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Saturday, November 27, 2010

没有沙滩的波德申 (上)




这是个蜜蜂停在日历上 (风和日丽) 的早晨.
我坐在巴士内, 抱着背包, 睡眼惺忪的向波德申Avillion Admiral Cove 前进.
我不记得这天是几月几号. 因为我是在极度不愿意的状况下参与今次的 company trip.
大脑自然也会因为我的抗拒而觉得这天不重要, 也就没特别记下这天的日期了.
我不愿意的程度, 严重至行李, 都是当天早上出发前一小时才开始收拾的.
我也没特别为今次的 company annual dinner 花丝毫心思做准备.
既然主题是夏威夷, 我也就很随便的从衣橱里挑了件碎花裙应景.




读到这, 你应该会想说, 既然那么不愿参与, 那就潇洒点, 干脆一些, 拒绝不就行了?
针对这些疑问, 我想我有必要补充.
(一) 身为公司的一员, 活跃地参与公司任何活动, 是种责任. 我是好员工, 所以应该参与.
(二) 公司每月办的小活动, 已经被我用各种不同的借口推得一干二净了. (才刚说自己是好员工... =___= ) 小活动也就罢了. 这一年一度的旅行, 还有晚宴, 非小活动也. 身为新人的我, 不赏脸捧场, 好像罪该万死?
(三) 公司里传出谣言. 缺席者, 会被招进会议室问话. 啊... 我脑里浮现的, 是香港电视剧那种警察审问犯人时的情景. 我没种, 听到这, 理所当然已经被吓破胆了.
所以, 我硬着头皮把勾着 "accepted” 的 email 寄了出去 .



公司为这趟旅行安排的活动, 都以团结为重.
我觉得很幸运, 因为让我一向很抗拒的 team building 游戏,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变态和困难.
还有一个游戏环节, 让我觉得即爆笑又难为情.
这游戏, 我称它为臭脚游戏.
组员围成一个圆圈, 坐在地上, 单脚提起放置在中间的空水桶. 然后, 各组员必须想尽办法除去其他组员的其中一只脚的鞋子, 放到桶里. 待评判检查完毕, 确定所有人的鞋子都在桶里后, 再把鞋子从桶里取出, 帮对方穿上. 待所有组员都穿好鞋子后, 游戏才算结束.
当然, 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任务, 得到的积分就越多, 胜出机会也就越大.
条件是, 游戏进行中, 桶或组员任何一只脚, 都不能碰到地上. 还有, 组员只能帮除了自己以外的人穿脱鞋子. 触犯任何条规, 就算是犯规.


爆笑的是, 穿着球鞋跑了一下午的我们, 脚一旦离开了鞋袜, 周围的空气立刻被脚臭味污染.
我们的手掌, 全是浓浓的脚臭.
难为情的是, 帮我穿脱鞋子的, 都是男生. 我说过, 我是公司里的新人, 所有帮我脱鞋的都是我的 senior, 让他们的手掌沾有我的脚臭味, 我深感抱歉.



还有一件让我觉得惊喜的事, 就是照片里的这张床, 这间小房.
它让我原本忧郁的心情, 得到些许安慰. 就像在冰冷的雪地里, 突然得到了一杯滚烫烫的杯面一样.
当一天的活动结束后, 走进这间房, 心里立刻被幸福感塞得满满的.
只可惜行程太满, 待在房里的时间很短暂. 能待时, 又因为太累, 倒头就睡.
没办法好好享受这间房, 绝对是这趟旅行的小遗憾.


好了, 暂时写到这. 下次再谈.


照片是从 teressa 小姐那里偷来的. teressa 小姐, 谢啦~
至于 teressa 小姐是何方神圣? 下次再介绍. :D


Wednesday, November 24, 2010

逛逛狂 x 皱纹 x 咕噜

[一]


上星期六和啊佩到 Sunway 逛逛, 星期日和啊姐到 Midvalley 逛逛.
这里逛, 那里逛, 女性服装店钻, 试衣间钻, 很是过瘾.
得意忘形间, 东看看, 西看看, 这喜欢, 那也喜欢.
不知不觉, 不知不觉的, 我竟买了五件衣服!! (我这是想破谁的记录啊! 破纪录又没钱领, 干嘛那么拼命. =__=)
钱包, 我忽略了您. 完全不顾您的感受是我的不好, 让您瘦瘦干干皱巴巴是我的不对.
我会罚自己面壁思过.


对了, 我在 nichii 看中了一件蓝底白点短裙. 正在天人交. 要不要, 该不该把它买下来咧? (完全没有反省的意思)
谁来拦住我啊~!!!


[二]


每次谈到工作, 眉头就会皱得乱七八糟.
那天脸上敷着面膜, 在 facebook 鬼叫讨厌上班, 眉头也就皱了一下. 想起自己正在敷面膜, 会因此皱出皱纹来的. 赶紧让自己深呼吸, 冷静下来. 我花钱是为了保养, 才不是为了挤皱纹.


不过说真的, 我的工作量确实增加了. 难度也不断上升中. 有股不详的预感. 总觉得, 总觉得, 我就快没办法继续守着不把工作带回家做的坚持了.


唉~ 看吧. 我又皱眉头了. 不过, 幸好, 我没敷面膜. :D


[三]


我的办公室很静. 肚子的投诉声通常都会被坐在附近的同事听得一清二楚. 我虽然不是淑女, 可是, 我的脸皮还没厚到让自己的肚子成为别人的笑柄, 或干扰别人的工作. (我有过肚子突然大声咕噜~ 吓到对面同事眼睛大大盯住我的经验. 糗到想挖洞埋自己. :S)
所以, 我就算没有吃早餐的习惯, 每天早上还是会勉强的喝杯美绿. 就是为了塞住它的嘴巴, 不让它开演唱会向别人投诉主人我没喂饱它.


我已经让步了, 它却得寸进尺.


最近它都习惯性的在下午 6 点钟鬼叫. 我有预感今天会加班. 于是午饭后便买了甜甜圈当下午茶茶点. 没想到它今天响得特别早, 下午 4 点就鬼叫. 我于是吞了甜甜圈, 以为可以撑到下班. 哪里知道, 结果, 6 点钟, 它还是准时开演唱会. =____=


这让我有白费心机的感觉. (我买甜甜圈, 到底为了什么?)


Tuesday, November 16, 2010

你不在

我哼着轻快的曲子, 把今天起了个大早烘好的饼干, 一片片, 一片片, 小心地装进罐子里. 你说过, 你想尝尝我亲手烘的饼干. 我还真的跑去向洪阿姨请教了. 幸好她人很好, 没有收我请教费.
我想着你待会儿惊喜的表情, 嘴角忍不住上扬.


出门了. 小可摇着尾巴送我. 我仍然哼着相同的曲子, 心情维持开朗. 向小可说声再见后, 脚步随着曲子节奏, 一步步, 轻快地踩在铺着七彩石头的小巷, 往你家前进.


不远处, 飘来令我饥肠辘辘的面包香. 洪阿姨很忙碌地招呼光顾她小小面包店的客人. 虽然忙碌, 还是眼尖的看见路过门前的我. 她举起套着绵羊图案手套的右手, 向我打招呼.
我原本就微微上扬的嘴角, 此刻, 更是明显.
因为, 我想起当日你将最后的蓝莓酱面包让给我时不屑的样子. 我在你身后大大的吐了舌头, 咒你走路会掉进水沟. 没想到, 踏出店门后的你竟真的摔了一跤. 害我把肚子笑疼, 握不紧手上唯一的蓝莓酱面包, 让它掉在地上脏了不能再吃.


前面十字路口转左, 这是你再三叮咛我的. 我当然会记得. 我想起第一次步行到你家的情景. 迷糊的我不懂装懂地向你再三保证不会迷路, 坚持不要你来带路. 结果我转错了方向, 越走越远, 没看见你提到的杂货店, 才发现自己迷路了. 我无助地拨了通电话给你, 然后蹲在电话亭旁. 不久, 看见你满头大汗的朝我跑来, 摸着我的头, 要我别再哭泣. 我牵着你的手, 心, 暖烘烘的.


宋伯伯的杂货店到了. 宋伯伯很悠哉地坐在柜台翻阅报纸, 没看见我. 我偷偷瞥了电冰箱一眼, 数一数, 你每日早上都会买的盒装牛奶还剩下三合呢! 上次你还说要请我喝, 没检查腰包就匆匆拿了两合牛奶到柜台想结帐. 结果掏不出多余零钱, 糗大了. 急得红透脸的你, 很滑稽. 逗得平日一脸严肃的宋伯伯难得笑了, 也很难得的让你暂时欠着, 下次再还.
我边想边忍着想大笑的冲动, 深怕吵到了正在专心享受空闲时间的宋伯伯, 还特地放轻脚步, 鬼祟地走过面积不大的杂货店.


再走几步, 一位小女孩拿着粉红气球跑过我身边. 随后, 我听见一群小孩的欢笑声. 我眼前一亮. 公园到啦~ 你家就在公园旁边. 到了公园, 也意味着你家快到了. 一如往常, 小孩们在那里嬉闹着. 我想起你拿着棒棒糖哄小女孩, 要她把秋千暂时让给你的神情. 我觉得你好幼稚, 都什么年纪啦, 还荡秋千. 怎知, 下一秒, 被推上秋千的人, 竟然是我. 然后, 感觉你在我身后推了一把, 秋千随着你的力道轻轻载着我飞翔. 因为你, 我再次爱上荡秋千的滋味.


终于, 我站在你家门前了. 我满怀期待地按了三次门铃. 没人来应门. 贴着门, 我听见铃声在你家客厅回荡. 我耐心地再等了一会儿, 你还是没来应门. 我苦笑着. 我很笨. 就如你说的一样. 当初我还想反驳, 但是你说, 像我这样老爱把自己的不安埋进心底, 然后逞强地在人们面前微笑的毛病, 就是笨的证据. 我于是安静了. 把小可失踪了的不安发泄出来, 眼泪还濡湿了你肩膀的衣料一大片. 小可后来被你带回来了. 据说你为了找它还一整夜没睡, 但爱面子的你都不承认.


你看, 你不在, 我的老毛病就犯了.


当我高兴地带着外婆家的土产跑过来找你时, 你的邻居林嫂告诉我说你搬走了时, 我没哭泣. 我把悲伤隐藏得好好的. 我相信你只是外出旅行. 凭着这份信念, 我天天都在你家门前逗留. 有次碰到雨季, 林嫂还拿了把伞帮我挡雨. 她说, 傻孩子. 怎么这么顽固. 当时的我虽然脸上, 甚至眼角旁都湿湿的, 但我肯定, 那都是雨珠. 我没掉泪.


从那天起, 我不再天天都来找你. 我改为一星期一次. 再后来, 一个月一次. 后来的后来, 我依然会来找你, 只要想起你. 我就会在你家门前逗留一次.


现在, 我看着依然没被打开的门, 突然觉得好累. 这刻, 我决定脱下面具, 蹲在门前, 我倚着柱子哭了. 饼干罐被我紧紧搂在怀里, 就像当初小可失踪时, 你把我紧紧搂在怀里一样.


这次, 我没看见你满头大汗的朝我跑过来.


你常说我不该装坚强. 你说感觉无助就要说出来. 你说你会 stand by, 当我需要帮助, 你就会出现. 你说的. 都是你说的.


现在我说了, 我说我想见你. 我说了.


可是,


你却不在.


Monday, November 15, 2010

为什么就是不想上班咧?




踏入社会后, 本姑娘一周的心情起伏, 不断重复, 再重复.


星期一 :
陷入蓝色星期一风暴.
痛苦中...


星期二 :
感叹明明才工作那么一天, 怎么感觉好像熬过很多日了?
疑惑中...


星期三 :
天哪! 到底距离星期五还有多久呢? 我等星期五等到颈都长了~
洒泪中...


星期四 :
为什么今天不是星期五?!!! 为什么!! 为什么!!!
头痛中...


星期五 :
拜托. 神明请保佑... 不要弹出什么大 case, 难得的星期五, 我不想加班.
忐忑中...


为什么就是不想上班呢?
不要问我. 我这里没有答案.


也许, 纯粹就因为我不是神明. 没有神明的伟大, 只有人类的懒惰吧.
我知道这答案很敷衍, 也很奇怪. 所以不需要理我. :D


我这就去睡觉, 睡饱饱, 以全副精神面对即将扑向我, 并企图把我卷走的蓝色风暴.

放心. 我虽然不是神明, 但我会很坚强, 不会轻易被卷走的. :3


Friday, November 5, 2010

我不是淑女

如果说想当位淑女, 食量小是条件之一, 而就算食量并不小, 也必须在公共场合控制食量的话, 我想, 我这辈子是当不成淑女了. 我可以想象, 上辈子的我也许天天都过着三餐都不温饱的日子, 才造就了今天这大胃袋的我. :D


答应我, 看完这篇后不许叫我会走路的无底洞!


话说, 2010 年某月某日, 我们为即将到柔佛展开全新生活的 kexin 办了小小的离别聚会.
也许我们都有点伤感吧, 所以不知不觉吃得比平时多一些. (这是很烂的借口, 我知道.)
kexin, 就是你, 害我当不成淑女.


Ole Ole Bali 不是我们的第一站. 我们的第一站是 Papa Rich Cafe. 我在那儿喝了大杯摩卡加冰淇淋.
话说回来, 我蛮喜欢 Ole Ole Bali 的食物. 马来风光炒得非常好吃. 可惜, 价钱好像贵了点.
我明明刚吞下大杯摩卡, 竟然还喝得下这里的大杯冰豆奶. 现在看回照片真是觉得匪夷所思.



上次狮子小姐生日会少了 keikei, 这次少了啊佩. 我忘了啊佩小姐不能赴约的原因. 我严重怀疑自己的脑袋果然装了太多垃圾.



我从没想过, 以往常聚在一起哈啦的姐妹, 毕业后, 聚在一起竟会成为不可能任务之一.



下一站, snowflake 糖水铺. 透过刷得亮亮的大玻璃窗, 不难看见里头满满的排了好一个大长龙. 我们边聊边排队, 不知不觉, 竟排了整整四十五分钟左右. 在此建议老板扩大店面. 因为挤在人山人海的小店里太久真的会缺氧晕倒的. :D


snowflake 里满满的找不到座位. 我们于是搬到位于糖水铺对面的 Asia Cafe 美食中心. 两碗超大份的糖水, 三人共享. 说真的, 也许对它期望过高, 感觉并没有想象中好吃.



美食中心处处飘着诱人的香味. 待我回过神, 这盘炒粿条已经在我的肚子里了. 原谅我真的伤心过度, 真的只是不小心吃多了. XD



同样伤心过度的 keikei, 吞下了猪肉粥. 她说很美味. 爱吃粥的朋友可以到这里试试哦~ :D


kexin, 透过我们这反常的食欲, 妳感受到我们那份浓浓的不舍吗? (别踢我~)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