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Thursday, December 30, 2010

回家 x 点心 x 车窗

[一]


感谢公司的体贴, 我得到了四天的假期.
大学时代会觉得四天假期不怎么样, 很短暂呀, 没什么值得兴奋的~
自从加入上班族的行列后, 我深深觉得当时的自己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
如果家里的抽屉有架可以回到过去的时光机, 我真想立刻冲过去把当时的自己骂醒!


四天的假期, 我放弃和姐妹们在平安夜到处狂欢三八的机会.
我决定回家, 待在爸妈的身边, 做个乖乖女.


当然, 我依然不喜欢回家的路程, 尤其是 bukit jalil 巴士总站.
我不喜欢走在拥挤的人潮里, 手臂会无端端粘到许多陌生人的汗珠, 恶~ 还要把背包抓得紧紧的, 防扒手, 好不自在.
也不喜欢把宣传单硬往你手里塞的推销员. 没看见我在赶巴士喔, 还故意站在我面前挡去我的路. 让我瞬间失去耐心, 想破口大骂. 虽然我明白他们是工作需要, 很辛苦的.
还有一些总是用高分贝的声音在我耳边喊: johorrrr~!! johorrrrr!!" 的巴士售票员. 就说我回马六甲, 为什么还死缠烂打啊~
不过没办法, 谁让自己不长进, 都几岁了还不把驾车技术学好.


不过, 我很庆幸, 马六甲和吉隆坡的距离, 近得让人想偷笑.
只需一场美国电影的时间, 就能抵达自己的家门, 看见自己的双亲, 羡慕死人.
每次回家看见爸妈, 我都会想, 如果没那么固执, 如果没选择离开家里, 到吉隆坡这陌生的大城市找工作, 爸妈也许就不会那么寂寞.
不过, 如果从没离开家里, 我又怎么会了解踏进家门口大喊: 我回来咯~, 是件多么美妙幸福的事呢?


[二]


回来吉隆坡前那个早上, 我陪爸爸吃点心.
爸爸选了间刚开张不久的点心餐馆. 据报章上刊登的广告说, 点心师傅在点心制作上累计了 30 年的经验.
再次证明, 广告都是骗人的.


除了糯米鸡, 其他的点心都遭到大家不好的批评. (因为糯米鸡是我点的, 我不会下厨, 所以没资格批评人家. )
不过, 炒萝卜糕黏糊糊的真的很恶心. 在座每人尝了一口后都不愿再碰.
最后, 就由我和弟弟两人把那盘黏糊糊的东西吞下肚子. 幸好除了卖相不行外, 味道还不算差.
我对烧卖和虾饺没意见, 可是姑姑们都说味道不行.


还有另一个卫生问题, 苍蝇很多! 一直在我们的点心上转圈圈.
于是, 姑姑向待应生投诉, 请他们以后多加注意.
不久, 听见身后传来 "噔~ 噔噔" 的声音.
一回头, 竟给我看见不得了的画面.
很多只苍蝇贴在电苍蝇箱里被烤焦了, 还有一股股浓浓的焦味.
我很好奇, 为什么那么多苍蝇会傻傻的一头钻进那会把他们烤焦的箱子呢?
堂姐说箱子发出的霓虹灯会把他们引进去.
飞蛾会扑火, 蚊子会扑肥皂泡沫, 苍蝇原来会扑霓虹灯啊~
小小的投诉就这样害死了这么多条小生命. 我深感抱歉.


[三]


我乘姐姐朋友的车回来吉隆坡.
前晚和弟弟妈妈聊到深夜不睡, 加上早上那顿点心, 一路上我频频打盹.
昏昏欲睡间, 车子轻轻向左摆. 我重心不稳, 整颗头甩向车窗.
"碰!" 感到痛的我立刻惊醒, 并坐得直直的. (心虚~)
半响, 竟没人理会我. 聊天的继续聊天, 打盹的继续打盹...
我想, 车子的收音机开得那么大声也是有好处的, 刚刚那声 "碰!" 大概就这样被盖掉了.
不过, 我还是很心虚的仔细检查人家的车窗.
头疼得那么厉害, 那一撞很大力. 不过, 幸好没撞破人家的车窗.

不然, 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赔偿才是. 呵呵~

Tuesday, December 21, 2010

没有沙滩的波德申 (下)



首先, 谈谈为何把题目设为没有沙滩的波德申吧.
我不知道波德申给大家的印象如何?
波德申给我的印象就是蓝蓝的海洋, 白白的沙滩, 晒了皮不疼的阳光, 热中带咸的海风... 比基尼辣妹等等.
但是, 由于这两天的活动都是室内游戏, 加上自由活动时间非常短暂, 房间和海边的距离又有点远,这两天一夜的波德申旅行, 我竟没踩到沙滩!
所以, 各位, 没错, 我是去了波德申. 我去了没有沙滩的波德申一游.
所以发现我的皮肤没变黑的傢伙, 你的视力绝对没问题. 我确实没变黑, 因为我根本没有晒到太阳.



每次从房间走到餐厅或会议室时都会路过这里.
从这里靠着栏杆, 可以悠哉地看看蓝蓝的天空, 白白的云, 也可以感受凉凉的风, 和朋友谈谈心, 忘却烦恼.
这里, 是允许你尽情伸懒腰的地方.
不过, 入夜后, 站在这里, 你会发现除了吹过耳边凉风的嗖嗖声外, 还有蚊子寻找猎物饥渴的呻吟声. 蚊子啊, 真的是无所不在. 害我想要耍浪漫, 看看月亮都不行.



我不知道这片景色能不能弥补没碰海水的遗憾.
不过 teressa 小姐很意外的在此和 teressa 号邂逅了! :D
不要怀疑, 她身后的那艘船真的刻着 teressa.
那天, 看见这艘船的她骄傲地说: "这艘是我老爸以我命名的船! 是我的!"
我不甘示弱透露: “不瞒你说, 这整个 avilion cove 都是我老爸的!"
纯属两个疯婆子的疯言疯语, 别见怪.



第二日, 我们都因为舍不得离开那间超级舒适的房间而迟到了.
好吧, 我承认除了房间, 我还有舍不得天天都见面的周公.
不过, 我有点庆幸自己迟到了. 因为不迟到就不会加入这组了.
比起之前的小组, 这组陌生面孔很少. 顾忌少了, 玩得比较轻松.


觉得这玩意很特别.
组员必须在限时内合作把纸上乱掉的拼图重新拼起来.
拼起来后是段很有意思的句子.
原谅我现在想破头都想不起那段句子是什么. (严重失忆)



在这项游戏环节, 我们是群漂流到库鲁岛的沉船遇难者.
为了凑足跟岛主换取一艘船的资源, 各组进行了买卖交易. (我的组是专卖鱼的)
她说两条鱼换一根火柴, 你说值不值得呢? 该不该换呢?
游戏的最后, 大家捐出了自己全部的资源跟岛主要了艘可以容纳所有遇难者的大船, 大家一起离开了小岛.
Happy Ending.
有福同享, 有难同当. 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 绝对会比你自己独享来得快乐.



真是不敢相信, 在路途中的休息站下巴士伸伸懒腰活动筋骨也会撞见这样的景色.
当时有股想对着它大喊: "我好累啊!!!" 的冲动.
我一定会干, 如果巴士上, 载着的都不是我的同事的话...



我和 teressa 的行李.
我的行李很轻, 因为大部分的必需用品 teressa 小姐全都带齐了. 我只需开口 '借用' 就行.
感谢她没有因此把我踢出房门.
感谢她很有耐心的当了我两天一夜的室友.


想在照片里找我的影子? 恐怕你得用放大镜了. :3


后记:
这两天一夜的 company trip, 让我牺牲了宝贵的星期六和星期日.
老实说, 我有点不甘心. '星期一应该放假啦!!'
不过这样的想法, 在回来后, 就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并非这趟旅途有多么难忘多么愉快, 而是自己清楚了事实是改变不了的.
与其浪费力气去埋怨, 不如花心思想想该如何提着这累坏的灵魂面对蓝色星期一.
最后, 还是没想到什么办法.
我那星期的蓝色星期一, 在沉重眼皮的压迫下度过...


To Sioukee :



嘿~

生日快乐.

不管未来会怎样, 妳, 都要快乐哦~


Monday, December 13, 2010

英国 x 麦当劳 x 德士啊伯

[一]


这件事, 发生在某个工作天的午后...


老大问我: "想不想去 UK 一趟?"
我不假思索地猛摇头.
老大再问: "UK 哦? 不想去吗?"
我仍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
老大瞪大双眼, 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英国哦?? 英国哦? 真的不想去?"
这次我开口说话了: "不想."


我如此坚决地拒绝, 不认识我的人, 可能会产生我讨厌英国的错觉.


其实不然.


我很喜欢英国. 就像我喜欢吃巧克力冰淇淋一样.
我忘了自己在什么时候下了 "某天, 我一定要到英国一游" 的决定.
不过什么时候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 我依然记得.


就因为喜欢. 我希望踩在那片土地时的心情, 是愉快的.


而工作和旅游是两回事.


前者是带有压力的. 就算全程免付费, 还是痛快不起来啦~ :P


[二]


在我们的公司, 所有的任务, 都是有期限的.
过了期限还是没办法交出解决方案的下场, 暂时还没打听到. (不敢想.. >"<)


每每接近期限, 大家都会陷入疯狂赶工的状况. 而这期间, 脑用得多了, 肚子就自然饿得特别快.
午餐, 不吃不行, 却又腾不出好好坐下吃顿饭的时间.
于是, 三楼的麦当劳餐厅成了大家的最佳选择.


一星期吃上两次的麦当劳汉堡, 在我们公司里, 是常有的事.


快熟面和麦当劳汉堡, 都是妈妈要我少吃的食物. 在她的眼中, 这些都是垃圾.
受了妈妈的影响, 偶尔在啃着麦当劳的鸡肉块时, 会忍不住拿这两样食物进行比较. 既然人类有好坏的区别, 垃圾食物, 应该也是.


我问了身边的同事, 问了姐姐, 问了屋友. 后来, 干脆在面子书上写到 ' 快熟面和麦当劳汉堡, 那个比较伤身?'
当然, 答案因人而异.
有人支持快熟面, 有人认为汉堡至少有营养价值可言. 也有人说, 两个都是垃圾.


你觉得呢?


当然, 最终结论还是少吃为妙~
各位, 听妈妈的话~ :3


[三]


我下班时间有点晚.
由于巴士站和家尚有段距离 (十五分钟脚程) , 下班后, 若姐姐刚好忙碌, 我会选择搭德士回家.
幸好距离不算太远, 德士费, 勉强付得起.


这天, 我和往常一样, 走向其中一辆德士. 德士阿伯立刻从休息凳上起身, 开车.
没等我开口, 他先说话了. "和平常一样对不? "


原来, 我搭德士的次数, 已经夸张到德士阿伯都能记得我的地步.


阿伯一路上和我聊了许多, 谈话内容我大多忘了. 只记得他说过他是位素食者.
我不专心, 因为我很努力地在脑海里搜寻他的面容.
但最后还是放弃了. 因为我在记别人面容这方面确实比任何人逊.


阿伯把我载到家门口. 我付了钱, 开门下车前不忘向他说声谢谢和再见.


Wednesday, December 1, 2010

美芬 x 出国 x 拍照

[一]


接近下班时间接到啊姐的简讯, 她说: "早点下班吧, 我们去吃大餐."
我于是兴奋的收拾, 关电脑, 拍拍屁股走人.
在巴士站等待啊姐来接我期间, 被背后突然冒出的一把声音吓到. (真的很突然, 我完全没发觉有人靠近.)


"美芬." 那把声音说. (声音很轻. 不像在叫人.)


我循着声音回头, 看见站在我身后, 是一位年约四五十岁, 身穿米色上衣, 褐色西装裤的妇人.
妇人直盯着我看了好一阵, 我则纳闷了好一阵. (什么事啊? 这位妇人是推销员之类的吗? 还是骗钱的诈骗集团吗?)
我们不发一语的互相打量.


就这样僵了几秒钟. 最后, 她什么也不说, 就走开了, 留下头上飘着一堆问号的我.


我目送她离去的背影, 脑中重复地播放她唯一对我说的那句话.


"美芬美芬美芬美...."


直到妇人下了楼梯, 身影消失在楼梯口, 我才恍然大悟: "啊~ 她认错人了! "


[二]


最近身边一直出现计划出国旅行的人.


先是两个月前刚从中国旅行归来的爸爸妈妈和阿姐.


再来, 有同事在午餐时间宣布将于这星期六到韩国兜一圈.


然后, 会议进行到一半, 有人报告说下星期将到纽西兰度假.


什么跟什么啊?
都是你们, 害我这位没有护照的女生心痒痒, 冒起想坐飞机出国旅行的欲望!


不过, 没有金钱, 没有护照, 也没有假期, 今年大概是没机会了. :(


明年吧! 2011 年一定要坐着飞机出国!!
我如此想着. 顺便把这神圣的使命埋在心底, 让它成为我努力上班赚钱的推动力.


[三]



我最近爱上了按快门的感觉.
一个小小的盒子, 一个角度, 一粒按钮, 就能把那瞬间的快乐捕捉起来.


相机, 真是个伟大的发明. :D


拍照, 是回忆的证明, 是活着的证据. 可惜我缺了道具 - 相机. (too bad~)
其实自己的拍照技术超烂的. 可是就算如此, 还是疯狂地想要一台相机.
所以近来都有特别留意一些相机广告啊, 或到相机专卖店一趟之类的.


希望, 希望能在这个月得到它.


嘿~ 祝我好运. :D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