一堆事等着妈妈操心. 妈妈还是妈妈. 永远为你烦东忙西.
你急, 她比你急上十倍. 你怕, 她比你怕上十倍.


所以各位, 没事千万别乱打电话吓妈妈哟! (乱掰!!)


-待续-


Sunday, October 30, 2011

凉快一下~

万圣节会让大家联想到什么? 对啦, 就是鬼啦~
今天, 就让我分享一则鬼故事凑凑热闹吧~



如果你的胆子刚好很小, 听话, 请就此打住, 别往下读.
如果你好奇心太重, 还是想继续读的话, 就要对自己负责, 半夜睡不着请别怨我.
我也只是一番好意, 见天气热得有点离谱(明明天天都在下雨, 哪里有很热?), 想说说一则鬼故事让大家毛孔悚然, 凉快一下而已.



我目前睡的房间, 是屋主用几片薄薄的木板隔成的.
当然, 并不是四面墙都是薄薄的木板, 只有门的那面墙用木板而已. 其他三面墙, 还是石灰.
木板到底有多薄? 你不小心撞到, 整面墙就会跟着抖动, 然后发出 "轰隆隆~" 的声音, 一副不堪一击的样子.
木板也只抹上一层薄薄的白漆.偶尔靠墙走, 衣料稍微摩擦到墙面, 就会听到木板粗糙的"沙沙" 声.



某个晚上, 屋友都出门去了. 我独自一人在家. 正确来说, 整间屋子,只剩下我和一只屋友的狗.
那天我特别睏.喂饱了那只狗, 看它缩在主人的房间角落熟睡后,就关灯上床睡觉去.
睡到迷迷糊糊时, 我被一阵阵 "轰隆隆~" 和 "沙沙~" 声吵醒.
拿起手机一看,手机荧幕显示凌晨两点钟.



我从被窝坐起, 眼前即黑又静.
平日听得习惯的 "轰隆隆" 和 "沙沙" 声, 此刻听来特别刺耳, 也变得诡异.
像似有什么东西有一下没一下的撞我房间的墙.撞了还不过瘾, 还要大大力的搓擦.
我确定整间屋子没有人. 就算有, 也不会有人发神经半夜摩擦别人房间的墙.
我怀疑屋子进了小偷.可是屋友的狗不可能没有叫啊. 小偷更不可能嫌我房间墙壁脏, 帮我擦墙啦.


难道...


一般在这种状况下,不胡思乱想的就不是人了.


我很怕, 记起妈妈说遇到这种事(这种事是指?), 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就可以了.
于是, 我尝试骗自己当没事发生睡回去, 可是 "轰隆隆" 和 "沙沙" 声没就此间断. 还越听越大声, 越听越刺耳, 搞得我毛孔悚然.
各位, 如果是你, 这种状况下, 请问你还睡得着吗?



我于是败给了好奇心.
待眼睛适应周围的黑暗后, 我拿起手机当手电筒, 心里边重复念着 "阿弥陀佛", 边轻手轻脚把门打开, 开个不大的缝, 把头探出去.



那瞬间, 我的心跳好像停止了.


 













妈呀, 被只半夜搔痒的笨狗耍了!


我想家里有宠物的朋友都知道, 狗啊猫啊很喜欢把自己的背或屁股靠向墙壁或椅子, 然后来回摩擦.
我不知道原因是什么, 我想大概是为了搔痒吧.
它们没有手, 只好用这种方式搔痒咯.


不过, 凌晨两点搔痒也太...


吓到了吗? 万圣节快乐!


-完-

Tuesday, October 25, 2011

那天看病的故事: 白目

这篇是续篇.
话说我发烧了, 在 teressa 小姐的陪同下, 到公司的诊所看医生去~
详情请按这里.


登记过后, 我们乖乖坐在凳子上等.
是, 我们是很乖, 但没有很安静. 女生嘛~ 不利用时间聊天八卦就不是女生了~
由于我的灵魂被那个资讯栏的框吓走了一半, 还有啊, 我的手和脸这时候还是辣辣疼疼的. 所以打开话题的人不是我, 是 teressa 小姐.



那天有位同事结婚了, 请了公司不少同事去喝他的喜酒. teressa 小姐就是其中之一.
由于我跟那位同事不熟, 在工作上也没有任何交流, 所以这喜酒没我的份. (泣!)



提到性感露背晚装, teressa 小姐兴奋到像在地上见到一千元.



喂, 我很关心同事的健康的. 我担心她会着凉.



变脸本来就比吃饭还快. 还有 teressa 小姐, 妳哪里冷了? 妳根本就是热到烧起来了.


说真的, 我这样回答很奇怪吗?
我真的没有要泼冷水, 只是觉得在冷气餐馆穿得这么少应该会很冷吧.
我这么关心同事果然很奇怪哦?
大家通常会怎么接话呢? 说说看吧~


补充一下, A 小姐在我们公司是公认的美女喔~ 身材也很棒! 羡慕啊羡慕~
所以如果说 teressa 小姐当晚兴奋到像在路上见到一千元, 那么公司的男同事应该就兴奋到像在路上捡到一亿元吧?


-待续-

Sunday, October 23, 2011

那天看病的故事: 病到撞墙

上星期三睡醒后就觉得喉咙疼疼干干的, 整个上午在办公室还几次冷到发抖.
我问隔壁的同事: "你会不会觉得今天的冷气特别冷?"
同事回说:"有啊, 不过穿上外套就不冷了."
我又说: "是吗? 我穿了外套还是觉得冷呢~"
同事看了我一眼, 说: "喔, 你要向我借外套是不是? 我的外套是可以借你, 但不是现在."


"..."


我完全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 一时之间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愣了好几秒, 我才缓缓的说:"不是啦... 我觉得自己发烧了."


午饭时间一到, 我撑着还在发抖的身体, 告诉 teressa 小姐我想看医生.
teressa 小姐很有义气, 没有抛下我自己跑去找吃, 陪我挨饿到公司的诊所看医生去.



登记过后, teressa 小姐走在前面帮我找位子, 我跟在后面, 脚步不稳, 摇摇晃晃, 像喝得醉烂的女人.
我一心只想快点坐下来. 只懂得加快脚步, 没注意看路, 结果...



身体右半边就这样 "碰!!" 撞上挂在走廊墙壁上的资讯栏框.



teressa 小姐好像没听见我自己认为超级大声的 "碰!!". 她在前面的凳子坐下后向我招手, 要我过去坐在她旁边.
这么糗的事, 既然她没看见, 我当然不会给她笑我的机会.
所以虽然右边脸疼疼烫烫, 眼泪也在眼眶转啊转, 我也只摸摸撞疼的右手臂, 装没事, 笑笑走过去.


真的很痛. 因为那个框是木制的. 幸好新买的眼镜没被撞烂.


你知道, 诊所走廊墙壁上通常都会挂着一些关于健康资讯的剪报或广告.
这家诊所也是. 不过那个广告栏的框实在凸得太 over, 很讨厌咧!


感恩的是, 整条走廊除了我和 teressa 小姐, 没有别人.
要不然, 我会想挖洞埋自己咯!


-待续-

Tuesday, October 11, 2011

不会开动的火车餐馆


这天不是我的生日. 虽然外出聚餐的目的, 是为了帮我庆祝生日没错.
这不算是我的生日大餐. 我的生日大餐早在 Secret Recepie 解决了.
这顿晚饭, 只能算是特别的续摊吧.
虽然我这位生日女王很大牌, 但是既然已经在 Secret Recipie 吃过啊佩和 kei 请客的午餐, 我当然没有冷血无情得寸进尺脸皮厚厚再要求两位姐妹请客. 所以, 这餐是公平的 AA 制.



会来到 Victoria Station, 除了因为嘴痒痒非常想吃西餐,还有听 kei 说过这里的食物不错, 环境特别外, 最大的原因, 就是价钱不会贵到让我们这些刚出来社会打滚一年的新鲜人在接下来的日子吃泡面度日.
喏, 你看得出来吗? 餐馆设计的灵感来源就是一列列火车包厢.
kei 说: "你看! 火车包厢设计, 很特别厚?"
我呆了呆, 回: "啊? 火车? 哪里有火车?"
kei 脸上出现三条线: "这整间餐馆就是火车啦! 你在那边死命拍照, 我还以为你发现料..."
所以你看不出来没关系, 因为我也是那位白费设计师精心布置的客人.
亲爱的设计师, 你布置的很棒, 是我自己白目而已, 抱歉.



前菜, 牛油面包.
我本来想把面包切开一半, 然后涂一层厚厚的牛油上去, 再慢慢享受的.
结果我笨手笨脚, 美美的面包就这样被我"小心翼翼"地割到稀巴烂, 惨不忍睹.
害到啊佩和 kei 拼命冒冷汗. (因为她们很努力的在忍住不笑.)



这顿饭的价钱虽然没有贵到让我捶胸, 但也不便宜.
所以当食物上桌时, 大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这么贵的一餐, 难得来吃, 当然要多拍几张照片才可以啦~"
美食虽然当前,大家却很有默契的不开动, 拼命拍照先.



我们的位子, 在这么典雅的天花板风扇正下方.



kei 的忘了什么名字大餐.
我对那片蛋特别有兴趣. 酱汁不错吃的.



我的 Chicken MaryLand~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吃西餐, 总爱点 Chicken Maryland.
也许是可爱的名字吸引了我, 也许是躺在鸡扒上的炸香蕉让我不得不点. :D
没令我失望, 炸香蕉很好吃.
当然, 主角鸡扒也炸得很脆, 薯条很香, 连玉蜀黍都烤的很好吃. 真不错.



喔... 其实我们没有计划要喝 Sparkling Juice 的.
当服务生建议我们说要不要来瓶 Sparkling Juice 时, 其实接着应该是一阵沉默, 然后有人跟服务生说:"No, thanks." 接着大家各点各的饮料.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都怪我这位一时口快酿成大错的傢伙, 还没经过大脑思考就跟服务生说 "Yes."
幸好这家店的 Sparkling juice 价钱不贵, 要不然我等着被瞪死.



餐馆很贴心, 每桌都放着一朵康乃馨.
我想这地方还真适合要告白, 要求婚还是单纯来拍拖的情侣或夫妻.
浪漫又节俭的男生可以顺便把这家店的康乃馨摘下来献给女友, 把女友逗得呵呵笑, 心花怒放.



来一张人比花娇艳. 啊佩看到我把这张放上来应该会想把我杀掉.
可是我本人觉得这张拍得很有 feel~ :D



我一直到把整片鸡扒咬完吞下肚子后才发现我从开始到现在都一直在偷拍啊佩!
而自己和 kei 的照片, 可怜到剩这张.
kei 看起来饱得快睡着了, 我则若无其事地喝着 Sparkling juice.



餐桌布. 算是我喜欢的类型.


后记:
说一说最近发生的事吧.
前晚有只很大只, 会飞, 会跳的蟑螂从大开的后门飞进来.
这么刚巧, 巧到我想立刻撞墙, 三间房任它选, (其中一间, 房门大开, 没关.) 它别的不选, 偏偏选择辛辛苦苦从门缝爬进我的房. 哇哩咧!!!
我什么不怕, 就是偏偏怕昆虫类! 怕蟑螂!!
室友看我脸都白了, 很好心, 想帮我把蟑螂赶走.(英雌啊~ 英雌~)
哪里知道这只蟑螂是奥运匹克冠军, 又飞又跳, 室友抓几次, 它就逃开几次, 最后, 躲进了笨重的衣橱后面.


我超级绝望啊!!!!
室友很同情我, 可是又没办法了. 我想喷洒杀虫剂, 才发现家里没有这东西.
我无敌绝望啊!!!!
我出门都开始不关房门了. 我希望, 那位蟑螂先生行行好, 趁我上班或外出的时候, 自己溜出来消失.


这件事过后, 我对工作, 有了新的见解.
"我和工作, 就像我和蟑螂一样.
我讨厌蟑螂, 可是不赶走它, 我的房间就完蛋.
我讨厌工作, 可是不去上班, 我的生活就完蛋."


抱歉, 我知道这是很烂的比喻.


唉...


-完-

Sunday, October 2, 2011

小小手信, 大大欢喜

[一]


kei 上次去了怡保一趟. 听说是为了出席她同事的结婚喜宴.
她吃了很多道地美食, 也带了很多怡保闻名特产回来.
啊佩拿走了一只盐焗鸡, 把剩下的饼干类全都让给了我.
这合桃酥只是其中一包. 紫菜鸡仔饼和马蹄酥都被我啃光了.
kei 要是知道我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搞定了那两大包, 大概会吓昏. 咔咔~ (谁叫它们那么好吃, 那么好嚼.)
我姐喜欢那紫菜鸡仔饼的味道, 她说够特别.
喔! 我还有一包原味鸡仔饼. 还没拆封的.
明天就带去公司慢慢享受~ :D


[二]


中秋节时, teressa 小姐去了槟城一趟. 顺便和一位大学朋友碰面.
他托她带回一些甜品, 让我们聚会时分着吃掉.
但是近来我们都没有办聚会, 所以只好把甜点盒拆开, 一人拿一点.
我把樱花口味的给了 kei, 莲蓉馅的给了啊佩和 kamkam 小姐, 给自己留了青梅口味的.
他后来告诉我, 这甜点, 放进冰箱冷冻后才好吃.
所以我依言把它藏进了冰箱深处. 然后, 忘了它的存在. =__=
所以, 虽然中秋节过了已有一段日子了, 这东西, 还静静的待在冰箱里, 没被我吃掉.
我想, 如果能够和大家一同分享, 应该会更愉快.(因为能一次过试不同口味的.)


有点想念大家了. 我期待下次的聚会, 希望不用等太久.


[三]


我们当中有位同学毕业后赴日本工作.
一年后, 他想家了, 所以回来待个一星期. 上星期才刚回去.
在这期间, 我们有个小小, 非常小, 小到只有三人出席的聚会. =__=
没办法, 这位朋友实在太厉害选日子了. 别的不挑, 偏偏挑了个公共假日, 没什么人会留在吉隆坡的时间碰面.
我很不给脸, 还没碰面, 先抛下狠话:"没有手信, 我不出现."
然后, 拿到啦~
小小的公仔吊饰. 随风轻轻一摇, 还可以听到清脆的 "叮铃铃, 叮铃铃~". 非常悦耳, 非常可爱.


但是, 一入夜, 这些清脆的叮铃铃, 变得格外诡异.


我本来把这玩意儿摆在靠近风扇的书桌上的.
因为书桌最显眼. 这样我才不会忘记把另外三个一模一样的吊饰分给啊佩, kamkam 小姐和 teressa 小姐.
哪里知道, 刚入睡不久, 就被一阵阵"叮铃铃, 叮铃铃~" 吓醒. (吊饰被风扇吹到, 就叮铃铃咯)
凌晨两三点, 寂静的空气不断传来邪门的叮铃铃, 问你, 还睡得着吗?
我之所以觉得叮铃铃很邪门, 是因为看日本鬼电影的时候, 女鬼不都最爱被安排在一阵阵叮铃铃的铃铛声后现身的吗?
更够力的是, 还四个吊饰一起叮铃铃! 听得我起鸡皮疙瘩.
当夜, 我开了房间的灯, 把四个吊饰都丢进抽屉里. 然后灯也不关, 一觉到天明.



他当天准备了很多小吃. 但是出席的只有三只小猫.
所以这些小吃理所当然被我们三个分掉. 每人有很大的收获.
照片里有的是从日本坐飞机回来的巧克力.
红色的是牛奶巧克力, 米色包装的是白巧克力.
叫人想吃又舍不得吃, 难受难受!!



老实说, 我极度不明白他为什么带这个给我们?
他本人只是笑笑说拿来骗你们这些小孩子啦~
小孩子? 先生, 我们从同一间大学, 同一时间毕业的咧~
但是真的很可爱, 烧烤口味的. 我本人非常喜欢它的包装. (果然是小孩子?)



还有原味的叻~
我们不解他为何带这么可爱的零食给我们, 就频频帮他找借口.
我们问他说是不是因为整理行李时才发现忘了买手信, 所以赶紧把家里吃剩, 吃不完的这些还没拆封的零食随便装进行李当手信送给我们?
他笑笑.
我们又互相提醒说拆开来吃前要检查清楚. 这些吃剩的, 摆在他日本宿舍久了, 有很大的可能已经过期了!
他又笑笑.
我拿起零食左看右看, 上看下看, 不管用那个角度看, 都觉得这些零食超可爱的!
很可能, 最后, 让这些零食过期的人不是他, 是我.


-完-

Tuesday, September 27, 2011

悠闲看风扇转动的下午

不知道我有没有告诉过大家, 我很喜欢, 也很享受喝下午茶.
我认为一天最幸福的事, 可以是喝了顿非常棒的下午茶.
我也有下午茶瘾, 偶尔会发作. 这时, 不管三七二十一, 就是要所有人都迁就我, 陪我喝顿下午茶.




我不记得这天是几月几号.
我只记得啊佩问我: '说! 你想吃什么.'
我: '我要喝下午茶. 要吃蛋糕. 要喝咖啡.'
啊佩: '这间可以吗?'

就这样, 我们走进来了.




我超喜欢这家店的装潢!
花色的窗帘, 花色的桌布, 木桌椅, 可爱的墙纸, 爵士乐. 让你有一刻误以为自己踏进了七个小矮人的房子.




瞧! 玫瑰花桌布! 我超爱的!!




啊佩算是我喝下午茶时必约的 kaki 之一.
我不知道她热爱下午茶到什么程度, 不过应该没有比我够力. 咔咔~
不过这傢伙每天一定要喝上一杯咖啡才可以. 是典型的咖啡爱好者, 跟我爸一样. 所以以前住宿舍的时候, 我早上醒来后可以不必下床, 只需闻闻空气有没有掺杂着咖啡香, 就知道她起床了没.




我喝下午茶时还有一个癖好, 就是指定要喝咖啡.
我也说不出为什么, 虽然不是每次, 但我多数会不知不觉跟服务员说我要咖啡.
还有, 我不是咖啡爱好者. 太苦的咖啡我并不喜欢, 太浓的还会搞到我失眠. 所以我的咖啡, 一定是又甜又不浓的, 像香草咖啡啦, 焦糖咖啡等才会是我爱的. (嘿~ 我很麻烦厚?)
啊佩就不会点这类的. 她的咖啡, 一定是苦苦浓浓纯纯的.




我点的冰香草卡布其诺.
看到上面白白一团像雪山的 cream 吧, 还有红红的樱桃在上头呢~
这杯一定不是咖啡爱好者的最爱, 但它是我的最爱. :D




啊佩除了是咖啡爱好者, 也是抹茶爱好者.
这杯又抹茶又咖啡的饮料, 符合了她的要求.
你能想象咖啡混合抹茶后的味道吗?




一边喝咖啡, 一边闲聊, 一边听爵士乐, 时间...
仿佛停止了.
只剩天花板的风扇还不停地转啊转~




菜谱里的蛋糕选择不多, 但都很特别. 像这片薰衣草蛋糕, 一般咖啡馆不会有的.
味道方面, 该怎么形容呢? 只能说这片蛋糕很有气质, 很温柔, 很斯文.
薰衣草香没有想象中的浓烈. 它很轻, 很淡. 给人很温柔, 很斯文的感觉.
蛋糕在口里融化后, 香味久久不散.




火腿芝士三文治.
会点它是因为肚子刚好有点饿, 菜谱上的照片刚好拍的不错, 心里刚好想吃三文治...

这盘东西, 别看它份量不多, 它可是成功把我这大胃袋喂饱喔~




难得来坐坐, 拍搞怪照是一定要的啦~
拍黑白照的好处, 就是不管你的皮肤有多黑, 都没有人会发觉. 不管你的黑眼圈有多深, 也没有人会发现. 咔咔~




啊佩也来一张.




呃... 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嘛.


喝完下午茶, 就像闹钟在我发着美梦时大响特响一样, 离开 winter warmers, 我们回到了现实.


-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