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Sunday, October 31, 2010

HEY!!




我近来变得不了解自己.
心情没由来的低落.
感觉像立于人潮中, 冷眼看着热闹嬉笑的人们, 一个个从自己身边走过.
没人发现我的存在, 没人对我伸出温暖的双手, 也没人埋怨我僵在路中央到底想干嘛.
那种感觉很无助. 我不喜欢.
可是, 自己又搞不清自己到底在等待些什么, 渴望些什么.


很累. 我自己都不想理会自己了.


真的真的有股想对镜子中的自己大喝: "HEY!! WHATAYA WANT FROM ME?!!" 的冲动.


明天正式踏入十一月, 希望那会是冰雪融化的开始.
冰雪融化后, 迎接我的将会是温暖的春天. 对吧?


Saturday, October 30, 2010

小风吹, 吹什么?



我发现, 近来笑容少了.
也许, 以后会更少.


我发现, 近来叹气多了.
也许, 以后会更多.


我发现, 眉头皱得多, 会忘了该怎么流泪.
我发现, 笑纹变得浅, 会忘了该怎么放空.


我使劲的向前奔跑, 就算根本看不清前方的路.
轻抚我耳边的风, 吹走了我的眼泪, 吹走了我的岁月, 吹走了我的单纯.


风啊, 在吹走我所有的同时, 请别吹走我的笑容.


我不想连该怎么微笑都忘记. :C


Saturday, October 23, 2010

是的, 我又踏进满屋啦~


再一次踏进满屋, 是因为坐在我左手边的这位小姐. (对, 就是被我手上的小狗瞪着的那位.)


她是我大学时期一年的宿舍邻居, 两年的屋友, 三年的饭友. (只要她有在家, 几乎每餐饭都有她的陪伴. 而且很巧的是, 我们都是饭桶. ) 我和她虽然同系, 却修读不同的专科. 不过还是在机缘巧合下当了数次的同班同学或 project 战友, 虽然次数少得可怜.


她和上上篇提到的小姐一样, 都是 8 月出生的狮子座宝宝. 上篇提到的狮子小姐常和我斗嘴. 她习惯用广东话踩我. 我的广东话一向不行, 便以华语夹杂一些简单的广东话回敬.所以如果你认为我还蛮厉害顶嘴或是觉得我的广东话好像进步了的话, 都要感谢她这位恩师.


这篇的狮子小姐则是我的最佳聊天对象. 我们可以聊好久, 而且什么都能聊. 大学时期已经很八卦, 近来更是变本加厉. 上班日可以通过 msn 从一开始的"早安" 聊到 "喂, 我下班时间到了, 再见". (她上班时间比我早, 当然也比我早下班. 所以这话通常是她说的) 嘿, 放心. 我们并没有光聊天什么都不做, 我们是边赶工边聊. 聊天, 只是为了舒解压力, 也让饭后的工作时间没那么沉闷难熬.
所以, 如果你觉得我打键盘的速度比起以前好像进步了很多的话, 都是她的功劳.


好像有点离题了~ :D

8 月 8 日 是她的生日. 她说想到 Sunway 的满屋看看, 我和啊佩也就答应了.忘了 keikei 为了什么事不能赴约. 发现自己近来记忆力都不太可靠. 可能是胡思乱想过度, 装了太多废物的关系.


废话少说, 看看当天的菜单~


满屋的蘑菇汤飘着一种其他餐馆的蘑菇汤都没有的特别的香味. 味道方面, 我是觉得特别, 并不会不好喝. 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 寿星小姐就是接受不到的例子.


我的主菜, 鱼扒. 还不错吃的.


随套餐附送的甜点.


比起上次点的香蕉奶茶, 这杯柠檬茶好喝多了. :D



我说寿星小姐, 你是太饿, 偷吃了小狗的食物吗? 它还在瞪着你~



嘿, 说好是庆祝生日, 蛋糕可不能少. 刚刚随套餐附送的甜点显得诚意不足. 于是, 我们来到了这里~


可爱的外表下, 是超乎想象的甜. 只能说, 好甜啊~ 太甜了~



最后, 以大热天的最佳解暑品 - Ice Monster 的芒果冰沙为这次的小聚会划下句点. :D


Wednesday, October 20, 2010

还珠格格 x 闹钟罢工 x 罕见日期 x 蚊子

[一]


今早梦见自己不知在谁家的客厅追看好久以前的连续剧 - 还珠格格.
紫薇被毒打, 尔康被拖进大牢, 小燕子被绳子捆绑在一旁, 五阿哥下落不明.
两位姑娘哭得好凄凉, 尔康拼命喊着紫薇的名字, 喊得声音都沙哑. 这时, 我突然醒了过来.
坐在床上, 左思右想, 怎么都找不到梦见还珠格格的理由?

莫名其妙.


[二]


见门缝下亮亮的, 阳光已经照进我家的客厅. 时间应该不早了.
翻了枕头旁的手机来看看, 9 时 30 分. (注: 我的上班时间是 10 时)
原来时间不是不早了, 是我迟到了!
是我错过关闹钟的时机吗? 还是手机闹钟罢工不响?
于是做了简单的测验. 见手机闪着灯, 震动得厉害, 就是没有平日早晨应有的铃声.
声音操作没被我关起来啊, 手机到底怎么了? 也会喉咙不舒服哦?

莫名其妙.


[三]


上班期间, 我很认真的为这次的 project 做最后的 testing.
突然, 啊佩通过 msn 告诉我, 今天是 2010 2010.
我觉得她好莫名其妙. 我也知道今天是 2010 呀, 为何特地告诉我哪?
后来才发现, 2010 2010 和 10. 10. 10 一样, 是罕见的日期组合呀~

觉得别人莫名其妙的我才莫名其妙.


[四]


刚刚洗澡时, 有只蚊子在我身边转啊转啊转得好久, 我则盯啊盯啊盯得紧紧的, 心想要是它再靠近一些, 就立即使出必杀技.
下一秒, 见它采取行动, 扑向我满是肥皂泡沫的手臂.
好笑的是, 它没碰到我的手臂, 我也来不及使出必杀技, 它就在泡沫里窒息了.
蚊子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向这世界说再见了.
看来, 除了古时候的飞蛾扑火, 新一代的蚊子还会扑肥皂泡沫, 自取灭亡咧. :p

我莫名其妙的成了这只蚊子在这世上遇见的最后一人.


Sunday, October 10, 2010

2010.10.10 - 没什么不同

10.10.10
大家都说今天与众不同.
说真的, 对我而言, 一切都一如往常.
老天并没有特别眷恋我, 让我在路上捡到一千元大钞.
或者突然听到首相大人宣布明天是公共假期的消息.
也没有发现今天原来不管光顾哪家餐厅都是免付费任你吃到饱的.


所以, 今天根本和平常一样. 没什么不同.


我也和往常一样, 坐在电脑荧幕前, 发一下呆. 然后看了部动画 - 图书馆战争.


故事就不多做介绍了, 只是觉得题材很新鲜. 图书馆这一向给人宁静和平印象的地方, 原来也有需要成立护卫队的时候啊~


然后, post 了动画片尾曲到面书. 很顺便的写了歌词: 'change. yes, i'm changing.' 在自己的 wall 上.




意外的, 竟收到 'you have changed a lot' 的 comment.
这让我陷入沉思. 我变很多? 有吗?


在我的人生字典里, change, 有两种.
一, 往好的方向 change.
二, 往不好的方向 change.
他所谓的 change, 是那方面啊? 是一? 还是二?


我虽然很想知道答案, 却没追问下去的勇气.


ps: 阿弥陀佛, 希望没有人会因为我的改变而受到伤害. 这是我最不想听到, 看到的事.

Sunday, October 3, 2010

我们在蓬莱茶房乱摆 Pose



8 月 17 日是这位小姐的生日. 大学时期, 她当了我三年的同学, 两年的室友及无数次的 project 战友. 毕业后, 大家除了偶尔在办公室通过 msn 吐吐苦水外, 很少见面聚一聚. 于是,大家计划在她生日的三天后, 也就是星期五下班后, 请她吃个大餐, 顺便聚一聚聊一聊. (当然, 也很顺便地满足我们想吃大餐的欲望 :D) 据大家对这位小姐的了解, 中华料理比较合她胃口. 所以, 删掉了日本料理, 韩国料理等, 我们来到了台湾料理餐馆 -- 蓬莱茶房.



说好了吃大餐, 点菜时就毫不留情了. 管它钱包会穿洞, 管它心会痛, 势必要吃餐够丰富的才行. 这样才足以证明我们对当天寿星有多重视. (顺便也重视一下自己的胃~ :P)


看看我们的菜单吧~


北方的是番茄蛋焖鱼套餐, 西边的是麻辣鸡排饭, 南方的是三杯鸡套餐, 东边的是我点的胡椒豆腐套餐, 加上配菜及卤肉饭, 寿星小姐, 够丰富了吧~



令人垂延的美食当前, 上班的疲劳顿时消失无踪, 只剩幸福可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


我担任了当天的蛋糕大使. 从蓬莱茶房溜了出来, 偷偷潜入 Austin Chase 选蛋糕.


蛋糕选择不多. 我在蓝莓芝士蛋糕及胡萝卜芝士蛋糕间挣扎了许久, 最后选择尊重寿星, 买下了萝卜蛋糕. 实不相瞒, 我自小就很讨厌胡萝卜, 呵呵~ 而买下这蛋糕的原因是因为我曾两次看见寿星小姐享用萝卜蛋糕, 却从没看过她吃甜甜的蓝莓蛋糕.



任务完成. 把蛋糕小心放入我大大的手提包里, 再回去大吃一顿.


本来啊, 大家打算把那片蛋糕当饭后甜品一起享用的. 结果, 饭后大家撑着大大的肚腩, 打个满足的嗝后, 都说吃不下了. 所以, 那片蛋糕最后成了寿星小姐翌日的早餐.









如题, 我们在蓬莱茶房乱摆 pose. 不求好看, 只求高兴就好 :D


Saturday, October 2, 2010

胡说八道



如题. 这篇纯属我个人的胡说八道.


痞子蔡说:

" 如果我有一千万, 我就能买一栋房子.
我有一千万吗? 没有.
所以我仍然没有房子.

如果我有翅膀, 我就能飞.
我有翅膀吗? 没有.
所以我也没办法飞.

如果把整个太平洋的水倒出, 也浇不熄我对你爱情的火.
整个太平洋的水全部倒得出吗? 不行.
所以我并不爱你. "


-- 摘自蔡智恒 《第一次亲密接触》


我说:

" 如果我的银行户口存有一亿元, 我一定立刻辞职, 放自己长假.
我的银行户口有一亿元吗? 没有.
所以, 我仍然是位平凡的上班族, 过着为五斗米折腰的生活.


如果我会隐身术, 我一定在踏进办公室后, 把自己好好的隐藏起来, 不让老大看见.
我会隐身术吗? 不会.
所以, 我总是逃不了被监督, 也因此被无形压力压得喘不过气的命运.


如果整个波德申的海水能被倒出, 我对工作的热忱一定不会那么轻易被浇熄.
波德申的海水能全部被倒出吗? 不能.
所以, 很抱歉. 我之所以工作, 是因为败给了现实, 输给了生活. "


--摘自我的歪理


有点累. 虽然很清楚自己该珍惜. 虽然很清楚自己没有埋怨的资格.


我不是受不了, 只是有点累.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