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Tuesday, April 20, 2010

无解

深夜 月儿高高挂
酣睡中的人们 嘴角微微上扬


凌晨四点三十分的客厅里
键盘敲打声轻轻地徘徊
听得见吗? 那寂寞的倾诉


电脑荧幕前的人儿 抓不住溜走的时间
着急间 除了叹息 还能盼望些什么?


无止境的恐惧 压迫着神经线
包含千言万语的冷汗 悄悄地滴落
听得见吗? 那无助的哭诉


天空 渐渐转亮


泪 湿了左袖


问题 还是解决不了

Sunday, April 11, 2010

好狼狈

有一个女孩 她被无限的压力和任务压得透不过气
大家都告诉那位女孩:
这么苦恼 何必呢?
从自己办的到的事开始 一步步地 慢慢的做
你一定能成功完成你的任务的.


但是
什么是自己办的到的事?
什么是自己懂的事?
连这都分不清的女孩 能怎么办? 该怎么办?


如果加油有用的话 那眼泪不就失业了吗?



我突然发现
在最无助的时侯 脑海浮现的
是妈妈煮的菜 是爸爸泡的咖啡
是姐姐炒的饭 是弟弟给的巧克力


不堪一击 一塌糊涂的我 坚强的起来吗? 又凭什么逞强?

Friday, April 2, 2010

干枯的树枝 = 壁虎一只?

某天中午, 路过公寓底楼的走廊时, 瞥见走廊尽头左边躺着没有生命迹象的一小截树枝.
当时天气炎热, 太阳公公薄情的四处散发自己的热情,
闪得大家都睁不开眼睛, 地里的土也都热得冒烟.
走廊边出现焦黑的干枯树枝, 根本不足以为奇.
是平常事, 所以没放在心上.
岂知, 刚想从它身边走过时, 那根树枝, 竟动了起来,
迅速在我眼前滑过, 溜到我的右手边.
我以为自已眼花, 揉了揉双眼, 再看... 


那根树枝, 原来是只壁虎.


只是它的肤色比一般壁虎黑, 也比一般壁虎瘦弱, 
不动时看起来就像根干枯的树枝.


说到壁虎先生, 我对它没有好感.
扁扁的身躯, 粘乎乎的, 有种说不出的恶心.
至于讨厌它的原因,
得回到几年前的某个傍晚...


当时正和姐姐俩人站在爸爸的杂货店门口聊天.
姐姐突然感觉到头上有东西在蠕动, 以为是甲虫掉到了她的头皮,
便伸手往头上抓了抓, 企图把它赶走, 却怎么也抓不着.
姐姐不耐烦了起来, 要我帮她检查并顺便把那东西抓走.
不待我做好心理准备, 姐姐迫不及待地低下头...
顿时...
一只不算小的壁虎映入眼帘, 大剌剌的在姐姐头上扭动.


啊~~~~~!!!


我很没义气的丢下脸色发白, 惊慌失措的姐姐,
不顾一切地跑进店里躲在妈妈身后.


后来, 姐姐气冲冲地嚷着要冲凉洗头,
草草地拿了毛巾衣物, 就冲进厕所里了.


事后, 从姐姐口里得知,
被我丢下的她惟有低下头, 胡乱用手扫了扫, 
壁虎才终于跌了下来, 掉在地上.
不看还好, 一看发现是壁虎的她,
当时的感受, 无法用笔墨形容. 


其实搞不懂为什么, 壁虎先生好像和姐姐有仇.
印象中, 念幼儿园时的姐姐好像已经有被壁虎钻进衣服内的恐怖经验.


我不曾问过姐姐对壁虎的看法, 所以不知道她到底讨不讨厌壁虎.
不过, 我很清楚自己对壁虎的讨厌, 
在经过那件事后, 更上一层楼.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